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到房內, 女子已經去到床上作好準備, 一個誘人嘅姿勢, 面上已經伸晒脷咁奶住口唇, 一隻手指正勾住咁示意奇哥快的埋黎上床, 但呢個奇哥, 知道太猴擒嘅就會失禮死人, 所以見佢正慢慢咁將自己身上嘅戰衣遂一除下, 跟住就埋去床邊開始邊錫住佳人, 邊幫人除緊身上嘅所有。

但就話明係短聚, 咁就緊係要爭取時間架啦, 好快, 短途千二米嘅賽事將要正式開始, 各騎師經已響閘前作好準備, 準備…., 一出閘張木床就係咁發住依依聲響, 奇哥已經擺哂功架係咁搖住身下嘅靚女。 

爽呀, 條女居然窄到緊緊咁夾實小奇, 奇哥正暗暗諗住呢舖執到嘅時候, 突然, 體內嘅精力就好似江河暴瀉咁比人吸出體外, 咁奇怪嘅事攪到奇哥心下一驚, 見佢正想掹條小奇出黎嘅時候, 「弊, 唔得嘅? 做咩下面好似比佢啜實左咁架?」

真氣正不斷向住外洩, 奇哥家下已經覺得頭暈暈, 而全身嘅皮膚亦開始呈現住枯乾狀態, 兩額亦已開始凹陷, 頭髮亦開始變白, 成個人睇落就好似蒼老左成十年咁, 家下奇哥已經全身僵硬, 正任由女子不斷起勢係咁舞住。 

女子一時就將奇哥 fing 黎 fing 去, 一時就當佢係指南針咁發住黎轉, 正所謂黑開有條路, 唔到你唔信邪, 家下奇哥正正就係撞正呢個絕世大姣婆, 無定飛底環孫碧蓮。



樓下茶居內, 表妹見奇哥去左茅廁咁耐, 心中覺得有的古怪, 跟住表妹揚一揚手就叫 whatsapp 店小二埋黎, 表妹比左兩文錢店小二 check 番奇哥頭先果的咩成處, 果然真係無估錯, 奇哥果然真係有的野,  跟住表妹就起身要行上樓去搵奇哥, 而四人亦從後跟住表妹尾, 諗住一陣一邊食住花生, 一邊就等住睇好戲。 

床上, 奇哥副尊容已經比孫碧蓮吸到變成奇叔咁款, 似乎唔使幾耐, 地球上就將會要發生一場巨變, 就係…. 地球將會少敢個人, 房間門外, 表妹亦老實唔客氣咁就推門而進, 但一望之下, 眾人即時大驚。
 
表妹見到愛郎正全身枯乾, 成條千年彊屍咁比孫碧蓮響床上任意舞住, 孫碧蓮見有咁多人突然入左黎, 跟住就先將身上全身已硬掘掘嘅奇哥掟埋一便, 然後就再起身落床, 首先見佢行去著番佢果套碧蓮戰衣之後, 跟住再擺好陣勢, 然後就準備要同眼前呢班人作出生死決鬥。


 
開拖之前, 例牌就總係要……. 



「唏, 我仲估係邊個黎做架兩, 原來係四大惡人!」 

「若然無估錯, 妳就係比朝廷通緝緊嘅絕世大姣婆孫碧蓮嘞!」
  
「好話嘞, 知道嘅仲唔速速掉頭走, 係咪想試下我嘅吸精大法嘅犀利呀?」 

「我 pay, 就憑我地是旦一個都已經可以收拾妳, 今日妳可以死響我地四兄弟手下將會係妳嘅榮幸至真!」 

「廢話少講, 有本事就即管放馬過黎!」 



好嘞, 潑婦同爛佬鬧完交之後, 跟住落黎就緊係到左開拖時間啦, 兩邊對疊, 各人已經開始擺出陣式, 鄧鄧鄧鄧櫈櫈鄧櫈鄧櫈鄧, 圍圈轉左一輪之後, 見孫碧蓮開始就將身上條底環除左出黎, 跟住見佢再向上一拋, 無錯嘞, 呢野就係佢嘅成名之作, 無定飛底環嘞。 

顧名思義, 條有漬底環響梗係會響空中度, 好無定向咁飛黎飛去啦, 四大惡人正用劍係咁博命 new 都 new 唔到, 孫碧蓮正企響度哈哈大笑住。 

突然, 底環正急速下墜, 跟住就正不偏不倚咁將呀弟個頭狠狠咁罩住起黎, 「呀……」 一聲慘叫, 其餘三人好緊張咁諗住上前幫手, 但點知……, 好一個呀弟, 居然好似好從容咁就將條底環響個頭度扯番落黎, 跟住見佢再響面珠燈度抺左一下, 然後再索多兩野之後跟住就將條底環收埋落袋度。 

「呀弟, 你見點呀?」 呀弟正一面滿足咁話, 「我, 梗係無事啦, 正所謂, 底褲苙頭, 無晒面油, 雖然陣除就有啲壓壓地, 但總算係我至愛嘅女人底褲黎吖嗎!」 孫碧蓮知道呢招對住呢班變態佬根本就係無用嘅, 響呢一刻, 佢唯有就要再出第二招, 總知務求就要將呢班惡人全部致緒死地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