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魂未定的Daisy,在得到達叔的建議後,便匆匆的趕回家。
本來只是約十五分鐘的路程,Daisy卻感到久久仍未到達居住的屋邨。
 
而且,Daisy是用半跑的方式回家,理論上不可能比平時還要慢。
她愈走愈覺得不妥,在繼續前進的同時,她拿出手機,希望確認一下時間之餘,亦想致電給Tony,讓他在電話裏陪著她回家。
 
當她拿出手機,卻發現怎樣也無法開啟,她非常肯定手機是有足夠的電源,因為在公司裏她的手機是一直處於充電狀態的。
她急得不斷嘗試重開手機,也嘗試把手機連接便攜式充電器,手機還是絲毫沒有反應。
 
「頂!唔係呢個時間嚟壞呀?」Daisy心裏非常焦急,卻不曾停下步伐,仿佛擔心一旦停下,公司的那道光影便會再次出現在她眼前。


 
此刻的她邊走邊檢查手機,她憑著自己的體感時間,猜想已經過了二十分鐘。
而她亦猜得不錯,在離開公司大廈後,時間的確已過了二十二分鐘,跟她的體感時間相差不遠。
 
但,既然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為甚麼她還沒有到達自己居住的屋邨呢?
 
Daisy心裏開始疑惑,疑惑的同時,她亦開始注意到四周的變化。
她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兩年,每天上班下班,走的都是同條道路,周遭的景色她大抵上一定會認得出來。
 
但此刻,她才發現,平時那熟悉的建築物、那熟悉的公園、那熟悉的運動場、還有那熟悉的街道,全都不見了!


而且,她突回想起,剛剛離開公司,過了馬路後,那些熟悉的事物已經不復存在,她剛剛只是一直在一條漆黑的街道上走著。
 
想到這裏,她不期然打了一個冷顫。
然後,四周的空氣仿佛在回應她的恐懼般,慢慢的變得寒冷起來。
 
Daisy雙手緊緊的環抱著自己,藉此來保持溫暖,但效果並不明顯。
氣溫亦下降得愈來愈快,Daisy下意識想回頭沿路回去。
 
她轉過頭來,才發現背後一片漆黑,那不是普通的黑暗,她感到在黑暗的深處,有甚麼東西在窺看著她。
 


那黑暗深處的視線,壓得她透不過氣來,別無選擇下,她只能選擇繼續前進。
她不斷奮力的向前跑,很想擺脫這個地方,漸漸的,她由漆黑的道路上,跑進了一片白濛濛的濃霧之中。
 
她察覺到這變化後,鼻子嗅到一陣香氣!
這香氣她非常熟悉,因為她曾一度迷上這種香氣,而這香氣,即使到了現在,她仍然覺得這香氣非常誘人。
 
對,這正是她在屋邨裏遇到的熟食攤檔,那腸粉散發出來的氣味。
在嗅這氣味的同時,Daisy差點又像之前一樣失去了理智,嘴角上溢出的唾液便是最好的證明。
 
只是,此刻恐懼的感覺更勝其他的慾望,所以她勉強仍能維持清醒!
由於背後傳來的壓逼感愈來愈強,感覺某樣東西正愈來愈接近自己,Daisy也只能繼續往前跑。
 
跑了好一段距離後,她看到在前方有一座熟悉的東西,那是一座冒著白濛濛蒸氣的屋子。
 
Daisy看到屋子的時候,她真的雙腿發軟,頓時跪了在地上,眼睛不自覺的流出眼淚。


「點解......點解會咁……我究竟係邊……我係咪發緊夢……」Daisy悲痛的想著,她用力的拍打自己的臉頰,想令自己清醒過來。
 
就在她在用力拍打的時候,她的手被甚麼抓著了,阻止了她的拍打。
 
她震驚地抬起頭來,眼前站著一個老婦人,Daisy記得,她就是那熟食攤檔的檔主!
 
