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五十年前,果陣我先得十歲,但果陣發生嘅事,我諗我呢世都會記得。當時係1967年,果陣嘅香港只可以用混亂嚟形容。工人罷工同工廠對立、大陸左派思想喺香港港煽動暴力反抗行為、槍戰、土製炸彈……傷人殺人,真係咩都經歷過!果陣嘅歷史係點都好啦,都已經過咗去啦!不過,喺呢啲亂世,總有啲襯火打刧嘅人!我記得果陣,我住果個地方,就發生咗一件……一件滅絕人性嘅事!」裘叔回憶時,眼中都不禁泛起了淚光。
 
那一年,香港根本沒有甚麼地方是安全的。
不是左派暴徒,就是一些偷雞摸狗,襯火打刧的人,再加上當時政府的執法人員也好不到哪裏,所以一般的平民百姓,能夠照顧上自己的家庭,避免危險,已經算是十分幸運。
 
那時別說甚麼守望相助了,鄰里關係簡直是糟透了,亦因為這樣,才會導致之後的悲劇。
 
那時裘叔住的地方,便是石硤尾的徙置大廈,算得上是有瓦遮頭,整家人都算齊齊整整,勉強能維持生計。
而毗類的數戶,都因為暴動的影響,從而影響了收入,有些更因為暴動時發生的衝突,家庭支柱受傷,結果連孩童都要冒著風險出去做一些簡易的工作,用以維持生計。
 


而慘案則是發生在裘叔的鄰居身上,他的鄰居是一個五人家庭,對現在的人來說可能是難以想像,但那時候,一般家庭有兩三個小朋友,卻是十分正常。
 
那鄰居中,有一名小女孩,年齡比裘叔大上一年。
空閒時,他們倆都會一起玩耍,但暴動發生後,小女孩的父親由於腿部受傷,無法出外工作,只靠小女孩的母親收入,實在難以應付日常的支出。
 
由於女孩子一般比較早熟,十一歲的她已經開始發育,儼如一個小大人一樣,所以她亦透過母親的介紹下,進入了同一家工廠去做事。
 
可能有人會奇怪,一個十一歲的小女孩,竟能找到工作?
因為那時罷工問題非常嚴重,工人生計受到影響之餘,工廠的進度其實也受到影響。
 


基本上,那時甚麼童工黑工,都不是甚麼奇事。
小女孩進去工廠工作後,本來一直都相安無事。
 
可惜,世事往往都是不如人意,工廠裏的太子爺(或稱二世祖),偶然會到工廠巡視業務。
當然,表面上是巡視業務,實際上卻是在工廠裏找尋獵物。
 
甚麼獵物?說成是獵艷應該會比較好理解吧!
由於太子爺才不過三十出頭,而且臉也算得上的俊秀的,所以基本上工廠裏的女工也很容易招架不住,被這名太子爺征服。
 
而小女孩的母親也是其中一人,不要以為小女孩的母親已為三子之母,實際上她也才剛剛踏進三十歲,而且保養得非常之好。


太子爺除了拜服在她的美貌下,她的床事技巧十分高明,所以太子爺對她並不像對其他女工一樣,用完即棄,而是一直保持著那種不道德的關係。
 
本來,這名太子爺來工廠巡視,只為跟小女孩的母親找個地方相好,卻陰差陽錯下,被他看到了小女孩。
 
太子爺看到小女孩時,心裏泛起了一種特別的感覺,內心的某種慾望像被燃起一樣,這是他不曾經歷過的,所以他很想得到這名女孩。
 
小女孩身體雖然已經發育,但心智卻跟一名小朋友沒有太大分別,對男女之事根本完全不懂,所以任太子爺如何出招,小女孩就是不為所動!
 
這反而更點燃起太子爺的佔有慾,他內心發誓無論用任何方法,非要得到這女孩不可。
而到這裏,相信大家都會猜到,太子爺在多次嘗試求愛不遂後,終於忍不住動用武力,強暴了這名小女孩!
 
