「Daisy,頭先間鋪頭啲嘢食都幾好啊?」Tony問。
 
「都ok啦,不過唔知點解,我今日食嘢果陣,硬係覺得無平時咁好食。」Daisy回答。
 
「你應該真係太攰啦,搞到食嘢都唔知咩味。呀……係啦,嚟緊星期六,不如等我帶你去食啲好嘢,輕鬆下啦……好無呀?
」Tony鼓起了勇氣邀請Daisy,但最後那三隻字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大慨是害怕Daisy拒絕吧。
 
Daisy呆了一呆,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使Tony嚇得緊張起來。
「係係係係咪唔得呀,唔得就算……」那個「算」字還沒有完成,Daisy已「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做咩呀你,我又無話唔得。我只係諗我地係咪淨係食飯啫?」Daisy笑著說。
 
「咁……咁即係OK呀?梗係唔止食飯啦,我帶你去行下輕鬆下啦。」Tony笑得合不攏嘴。
 
「好啦,咁到時我就跟實你行啦。不過講起食嘢,我尋日呢,試咗一間好好食嘅腸粉,喺我屋企附近架,陣間見到嘅話同你試下啦。」Daisy笑著回應。
 
兩人繼續走了一會,來到昨天那熟食攤販附近時,Daisy突然高興地說。
「就係呢度啦,轉過彎就係啦,我去睇下有無先!」Daisy滿心歡喜的跑向前方。
 
「等埋呀。」Tony笑著說,似乎對Daisy這種小朋友的態度不太反感。


 
走在前頭的Daisy,在轉過彎後,她便看到那熱氣騰騰的熟食攤販。
而就在目光接觸到的一瞬間,Daisy像失了神般,滿腦子都想著那白滑的腸粉和那些誘人的醬料。
 
而她的嘴角亦不自覺流出了一些唾液,雙眼亦流露出異樣的目光,如果在街上看到這樣的一個人,我們也許會不自覺的躲開吧!
 
而Daisy此刻已放棄了思考,她只想跑到熟食攤檔前好好大快朵頤一頓。
 
就在她要向前走之際,Tony剛好也轉過彎來,並說:
「咦,Daisy,你做咩呆咗喺度嘅?無嘢呀嘛?」


 
Daisy被Tony的聲音弄得清醒過來,她才發現嘴旁沾滿了自己的唾液。
她趕緊拿出手帕,把嘴角的唾液抹走,然後才回過頭來,興奮地對Tony說:
「佢有開檔呀!檔腸粉真係好好食架!我買份同你一齊食呀!」
 
「吓?你講咩呀?邊有小販喺度呀?」Tony疑惑地問。
 
Daisy聽到後,也露出疑惑的神情,她馬上回頭一看,發現街道上真的沒有甚麼熟食攤檔,在她面前的只是一條黑漆漆的街道。
 
Tony察覺到Daisy的異樣,只猜測她是太累了,便馬上送了Daisy回家。
 
Daisy回家後只感到徹夜難眠,心裏只記掛著那些誘人的腸粉,在床上掙扎良久後,才沉沉睡去。
 
這晚,Daisy睡得非常安穩,並沒有作任何奇怪的夢。
 


翌日,Daisy正準備跟Sharon做Presentation,Kinki卻突然出現。
「聽同事講Sharon你幫Daisy執緊見客啲嘢,我又有興趣聽下,唔介意我坐低呀嘛?」
 
Sharon知道Kinki的想法,狠狠地瞪了Daisy一眼後,無可奈何地讓Kinki進行「旁聽」。
 
Daisy看到Kinki特意進來,她更用心地進行演講,在演講過後,一些模擬的即場應對,Daisy也自信地回答出來,Kinki也滿意地笑了。
 
「Good Job!做得好呀,比我當年仲要流利!係呢,Sharon,你有咩意見呀?」Kinki拍了拍手以示讚賞,Sharon也不便再多作為難。
 
Sharon稍稍提點了一些技巧和注意事項後,便完成了今次的演講。
 
「唔該晒你呀Kinki。」離開了Sharon的房間後,Daisy馬上向Kinki道謝。
 
「唔駛多謝我,我只係想親眼睇下你嘅表現啫,唔錯呀。同埋,Sharon頭先嘅提點真係好好,你都要同佢好好學下嘢,希望你可以同佢搞好關係。」Kinki對Daisy稍作提點後,便叫了Tony進她的房裏,看來兩人真的被Kinki視為晋升的人選。
 