「點……點解……」Daisy感到十分驚訝,但驚訝的不是她以血淋淋的外表出現,而是因為那老婦人的外貌。
 
她印象中的老婦人,外表應該是十分蒼老,臉上充滿濃瘡和凹陷的痕跡。
但現在,站在眼前的老婦人,雖然老態仍然明顯,但皮膚比之前明顯光滑了不少,而且那些可怕的濃瘡變得沒有那麼明顯,整個人看起來比之前要有精神得多。
 
「唔好亂打自己,你嘅皮膚係好重要,唔可以傷到架!哈哈哈哈!」老婦人的笑聲聽來十分詭異,亦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
 
Daisy本能地甩開了她的手,用那帶著恐懼的眼神看著她:
「你......你到底係咩人......呢……呢度……到底係咩地方……」


 
老婦人聽到她的提問,並沒有直接回答:
「唔駛擔心,過埋今次,仲有四次,仲有四次,仲有四次!哈哈哈哈!」
 
老婦人的笑聲在Daisy耳內不斷迴蕩著,她無法再待在原地,不斷向後退的她,後背卻像碰到一道牆壁一樣,無法逃走。
 
「想走?你想走咩?好簡單,好快你就走得,只要你留低你層皮,就可以走架啦!」老婦人在說話的同時,手上拿著一把刀,步步向Daisy進逼。
 
「唔……唔好……唔好埋嚟……唔好呀!!!」Daisy四處逃跑,卻發現四周的空間都被一道無形的牆壁封鎖著,無法離開。
 
眼看老婦人離她愈來愈近,她發抖的身軀已經無力再逃了。
 
「哈哈哈哈!都已經兩次啦,唔駛驚喎!」老婦人高舉刀子,一下子的向她砍下來。
 
Daisy大慨是被激發起生存本能,她右手本能地抓著老婦人拿刀的手。


而在接觸的瞬間,她感到老婦人的力量沒有她那麼大,於是她把老婦人拿著刀的手,慢慢的刺向老婦人的咽喉。
 
持續了約一分鐘的對抗,老婦人的力量始終敵不過Daisy,刀子狠狠的刺進老婦人的咽喉。
老婦人淒濿的叫了一聲,喉部噴出大量血液,Daisy整個身體都沾滿了老婦人的鮮血。
 
Daisy卻未敢放鬆,眼睛盯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老婦人,不敢移動。
再三確認老婦人沒有復活過來後,Daisy才敢拖著那顫抖不停的身體開始活動。
 
她卻發現,這個地方根本沒有甚麼出口,她氣得跺了跺腳,淚水又再次湧出:
「點解會咁,究竟發生咩事?救我……Tony……救我……」
 
就在她跪在地上痛哭時,她背後有一個人慢慢的接近她。
當她察覺到有人接近她時,她感到後腦一陣疼痛,便又昏死過去。
 
再次清醒過來時,她發現自己口內塞滿了東西,那熟悉的口感和味道,正是之前嘗到的腸粉。


 
然後,她又發現,那本應死掉的老婦人,正站在她面前,對她露出詭異的笑容:
「嘻嘻!你醒啦!你知唔知你頭先拮到我好痛呀?不過唔緊要啦,我會原諒你,慢慢食埋呢幾條腸粉啦!」
 
說話的同時,老婦人把手上餘下的腸粉不斷塞進Daisy口中,再用力按壓她的下巴,強行要Daisy把腸粉吞進肚內。
 
雖然那味道仍然非常吸引,但Daisy卻一點都不享受,而且她感到那些腸粉像有生命般,慢慢爬進她的胃裏。
 
「好啦,食飽飽,咁就要開始啦,放心啦,痛一陣就無事架啦!」老婦人手起刀落,刀子削下了Daisy的一層皮,這次的痛楚比之前都要明顯,仿佛是在報復Daisy刺傷她一樣。
 
一陣痛楚過後,Daisy理所當然的失去了意識。
當她醒來時,情況跟之前一模一樣,她發現自己其實已經身處家裏的床上。
 
她第一時間看了看自己的皮膚,比起之前明顯要變得更差了。
她腦海裏想起了那神秘失蹤的舊同事,然後腦海裏浮現出一個極度恐怖的念頭!
 
「無可能!無可能!無可能!我唔想咁……」她雙手掩臉,痛苦地哭了出來。
 
到底,Daisy聯想到甚麼念頭呢?
一切,是夢?還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