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的Daisy,腦海裏出現了一個荒謬絕倫的想法,但多日來身體上的變化,加上那老人外觀上的轉變,使她無法不這樣想。
 
對,相信大家也猜想得到,Daisy在腦海裏浮現出的念頭,就是「換皮」!
 
其實以現今的科技來說,植皮絕對是做得到的,而且成功的例子也絕對不少。
 
但是植皮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要經過不少的測試,確定會不會排斥等等,才可以進行植皮。
 
若是全身植皮,需要的時間會更加長,所以現實點來說,需要用到的技術,絕不是一位老婦人所能做到的。
 


而且現在的情況,跟植皮又有點不同,因為感覺老婦人是在和Daisy那嫰滑的肌膚進行互換,而且並不是一次性把Daisy的肌膚奪走,而是一步一步的進行互換。
 
這種荒誕絕倫的想法,Daisy雖然真的有這種感覺,但她知道,這絕對不可能對其他人透露這種想法。
 
相信即使是Tony,也不可能會相信她!
更重要的是,經過昨晚一役,不管是真是假,Daisy也不再相信那些甚麼理性分析了!
 
因為,她看著自己的雙臂,加上透過鏡子觀察自己的臉傍,這絕不可能是她原本的肌膚,她感到自己的肌齡像個四十多歲的婦人般,她再一次在浴室裏哭了出來。
 
本來少有化妝的她,這天拿出了大量的化妝品,在自己那老化了臉上塗上一層又一層的化妝品,去遮蓋那開老化的痕跡。


花了差不多半小時,她才敢離開家裏。
 
她拿起手機,跟Tony傳送了訊息,告訴Tony今天要處理一些緊急的事情,拒絕了今天的約會。
 
取消了約會的她,直接坐上了的士,來到了黃大仙祠。
其實Daisy自出世到現在,別說去這些寺廟了,基本上對這些風水學說,神鬼怪異的東西完全沒有認識。
 
要不是在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實在已無法用常理去解釋,她可能這輩子也不會去這些寺廟求神問卜。
 
但怎樣都好,她已經來了,在仔細跟廟內的工作人員請教後,她開始誠心的跪下來為自身去祈求。


 
「啪!」的一聲,一支竹籤掉在地上。
 
「第三十籤?」Daisy拿起竹籤的時候,不知道為甚麼,心裏就是有種不安的感覺。
 
然後,她抄下了籤號後,便去換了一張黃色的籤文,臉色立時一變,只因黃色籤文上,顯示的是下下籤,開首寫著:「貴妃自縊」。
 
她也不作多想,在寺內走了又走,然後在一位看似頗有資歷的解籤人前坐了下來。
 
「小姐……你……氣息好似唔係幾好喎。係咪想解籤?」那解簽人看見Daisy坐下時,眉宇緊緊的皺了一下,看來似乎感覺到甚麼。
 
「師……師傅,我姓謝嘅,我……啱啱求咗支籤,下下籤嚟……我想你幫我睇下。我想問自身……」Daisy用發抖的右手,把簽文遞給解籤人。
 
「好,等我睇下。第三十籤,貴妃自縊。嗯,呢支籤,自身呢……」解籤人看了看籤文,又看了看Daisy,然後神情變得不太好。
 


「師傅,點呀?」Daisy被解籤人的神情嚇了一跳,緊張地問。
 
「小姐……你唔好介意,我都係依書直說,籤詩嘅內容『傾國傾城媚百生 六宮粉黛盡無名 馬嵬山下魂飛去 至今明皇長恨情』,內容係講唐明皇當年同楊貴妃享盡驕奢淫樂,最後安祿山兵變,唐明皇逃走嘅時候,將士要求唐明皇殺死楊貴妃,楊貴妃喺無可奈何下自縊而死!而最後一句就係講楊貴妃同唐明皇死後仲會有相思之情。呢支下下籤,對自身嚟講,可以話係非常之唔好嘅一支籤。」解籤人打開了一本看來頗為殘舊的書本,向Daisy解籤。
 
「非常之唔好……咁者係會點呀?會病?會受傷?定係……」Daisy也不敢再說下去,仿佛話說出口後,便真的會變成現實。
 
解籤人看了看Daisy後,把那本殘舊的書蓋上,認真地看著Daisy:
「小姐,我叫裘叔,係呢行做咗起碼有三十年。唔好介意我多口,其實,你最近係咪遇到啲咩事?其實唔同人拎住同一支籤過嚟,我地解法都會有唔同,因為每個人嘅命理相性等等,無可能完全一樣。如果小姐你唔介意,我可以幫你睇深入啲。」裘叔把書收了起來,拿出了一些印有手相和面相的紙張出來。
 
「呢層……」Daisy欲言又止,也不知道該不該對裘叔說。
 
「小姐你放心,我裘叔喺度幾十年,唔會亂嚟嘅。無論幫你睇幾多嘢,我都只係收三百蚊。如果你信唔過我,小姐你可以俾隻右手我睇一睇,你睇下我講嘅嘢準唔準,再作決定都未遲。」裘叔看Daisy猶豫不決,並沒有感到不快,反而願意幫Daisy看一下她的情況,再讓她決定要不要看深入一點。
 
