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度係咪好舒服呢?平時我覺得攰或者有壓力就會嚟呢度架啦!仲有呀……」Tony帶Daisy來到一個風景怡人的地方,再加上成功約到Daisy,使他高興得不斷說話。
 
Daisy的表現卻完全相反,死氣沉沉,悶悶不樂的,即使Tony再賣力的引她發笑,她的表情始終如一,這使Tony感到少許的挫敗和失落。
 
「Daisy,其實……你係咪唔想同我出街?你可以直接同我講架,咁……我會明嘅……」Tony誤以為Daisy不想跟她約會,所以才表現得如此奇怪。
 
「吓?唔……唔係呀……只係……」Daisy欲言又止,話到了嘴邊後又吞回肚子裏,表現得十分煩惱。
 
「你係咪有啲咩唔開心,或者有嘢煩緊呀?係嘅話你同我講啦!呀,定你煩緊升職啲嘢呀?無論到時係你定係我升,都唔會影響我地架。」Tony輕輕捉著Daisy的雙手,才發現她竟在微微發抖。
 


「唔……唔係咁,我只係……我都唔知點講……Tony,你……有無聽過公司嘅奇怪傳聞。同埋,你信唔信夢嘅嘢真係可以反映喺現實?」Daisy把她心中的疑問,向Tony提問,可見她愈來愈相信Tony了。
 
「吓?奇怪傳聞?夢境變現實?Daisy你無事呀嘛?」Tony像是完全不知道Daisy在問甚麼,擔心地問。
 
「其實……唉……我都唔知點講,總知,我就覺得呢排好怪啦……我係咪精神有問題呀?我……我……」Daisy在說話的同時,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
 
Tony雖然仍然未能理解Daisy的說話,但他肯定Daisy有著很大的困擾,這種狀態的Daisy,他可是從未碰到過。
 
「唔駛驚!我會陪住你!我同你搵個地方坐低,等你冷靜啲先,嚟,行啦!」Tony為Daisy的情況感到憂慮,不自覺的拖著Daisy離去。
 


Daisy感受到Tony的關心和手中傳來的溫暖,人亦稍為冷靜下來。
 
「一杯精選花茶,一杯Black Coffee,另外要個小食拼盤,係咁多先啦唔該。」Tony把Daisy帶到中環一家小店內,環境非常清靜,而且人客不多,很是適合情侶約會……啊,很適合談天的地方才對。
 
「呢度環境幾好喎,你成日嚟架?」Daisy坐下來後,聽著店內柔揚的音樂,表情也變得放鬆起來。
 
「嚟過幾次啦,之前喺公司做嘢唔係好順利,行下行下就入咗嚟呢度。呢度啲花茶有定神嘅作用,我有時太攰或者太大壓力就會嚟呢度抖下!雖然咁講有啲衰,不過呢度勝在無乜人,唔會好嘈,適合我放鬆心情。」Tony看見Daisy稍為放鬆,也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兩人吃喝了一輪,Daisy也漸漸變回平日的她,這雖然是一件好事,但Tony卻在苦惱著應如何帶出剛剛Daisy的煩惱。
 


Daisy察覺到Tony的異樣,聰明的她當然知道Tony在想些甚麼,氣氛瞬間由最高點降至冰點。
 
Tony知道再拖下去對事情並沒有幫助,於是鼓起勇氣對Daisy詢問:
「Daisy,你……頭先咪有啲嘢想講嘅。雖然我唔知你面對緊啲咩困難,但我好想同你一齊去面對!兩個人去面對困難,總好過獨自一人,係咪?」
 
Daisy感受到Tony對自己的關心,俏臉一紅,輕輕別過頭來。
然而Tony的眼神仍然緊緊盯著Daisy,使Daisy無法再次逃避。
 
「咁……咁好啦。但係……你聽完之後,如果……我係話如果,你真係覺得我好奇怪,你就……直接同我講啦!我……我接受到架。」Tony堅定地點了點頭,靜待Daisy把她的煩惱說出來。
 
Daisy便把她在公司遇到的怪事,夢裏看見的影像,那天在酒吧聽到的怪事,還有心中的煩惱等等,都一一向Tony傾訴。
 
「就係咁啦……呢幾日簡直好似渡日如年咁!我諗如果我再遇到呢啲事,我真係會崩潰!」Daisy說著說著,雖沒有流淚,但眼眶明顯有點泛紅。
 
Daisy的眼光一直盯著Tony,深怕自己的瘋言瘋語會嚇怕了他。


 
而的確,正常來說,各位可以想像一下,身邊有朋友對你說,在公司聽到怪聲音,又說甚麼買了小食後,竟像上癮般記掛著等等。
我想你不懷疑他有精神病,也至少會無視他的說話吧!
 
