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人類直站行走,用兩隻腳行路。令一對手可以空咗出黎做一啲更加複雜嘅事,呢個現象直接影響人類嘅brain size ,因為......」 教授講咗一輪英文,但終於都係忍唔住用中文講解。
 
「Mindy,你有無諗過點解人類會變做 bipedal? (*Bipedal係指用兩隻腳走路的動物*) 你話係唔係真係因為佢地被迫,要放棄樹上面嘅生活,搞到要落地面搵食? 就算係呀,咁都可以繼續用四隻腳行路喇? 好似黑猩猩咁,佢地都可以用手擠住條蕉黎食啦,只係行路個時用埋兩隻手之嘛。 」坐係課室嘅我細細聲問,唔想影響其他人聽書。
 
「總有原因嘅,你覺得呢?」 Mindy 說。
 
「鬼知咩! 就係問你點睇嘛。」我白眼「 可能係啲科學家永遠都諗唔到嘅原因都唔出奇。佢地思路太過正經,可能係啲更加無聊嘅答案,嗯……就例如……方便打丁呀, 又或者無啦啦手腳唔協調呀……咁樣! 所以先唔再用埋隻手行路…..」
 


Mindy 笑咗笑 「我估你都啱嘅, 有好多野往往都意想不到,就好似點解係海入面生活嘅動物生活得好地地,又會爬上岸? 呢啲理論好難求證喇......」
 
-----------------------------------------------------------------------
(Now)
 
我跑出大廳,見到所有人都移近吧檯,Katie跌咗係梳化隔離,神色狼狽。
 
「碰.....碰....碰」 聲音係窗邊傳嚟。
 
我望望窗口嘅位置,係「佢」!


 
係我所講嘅「 四腳爬爬」!
 
雖然有血跡遮住咗窗口一大半面積, 但係唔難見到有一個黑影出現係窗外面。
 
黑影瘦長嘅四肢抓住外牆四角,頭部向下, 成個「人」好似隻蜘蛛咁倒吊咗係出面。 (不過蜘蛛有八隻腳,呢個比喻唔夠好.....不過呢個moment 就算啦。)
 
憑佢一頭凌亂嘅烏黑長髮係半空中飛舞, 我估係個女人嚟。
 
「碰.....碰....碰!」


 
佢不斷用頭撞向玻璃窗, 已經撞到成臉都係血,仍然繼續撞,好似唔識痛咁。 佢眼睛發黑, 目光空洞無神,令人毛骨悚然。
 
「碰.....碰....碰...!」
 
眼見玻璃開始出現裂痕, 唔洗花太多時間,玻璃一定會爆開。
 
窗口好彩裝咗窗花, 而且窗花嘅型式有啲似監獄個隻, 一條條鐵枝打直由上至下咁一條條並排。 同監獄唔同嘅係,鐵枝塗上嘅係白色油漆,而唔係黑色。
 
雖然話就話有窗花, 但係我一啲都唔覺得安全。
 
一定要做啲野先得! 我心入面暗自盤算。
 
「救.....救命呀! 走.....走. 呀!」一把女聲低呼。
 


「碰......碰.....碰.....」佢嘅動作並無減慢,佢個頭已經撞到血肉模糊,成個畫面令人心寒。
 
要做啲野呀! 我腦海裡面諗。
 
但係要點樣做? 主動攻擊? 定係叫大家離開呢度?
 
「我去拎刀! 大家快啲搵野傍身先! 」出聲嘅係柯南。
 
聽到柯南出聲,Kevin , 肥龍, Chris 都跑入廚房。  我一個箭步, 緊隨佢地四人走入廚房。 入到去, Kevin 遞咗一把菜刀我, 而佢另一隻手上亦已經握住一把類似嘅刀。
 
