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慢慢的走著,背後的身影卻愈來愈接近他。
 
「Tony!」一把女聲從他背後響起,竟然是Sharon!
 
「Sharon,點解你會喺度架?你!你又跟踪我?」Tony驚訝地回頭,用頗為憤怒的語氣說,看來這並不是第一次被Sharon跟踪。
 
「係!我係跟踪你!因為你同果個賤人一齊去街!點解你要咁做呀Tony,我對你唔好咩?你要咩我都可以俾到你架!你唔好再同個賤人一齊啦!」Sharon激動地抓著Tony,Tony一臉嫌惡地甩開了她的手。
 
「夠啦!我要同邊個一齊唔關你事!我同你嘅關係已經完咗啦,唔好再纏住我!」Tony不耐煩地說。
 


「點解……點解呀?當初你喺公司做錯嘢,如果唔係我幫你,你一早已經俾公司炒咗,你……」Sharon話才說到一半,Tony便制止了她。
 
「八婆!講咩呀你,果次係你自願幫手架,咪諗住咁樣可以威脅我!仲有,上次單嘢,你做過啲咩你自己好清楚,你要爆大鑊嘅有事果個肯定係你唔係我!」Tony兇狠地說。
 
「點解要咁對我……果個女人有咩好?我要趕佢走!我要趕佢走!」Sharon流起淚來,悲痛地說。
 
「佢有咩好?佢樣樣都好過你,我揀佢好正常!你即管趕走佢,我無所謂,咁樣仲好,無人同我爭升職,佢失落我又可以安慰佢!你係要趕佢走就快啦!不過麻煩你唔好再係公司無理取鬧,知唔知你鬧人個樣真係好樣衰呀!」Tony無恥地說。
 
「你……你……我唔會趕佢走!我要留佢喺公司,我要日日鬧佢!等佢夜晚OT再去折磨佢!你愈係鍾意佢我愈要咁做!」Sharon已經接近失控。
 


「你話等佢OT再折磨佢?即係之前兩次OT搞到佢咁慘都係你做嘅?」Tony說。
 
「係!我特登要佢OT,我就係要折磨佢,咁點呀?」Sharon大喊。
 
「痴線婆!我警告你唔好再嚇Daisy,同埋唔好再煩我!你唔好唔記得你之前對公司做過啲咩呀!唔好再逼我爆你大鑊!」Tony威脅她後,便轉身離開。
 
「點解……點解個個男人都係咁……你係咁,之前Kenny又係咁,明明係同我一齊,之後又果個賤人Mina一樣!點解呀!!!!」Sharon哭得淚流滿面。
 
「如果Daisy可以好似Mina咁,永遠消失,唔再出現喺公司就好啦!」Sharon抹了抹臉上的眼淚,悲痛地邊想著「消失啦!消失啦!」邊離開了。
 


Tony則在思考著,如何告訴Daisy,之前所謂的怪事其實都是Sharon搞出來的。
 
隨著兩人離開,這晚的鬧劇結束了。
而Daisy在放鬆了一整天後,晚上並沒有夢到奇怪的東西,一切看似都落幕了。
 
接下的數天,Daisy在公司再沒有受到Sharon的責難,晚上亦沒有再碰到那熟食攤檔,而且每晚都睡得非常安穩,看來一切都成為過去了。
 
在這段時間,Tony亦把Sharon暗地在公司裏嚇Daisy的事情告訴了她,Daisy聽後,並沒有感到生氣或有太大的反應,反而更加安心。
 
「你唔嬲咩?」Tony問。
 
「我唔嬲啦,仲反而放心咗!反正佢都玩開我架啦,多一件唔多,少一件唔少。依家起碼證明咗唔係我出現幻覺,亦唔係有啲咩古靈精怪嘢嘛。」Daisy笑說。
 
然後,就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Daisy平穩的來到星期五。
 


「Daisy,今晚我地去食日本嘢囉?」Tony說。
 
「今晚唔得呀,Sharon俾咗個Project我,我要OT呀,你返去先啦。」Daisy微笑回應。
 
Tony聽到後一臉不悅,輕聲說:
「佢又借啲意為難你呀?」
 
「唔好咁講啦,今次係個客要求嘅,所以無辨法啦。」Daisy搖了搖頭,輕聲回應。
 
「咁……駛唔駛我留低陪你,等你做完我就同你食宵夜。」Tony還是有點不放心,怕Sharon又做出些甚麼。
 
「哎吔,唔駛啦,你去做自己嘢啦。上次你同我講完,就算有咩奇怪嘢我都唔會驚架啦。你返去抖下,聽日再諗下有咩做,可以陪我一齊去放鬆下啦。」Daisy笑著說,Tony也只好接受,反正明天也能見面,應該沒有甚麼問題吧。
 