但Tony此刻,卻在認真思考,至少,他沒有隨便敷衍了事!
良久後,Tony終於開口了。
 
「嗯,Daisy,首先,我想講嘅係,我相信你所講嘅所有嘢。或者應該咁講,至少,果啲記憶對你嚟講,係真實亦都真係影響到你!所以呢個問題一定要正視!」Tony說話不久後,Daisy眨紅的雙眼不禁泛起了淚光,她想不到自己那些瘋言瘋語,Tony真的會認真的去思考。
 
「其實,我地以往都有唔少時間留喺公司OT,但一直都相安無事。而你聽到呢啲聲音,就係得罪咗Sharon之後,我只係假設……會唔會,係佢喺公司做咗咩手腳?」Tony繼續分析。
 
「吓……但係,果日我明明聽到腳步聲,但擰轉頭又見你唔到喎。」聽完Tony初步分析,Daisy也覺得有些道理,但還未能完全釋懷。
 
「人嘅想像力其實遠超我地想像,加上你連續幾日OT,咁攰嘅情況有啲奇怪諗法都唔出奇!」Tony說完後,Daisy頻頻點頭,看來頗為同意。
 


「而你講嘅熟食攤檔,可能只係你太肚餓而想像出嚟嘅嘢者,至少之前我同你返去果陣,的確喺咩都無,係咪?」Tony嘗試再解釋,但Daisy看來對這個解釋並不滿意。
 
「不過,我知道咁樣未必可以令你釋懷。所以,如果……我係話如果,你真係覺得好困擾,我識個朋友係做催眠治療,佢可以幫你搵到心入面嘅恐懼根源,知道咗之後,就可以對根源著手解決!」Tony雖然嘗試分析,但心裏其實也不排除向醫生尋求協助的可能。
 
「嗯……咁你又啱嘅……」Daisy聽到這建議,反而鬆了一口氣,看來她寧願自己心理上有問題,都不希望自己那些「幻想」的事情是事實。
 
「咁……啲同事講嘅……」Daisy不安地問。
 
「果啲傳聞嘅嘢,有邊個知真定假,話唔定係作出嚟嚇下你啫。所以,我俾你嘅建議係,放鬆心情,休息多啲,真係仲覺得大壓力,我幫你約我朋友,試下做催眠治療,實無事嘅!同埋,最緊要係……多啲俾我陪你……」Tony很快的帶過了公司傳聞那部份,然後便又變得溫柔起來,對Daisy表現得百般關心。
 
「Tony……」Daisy俏臉一紅,對Tony的暗示似乎有所明白,所以感到十分高興,但亦因為這樣,她沒有察覺到,Tony巧妙地省略了對公司傳聞的看法。
 
對Daisy來說,傳聞甚麼的,暫時已顯得不重要了。
因為最重要的,是困擾她的事情,暫且得到了解釋並看似找到了解決方法,如果只是去看催眠治療便能解決她的問題根源,她絕對樂意去做。
 


現在,Daisy的壓力像得到釋放般,使她暫時能忘卻那些怪事,跟Tony享受一段輕鬆的時光。
 
而Tony亦非常懂得照顧Daisy,親自把Daisy送回家中後才離開,避免Daisy又再「幻想」出那個誘人的熟食攤檔出來。
 
一切情況,在今天過後,都像暫時得到解決。
 
而Tony亦心滿意足地離開了Daisy的住所,並準備走到地鐵站乘車離去。
但這時,他不自覺的走過Daisy遇到熟食攤販的街道上,在黑暗中,有一個身影暗暗觀察著他。
 
到底,在這裏等待Tony的,到底是甚麼呢?
而Daisy,是否真如Tony所言,只是普通的壓力過大,所以才突然碰上那些怪事呢?
 
難道,Daisy的惡夢,就此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