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碧蓮突然再大嗌一聲, 跟住見佢長劍一揮, 為首嘅呀弟條長褲經就已比孫碧蓮劃到片片碎咁, 妖女此時居然可以再大字型咁打橫凌空飛起, 已擘開對腳嘅中間之處正火速咁就車埋呀弟嘅下身度, 呀, 兩人經已結合住, 千年黑鮑即時發力係咁啜實呀弟條啫。 

呀弟此時體內嘅真氣正火速咁被吸到對方體內, 呀, 呢招咪就係令人聞風膽喪嘅吸精大法, 呀弟知道事態嚴重, 即時向後大聲嗌住, 「大家準備四神合體!」 一聲令下, 三人不敢怠慢, 跟住即時就響呀弟身後排隊除褲作出準備, 形勢愈黎愈危急, 呀弟再一聲令下, 「馬上結合!」
 
身後各人即時用條巨鳩, 正向住前面果隻屎眼度挺腰隊入, 三聲悶叫, 合體成功, 但咪以為排最尾嘅利安會好著數, 為防真氣外洩, 所以響最尾果個都要攞碌紅蘿蔔塞住個屎眼, 咁先無得一陣比人拗數。

轟轟轟, 正所謂妳有吸精大法, 四人有四神合體, 家下房內呢條五人組合嘅人型蜈蚣正鬥到天昏天暗之時, 後面三人正同時將體內嘅真氣 upload 到最前嘅呀弟身上。 

集合四人嘅力量, 一股突如其來嘅巨大衝力正轟到孫碧蓮下身體內, 一陣極度難受嘅痛楚正傳到孫碧蓮身上, 「可惡, 居然會有的咁嘅招數, 我實在太過低估你地嘅實力嘞!」 



「啛啛啛啛啛…」「哋哋哋哋哋…」 兩邊陣勢仍在角力之中, 但孫碧蓮就響度心諗, 若然真係可以盡吸四人嘅力量而留為己用, 咁到日後想必定能成為天下無敵, 心下一轉, 已經去到極限兼係咁出晒白煙嘅千年黑鮑, 就再被繼續催谷到頂點。 

房間內, 四男一女正出盡全身氣力在比拚當中, 一場生死惡鬥似乎仲係鬥得難分難解之際, 房間外, 慈祥嘅娘親正帶住兩個小朋友咁啱路過房間之外, 「我啋啋啋, 你班死變態, 響房入面攪埋晒的咁嘅野, 呀仔唔準睇, 我地快的走開!」 

又一個老者咁啱腳震震咁行過見到, 「嘩有無攪錯, 家下的後生仔女真係玩到無野好玩咁, 我都真係無眼睇囉!」 

再有一隊旅行團咁啱 check 完 in 正在上房時經過, 見到五人無著褲咁, 正響房內發黎發去仲要出晒白煙咁周圍走住, 跟住成班人就開心到拍住手掌大聲呼叫, 「嘩, 犀利呀, 又話今晚先有神秘節目, 原來而家已經提早開場嘞, 勁呀!」 

隨住房外眾人嘅高聲吶喊, 但房內嘅情況就似乎仲係無咩進展咁, 為首正面容扭曲嘅呀弟就再即時大嗌, 「無辦法嘞, 事到如今, 我地唯有就要使出最後殺著, 兄弟們, 大家提氣準備, 萬…劍…中…出…!」 



身後三人聽到命令之後, 跟住即時就開始使出腰馬合一咁, 兩手正扶住前面條腰, 跟住眾人就開始出力係咁抽插住前便嘅人個屎眼, 一輪麻甩佬呻吟聲之後, 跟住無幾耐, 三人正響身後開始陸續地叫出。 

「利安已經準備射野!」 「呀枉亦已準備好!」 「質其亦都無問題!」 呀弟聽到之後, 即時就咬牙切齒咁要作住最後一擊, 「胡胡胡, 死妖女, 今晚就等我地四兄弟黎收妳皮啦, 各單位注意, 大家準備倒數射野, 五, 四, 三, 二, 一, 開始發射!」 

精柱正同一時間咁猛烈射向前面嘅人, 衝力正貫穿住四人身下體之內, 正凝聚住一股強大嘅衝激力由為首呀弟嘅啫頭猛然射出,  孫碧蓮勢估唔到集四人嘅力量居然係會有咁大嘅威力, 濃精就如巨大消防喉嘅衝力咁, 即時就將孫碧蓮下身射到發生住猛烈嘅大爆炸。 

轟.........., 一聲巨響, 漫天嘅肉碎, 血肉正四處不斷地橫飛, 混亂之中, 一個爛鬼黑鮑正凌空打轉咁飛到埋門外出便, 而正正就跌左響眾團友面前嘅地上之處, 門外嘅團友見到個爛鬼黑鮑咁肉酸, 即時就嚇到走得快好世界咁四散逃去。 

一切都經已全部完結, 四人亦已經攰到正攤左響地上不斷地嬌喘緊, 正縮埋一角嘅表妹亦嗱嗱林咁走到床上, 望住呢條千年乾屍似嘅奇哥, 表妹經已熱淚盈眶咁正喊個唔停, 突然, 表妹發覺眼前嘅乾屍好似仲有些少氣息, 「奇哥未死, 奇哥原來仲未死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