所有人都離開後,Daisy在公司裏努力的工作著,絲毫沒有感到有任何異樣。
 


「搞掂晒!咦?Tony?」Daisy看著手機,顯示著Tony傳送來約她的訊息。
 
Daisy回覆過後,關好電腦後便準備離開。
就在她關好燈,準備離開公司的瞬間,她突然看到,在辦公室的中間,有一個光影閃過。
 
那光影不是很好形容,亮度大慨跟螢火蟲差不多,而形象大慨就是一個捲縮著的人,坐在地上用雙手抱著腳的形態。
 
但由於那身影一瞬即逝,所以也不能再多作描述。
Daisy那半踏出公司的雙腳,一剎那像結了冰般停住了,腦海內的恐怖記憶仿佛又要被喚醒過來。
 
「Sharon,係咪你呀?唔好玩啦,Tony話咗俾我知,之前都係你嚇我,你出嚟啦,我唔驚你架!」Daisy壯了壯膽子,大聲地說。
 
空無一人的公司裏,只迴蕩著Daisy的叫聲,沒有任何人回應她。
Daisy心感不妙,正欲離開公司關上大門,她突然聽到「踏踏!踏踏!」的腳步聲響起。
 


那腳步聲響起的同時,那道光影亦顯現出來,但兩者均在出現後的一瞬間消失了。
 
Daisy看到此情此景,只感到心臟強烈的跳動著,恐怖感漫延至她的全身。
「唔……唔好玩啦,Sharon!你出嚟啦……我我我……我唔驚架……」
 
話音剛落,腳步聲跟光影再次顯現,仿佛在回應Daisy的說話一樣。
而Daisy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向外逃走,但無奈雙腳卻不聽使喚,絲毫沒有離開的跡象。
 
更恐怖的是,那聲音和光影像知道Daisy無法離開,於是明顯很有節奏地,一步 一步的接近她。
這就好像有一個人慢慢的朝自己走來,但眼前卻沒有任何實體,面對這樣怪異的現象,正常人也會感到恐懼吧!
 
Daisy能夠不暈死過去,已經算是非常厲害,但她沒有想到,那道光影在經過了一陣子後,竟在她面前慢慢凝聚起來,並用一把很高分貝並有點刺耳的聲音對她說:
「你係咪唔驚呀?我……我有嘢同你,同你講……」
 
Daisy很清楚聽到每一個字,但腦袋已沒有正常處理那句話的含意,豆大的淚珠從她的眼內不斷瘋湧出來,恐怖的感覺像洪水解放般向Daisy襲擊,再這樣下去,Daisy的心臟可能真會承受不了這種壓力,而導致停止跳動也不會奇怪。


 
而下一刻,她突然感到右手被甚麼抓著,她再也控制不了大叫了出來。
但那東西並沒有因為她的叫聲而鬆開,反而用力的把她拉離了公司範圍。
 
那道光影在Daisy離開了公司範圍後,便又消失了。
 
「謝小姐,無事啦!」一把熟悉的聲音對Daisy說,驚魂未定的她未能分辨出是誰,只能繼續用急促的呼吸和流淚來幫助緩解她的情緒。
 
「謝小姐!謝小姐!」那聲音再次響起來,Daisy這次總算知道這是誰了,是達叔!
 
「達……達……達叔!我好驚呀!!!!!哇!!!!!」看到達叔後,不知道是因為安心還是其他原因,Daisy又大哭了起來。
 
花了好一段時間,並喝了達叔沖泡的熱茶後,Daisy總算收拾了心情並停止了流淚,但身體的顫抖卻絲毫沒有減退。
 
「謝小姐,你唔好嚇我呀,你無事呀?」達叔看見Daisy的樣子,忍不住關心地問。
 
「我……我……」才剛吐出了一個字的Daisy,又禁不住哭了起來。
 
這樣的情況大慨重覆了數次後,達叔終於再說:
「謝小姐你唔駛咁驚,照我睇果隻嘢應該無咩惡意,至少我唔覺得佢想害你。」達叔這樣說的時候,卻即時引起了Daisy的反應。
 
「達叔,咩果隻嘢?咩無惡意?你係咪知道啲咩?係嘅話你話我知啦,我唔想俾……果……果隻嘢嚇死呀!」Daisy緊張地問。
 
「其實如果隻嘢有惡意,佢應該唔係顯現喺你面前,而係直接去嚇你甚至傷害你。而且……」達叔欲言又止。
 
「而且咩呀?求下你話我知啦!」Daisy追問猶豫著的達叔。
 
「其實喺之前,你地公司有個女仔失咗踪,我仲記得佢嘅感覺,同頭先你遇到嘅果隻嘢差唔多,我懷疑佢返咗嚟。」達叔正色地說,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吓?!果……果隻嘢返嚟做咩呀?」Daisy既驚訝又害怕的說。
 
「呢層我真係唔知,不過所有靈體留得喺世界上嘅,都一定有啲怨念,不過我感覺到佢對你無惡意,而且好似有啲嘢想話俾你知。」達叔分析。
 
「有嘢想同我講?」Daisy突然想起那光影對她說了一些話,但內容卻早已因恐懼而消失得七七八八了。
 
「點都好啦,謝小姐你驚嘅就唔好留咁夜啦。同埋,你係咪無去到寺廟求籤?真係無嘅話,你最好快啲去寺廟逛個圈,我諗咁樣可以洗洗你嘅霉氣。」達叔給了些意見Daisy。
 
Daisy跟達叔又談了一會後,便決定翌日去寺廟求一道平安符,以阻擋奇怪的東西再騷擾她。
然後,她便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