裘叔把Daisy的手相仔細看了一偏,把Daisy過往的人生,例如她的家境、學習狀況、家庭狀況和個人的一些性格都說得明明白白。
 


Daisy在經過裘叔的解讀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裘叔,心底裏開始相信起他來。
 
裘叔沒有注意Daisy神情上的改變,反而在看手相的途中,看到一半時,突然有一瞬間,不自然的停頓下來。
 
Daisy注意到這細微的變化,緊張地向裘叔提問,但裘叔並沒有回應,只是繼續在分析。
 
「大槪就係咁啦……」裘叔分析過後,臉上明顯變得更加疑惑。
 
「我信!我信你!裘叔,錢唔係問題,求下你幫下我!」Daisy仿似看到救星一樣,緊緊的抓著裘叔。
 
但見裘叔搖了搖頭,然後用非常不確定的語氣對Daisy說:
「小姐,你……即管講你遇到嘅嘢出嚟,我……盡我能力睇下有無方法幫你。仲有,錢果邊,你照俾返三百蚊我得啦!我地呢行,收錢唔係為咗賺大錢,而係一種類似合約,等我可以將見到嘅嘢話返你知咁解啫。好啦,你究竟遇到咩事?」
 
Daisy想了一想,反正事情來到這個地步,若眼前這名解籤人真的能替她解決困難,她絕不介意跟裘叔分享她遇到的事情。假若裘叔不相信,也只是多了一個陌生人將她當瘋子而已,也沒有任何損失。
 


於是,她把這數天的事情都告訴了裘叔。
 
說完後,裘叔的臉色變得慘白,又不斷搖頭嘆氣:
「小姐,你介唔介意俾你時辰八字我?」
 
Daisy心想這又有甚麼好介意的,便很快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和大約的時間告訴裘叔。
聽完後,裘叔拿出一個圓形的,像碟子的東西,然後左手一直在動,右手則在一張白紙上不斷寫上一些東西。
 
這個過程需時頗長,好幾次Daisy都想要打斷裘叔,但她看到裘叔一臉認真,也只好強行忍著。
終於,過了差不多十分鐘有多,裘叔總算停下手上的動作,但臉上的神色卻是比之前更差。
 
「點……點呀?」Daisy緊張地問。
 
「小姐,我……就照直講啦!你嘅處境……非常危險!首先,你求出嚟嘅籤我都講過,係貴妃自縊,加上你嘅情況同八字,分析出嚟,恐怕你係有生命危險。」裘叔一下子道出這個結果,Daisy真的接受不了,只懂不斷哭泣。
 


「師傅,你……你要救我……我……我唔想死!」Daisy緊緊抓著裘叔,仿佛把他當作救命的繩子一樣,不肯放手。
 
「小姐你冷靜啲,我唔係唔想幫你,但我只係幫人睇相解籤,指點下條路點行。但你嘅情況,出嚟嘅路……都係好兇險!我真係無辨法幫你。」裘無奈地搖了搖頭。
 
「咁……咁我……咪即係……」Daisy淚流滿臉,把她臉上的妝都弄得化開來,但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樣子,她就這樣伏在桌上不斷哭著。
 
而這情況吸引了其他人的視線,令裘叔感到尷尬萬分。
 
「你冷靜啲先,抹下眼淚,好多人望緊我地架。唔好為難我啦。」裘叔輕聲在Daisy耳邊說,然後向她送上一塊手帕。
 
Daisy下意識的接過手帕,然後在抹拭著臉上的眼淚。
抹拭過後,Daisy的妝被抹去不少,露出了真實的臉容,她的老態比出門前更加明顯。
 
「你塊面?」裘叔看到後,有點驚訝的說。
 
「唔……唔好望我……」Daisy知道臉上的妝被抹走了,尷尬的用手帕掩著大半張臉,不想把她的醜態顯露人前。
 
「無可能……無可能架,果個女人應該唔再存在啦喎……」裘叔像想起了甚麼似的。
 
「小姐,你介唔介意抹乾淨塊面,我想睇清楚少少你依家個樣。」裘叔突然這樣要求,Daisy當然不會願意。
 
「你俾我睇清楚,或者,你呢件事,唔係無辨法解決。」裘叔肯定地說。
 
Daisy聽到這樣的話後,哭得紅腫的雙眼,突然恢復了少許生氣:
「真……真係?」
 
裘叔點了點頭,Daisy為了活命,立刻把臉上的妝容全都卸掉。
然後裘叔仔細觀察,他把Daisy額前的頭髮微微向上撥開,赫然發現有一道打横的黑色傷痕,而且這傷痕還隱隱透出一些詭異的光芒。
 
「吁!估唔到,真係佢……」裘叔嘆了一口氣,Daisy則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
 
「我諗我知道,係你身上發身咗咩事?呢件事,要由五十年前嘅一宗意外說起。」裘叔閉起雙眼,開始回憶了起來。
 
終於,這次事件的起源要被揭開了。
但……是否這就代表,Daisy能逃過這一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