「好!我要加油!」Daisy在心裏替自己打氣。
 
「Daisy,一齊去飲嘢啦?」放工時間,一位同事問她。
 
Daisy看了看自己的行事曆,再三確定沒有任何緊急事情要處理後,便答允了同事的邀請。
 
「Tony,我地去飲嘢,你去唔去呀?」Daisy走到Tony身旁。
 
「我諗我唔得啦,仲有好多嘢要做,你同佢地去啦。仲有,你……記得聽日同我去街……架啊?」Tony小聲地問,Daisy聽到後便微笑點頭以作回應。
 
「咁我晏啲Send message俾你啦,你同佢地玩得開心啲啦!」Tony高興地歡送Daisy離開後,便繼續努力工作。
 
「飲杯!終於捱完呢個星期啦!差啲做到連命都無!」同事A誇張地說。
 
「你咪扮嘢啦!日日準時五點九就開始執抬,六點鐘走人,有幾忙呀你!Daisy就真係忙啦,係喎,Sharon果日捉你入房,無事呀嘛?」同事B好奇地問。


 
「無呀,都係傾下嚟緊見客啲嘢啫。」Daisy答得非常小心,不敢在其他人面前有太多抱怨。
 
「哦,咁都好呀,不過Daisy你都算勁,夠膽自己一個留喺公司留到咁夜!之前呀……」同事A說到一半,旁邊的同事輕輕碰了他一下,然後他才察覺到說錯話,急忙停下來,其他同事也略為顯得緊張,歡樂的氣氛一下變得有點空洞。
 
「做咩呀你地,唔會係……公司有啲咩呀?」Daisy直覺上感到有點不妥。
 
其他同事你眼望我眼,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直視Daisy。
 
Daisy拼命追著他們的目光,直到和同事A的視線再次接上,她忍不住問:
「其實係咪發生咗咩事?可唔可以同我講……我諗我以後好多時都會留喺公司OT架。你同我講啦。」
 
同事A被Daisy看得渾身不自在,無法抵抗下,便說:
「好啦,你當故仔聽完就算啦,同埋唔好話喺我地度聽返嚟,如果唔係,我地會好麻煩。」
 


Daisy認真地點了點頭後,同事A便開始講述接下來的故事了。
 
就在數年前,公司聛請了一位後生,外表漂亮而且非常有能力的女同事回來。
而且連最難搞的Sharon也對這位女同事寵愛有加。
 
她不沒有持寵生嬌,反而工作非常認真,每次接手了新的Project,縱使只有她一人,也願意留在公司裏加班。
 
但某一晚過後,那女同事開始變得有點奇怪。
經常和同事說,晚上在公司會聽到奇怪的聲音,又說公司裏應該有甚麼奇怪的東西存在著。
 
她對食物的味道開始變得挑剔起來,常常會說外面的食物淡而無味,使她在公司裏變得愈來愈不受歡迎。
 
而最重要的是,她的外表開出現轉變,皮膚明顯變得粗糙,到後來不但愈變愈差,連身上也散發出一陣奇怪的味道,雖不至於討厭,但就是有種違和感。
 
然後,某一天,她突然消失了!
沒有任何交待,也沒有任何消息,即使她的親人也不知道她的去向!
 
「佢就係咁消失咗,之後公司上下都有啲奇怪傳聞。後嚟公司只好搞返場法事,之後就落咗命令唔準任何人提起呢件事啦!嗱,你聽完好啦,千祈唔好爆出去呀!」同事A深怕Daisy無意間把這故事說了出去,所以再次提醒Daisy。
 
「好啦好啦!今日都飲得差唔多啦,我地都係走啦!」同事B像怕惹上甚麼麻煩,趕快的要求離開。
 
就在各自離去的時候,Daisy心中仍不斷浮現出同事A的故事!
 
不知不覺間,她已來到長沙灣地鐵站。
在離開車站後,她邊和Tony約定明天相見的時間,邊思考著那故事和自己的遭遇。
 
Daisy沿著熟悉的道路走回家中,本應是非常簡單的路程,她卻神推鬼㧬的來到了某條街道上。
 
這條街道正是那熟食攤檔擺賣的地方,當Daisy抬起頭來,她驚訝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條街道上,明明自己沒有任何食慾,但雙腳卻不知不覺間走到這裏來。
 
當她想回頭離開時,卻發現眼前不遠處,那熟食攤檔正在冒著熱騰騰的蒸氣。
而那攤檔仿似有甚麼魔力,Daisy竟突然有肚餓的感覺!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攤販,到底,她會否再次一嘗那美味白滑的腸粉呢。
而Daisy早前在公司的遭遇,又跟那失踪的同事有何關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