小女孩雖然不諳世事,但還是知道那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她馬上向母親哭訴。
母親知道後,二話不說的找到太子爺的頭上,跟他吵了好一會後,母親竟被太子爺說服,相信了太子爺會繼續照顧她,甚至在她離婚後會正式迎娶她。
 
母親於是安慰小女孩,並要求她不對任何人提起被強暴的事情,而且更指出若事情被揭發,父親的病情會更加嚴重。


 
就是這樣,小女孩就忍著沒有把事情揭發出來,而小女孩的母親則在策劃著何時拋棄那個又病又窮的老公,然後飛上枝頭變鳯凰。
 
然而,事情並沒有按著母親的意願走下去。
 
某一天,母親回到家裏,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之後便昏死過去。
她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手腳被綁,身處一個密室裏,額頭感到一陣疼痛。
 
而她老公則在一旁,用兇狠的眼神看著自己。
在她老公身旁,那兩名可愛的兒子,正閉著眼睛躺在床上,仿佛睡得很香甜似的,而那名十一歲的女兒,則屈膝坐在地上看著他們,眼神裏流露出驚恐的目光。
 
「老公……你……你做咩呀?放開我先啦。」母親內心感到恐懼,大概猜到現在的狀況是甚麼回事。
 
「做咩?應該係我問你!賤人!」父親喝了口手上的酒後,右手狠狠的摑在母親的臉上。
 


嬌嫰的臉上立即浮現上一道紅紅的掌印,嘴角被打至流出少許鮮血。
 
「好……好痛……你癲……」母親還沒有來得及回話,父親便用力的抓著她的頭髮,半拉半扯的把母親拉了起來。
 
「八婆!你都對得我住啦!」父親拉起了母親後,又是狠狠的摑了她數下。
 
母親被狠狠的暴打了一頓後,全身都像骨折了般,痛得不能發聲。
父親在一輪暴打後,便鎖上了大門離開,不知準備到哪裏去。
 
母親襯著父親離開,便氣若遊絲的對小女孩說:「救……救我……」
但小女孩仍然屈膝坐在地上,勉強的搖了搖頭。
 
「你快點過嚟呀!我養咗你咁耐你咁對我?過嚟解開我,解開我呀!救命呀!有無人聽到呀!救命呀!」母親竭力的大喊,希望有人能夠發現她,但這個密室不知道是在哪裏,竟沒有人聽到她的呼叫。
 
掙扎了一輪後,她體力幾乎耗盡,再沒有多餘的力氣去叫喊了。


不一會後,有人打開了大門,是父親回來了。
 
只見他拿著幾袋東西回來,然後放到桌子上,打開袋子後,一陣熱騰騰的蒸氣飄了出來,那是腸粉加上醬料的香氣,這香氣吸引了母親的注意。
 
餓昏了的她,在嗅到這種香氣後,嘴角不自覺的流出了唾液。
父親看到她的樣子後,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然後把那袋子裏的東西,瘋狂塞進她口中。
 
「八婆!咁想食呀嘛!食啦!食啦!同我食呀!」父親把一條又一條的腸粉塞進母親的口裏,母親根本無法完全吞掉,把一大半的腸粉都吐了出來。
 
這下又惹怒了父親,不但再次對母親動粗,還用煙蒂在母親美麗的臉上烙下一道一道的傷痕。
 
那些醬料在那些傷痕上,弄得母親又痛又癢,但動彈不得的她,只能默默忍受著。
 
父親虐待了母親一頓後,好像突然想起甚麼似的,慢慢走向小女孩,然後把她抱到桌子旁的椅子上,溫柔的把腸粉餵給女兒。
 


此時,母親才發現,小女孩的手和腳上,都有明顯的傷痕,而且像是完全使不上力,她才意識到,小女孩在她求救時搖頭的意思,不是表示不想救她,而是無能為力的意思。
 
而且,母親再次看著閉上了眼的兩名兒子,可見他們的臉色異常蒼白,她這才猜到,兒子其實已經慘遭毒手,否則剛剛那樣的吵鬧,不可能沒有醒來才對!
 
母親開始哭了出來,開始後悔自己為甚麼抵受不了引誘,跟太子爺發生了關係,更妄想能跟太子爺在一起。
而且更後悔把小女孩帶進工廠裏,害她遭到太子爺的祿山之手。
 
但她更恨自己,此刻竟仍然妄想太子爺會突然出現來拯救她,然後跟她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
看來在不知不覺間,她真的喜歡上了那太子爺。
 
可惜,後悔也好,傷心也好,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但母親並沒有想到,這天只是痛苦的第一天,隨後還有六天,她會經歷被死更難受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