我接過菜刀, 再快速跑返出大廳。
 
女仕們大部分都跪咗係木檯後面, 因為係個度,就同隻四腳爬爬保持最遠嘅距離。
 
大家都唔敢直視窗口, 不過點都好,總要解除眼前嘅危機。


我深呼吸一口氣, 然後鼓起勇氣慢慢行近窗口, 我行到大廳中心附近先停低。
 
同時Kevin 亦跟係我後面。 至於肥龍同柯南我就睇唔到佢地兩個係邊, 我亦無心思去搵。
 
「碰.....碰.....」 玻璃上嘅裂痕愈來愈大。
 
「不如......我地離開呢度, 襯佢仲未...爬入黎。」 Chris 建議。
 
「但係離開呢度之後, 我地可以去邊? 」 Suki 帶住哭腔問。
 
「係喇, 我地可以去邊呀?」 Katie 和應。
 
一定有方法嘅! 我心入面著急。
 
就係呢個時候, 我聽到格一聲,玻璃開始碎裂嘅聲音。 身後立刻有人大叫, 然後一陣腳步聲, 有幾個人已經嚇到衝入廚房。


 
玻璃終於都抵抗唔住撞擊,化成粉碎。 玻璃砰一聲整塊破裂,碎片一下子散落一地。
 
好在裝有窗花,成為我地最後嘅防線。但係鐵桿之間嘅空間亦唔係細, 一個七歲小朋友勉強可以爬到過去,四腳爬爬要爬入嚟可以話係輕易至極。
 
奇怪嘅係, 四腳爬爬並無即時探頭入黎。 反而成身不斷抽搐, 好似好痛苦咁, 不停發出高頻率嘅「吱吱」聲。
 
「Geoff!」 Mindy 大叫,聲音僅僅足以令我聽到。。
 
我回頭, 見到佢拎住支掃把, 然後用右手指了指。
 
我立即意會到Mindy 嘅意思,佢係想我用掃把推隻怪物落街。
 
「謝喇! 」 我答, 並走過去Mindy 身邊拎起佢枝木掃把。 點知當我一用力想拎走掃把,Mindy 捉實枝掃把,並無放手。錯愕之下,我望望Mindy 面容。
 


「小心。」Mindy 凝重咁講, 眼神顯得好擔心。
 
我點點頭, Mindy 隨即鬆開手。
 
我拎起掃把,跑返去廳中間。
 
「Kevin!一陣幫一幫我, 要盡量一下就推佢落街!多個人力大啲! 其他人都要小心呀!執生啦!」我大喊。
 
Kevin 聽到我咁講,無即時過黎,企係原地猶豫不決。
 
「 嚟啦! 要解決咗眼前嘅問題先呀! 咩都唔做佢就爬入嚟架喇!」我說。
 
「吱.....吱!」 窗外嘅四腳爬爬一聲尖叫。 我雙耳吃痛,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四腳爬爬尖叫過後, 便即探頭入窗。 幸好窗花鐵欄卡住佢肩膀,如果唔係怪物好快就會爬到我面前。
 
砰! 一聲, 鐵欄俾佢嘅衝力硬生生撞彎。
 
四腳爬爬被鐵欄撞得吃痛, 退後咗少少。不過佢好快再探頭入嚟,不斷張口咬合。四腳爬爬露出尖銳嘅牙齒,誓要咬死我地屋入面每一個人咁款。
 
怪物不斷掙扎, 試圖突破窗框嘅枷鎖。
 
機會黎啦飛雲!要行動了! 我心想。
 
我雙手拎實木掃把, 掃把頭向住窗口, 扎好馬步。Kevin 都終於加入, 佢係我身後用手捉實支竹。
 
掃把並唔長, 我一雙手抓住掃把中央,Kevin 則捉住尾部。
 
「數3 聲, 然後一齊向前衝! 」我同Kevin 講。
 
「ok! 」 我感覺到Kevin 都好緊張。
 
「3.
 
滿手手汗, 我將掃把死命捉緊。
 
「2」
 
四腳爬爬嘗試突破缺口, 張牙舞爪,砰一聲鐵欄又再俾佢硬生生撞得更加彎。
 
「1!」
 
我用盡大腿所有嘅能量向前衝, Kevin 亦隨後發力衝刺。
 
我對準掃把頭, 用全速擊中四腳爬爬嘅面部。 四腳爬爬被我地兩人推後一步, 但係佢力氣異常地大, 我地出盡奶力, 佢四肢仍然好似直接釘係外牆上面一樣,推都推唔郁。
 
「用力呀! 」 我嗌。
 
突然四腳爬爬用口咬住掃把頭 , 我聽到木條碎裂而造成嘅啪啪聲。佢咬合嘅幅度已經唔係人類可以達到嘅水平。佢一口就將整個掃把頭吞噬。
 
無奈我同四腳爬爬嘅距離只有半米,  我只好加把勁用力向前推。 我大喝一聲, 希望可以盡用身體每一分嘅能量。
 
突然「啪!」一聲, 掃把頭俾四腳爬爬一下子咬爛。我因著慣性,成個人好自然咁向前飛去。眼見好快就會撞落四腳爬爬上,我死命捉緊掃把桿,粗暴咁令自己停落嚟。
 
當我終於回神嘅一瞬間,我同「四腳爬爬」四目交投。
 
四腳爬爬雙眼都係深黑色,就連人類原本眼白嘅位置, 都變埋做黑色。
 
怪物皮膚慘白 ,臉上面有幾條幼長嘅血跡。而佢嘅一頭長髮凌亂咁倒吊係半空,同時嘴入面含住個咬爛咗嘅掃把頭。
 
唔知點解,有一刻我好希望佢係ocean park 萬聖節個啲臨記。到頭嚟,所有野都只係由人扮出嚟,搞下氣氛。
 
但係好可惜,事實當然唔係咁。
 
收拾思緒,我再用力推,同隻怪物又再四目交投。
 
咦! 今次好似有啲奇怪!
 
正當我錯愕之際,無啦啦我背脊受到一下衝擊。 我成個人被推向前。
 
我隻左手手臂近乎可以掂到四腳爬爬個頭。我正當發狂,想叫大家冷靜,因為怪物再向前推進多一步,我隻左臂就可以報廢。
 
好彩嘅係,呢一道突如其來嘅衝力, 令四腳爬爬又再後退一少寸。我提起精神繼續用力推,但係四腳爬爬已經又再用力向內進迫。
 
正當我地同怪物力量勢均力敵之際,突然我感覺到左後腦方向有物件高速飛緊埋黎。
 
當意識過嚟嘅時候, 已經見到四腳爬爬眼睛被個地拖頭頂住。 我望望隔離, 原來係柯南!
 
「落去呀! 仆街!」柯南大叫。
 
又多咗一個人嘅力量, 四腳爬爬整個頭部已經被我幾個人迫出窗花。
 
「快! 就一下! 用盡力推出去, 柯南試下推佢肚附近嘅位置! 」我嗌。
 
因為四腳爬爬身體係倒吊嘅, 所以腹部反而係較高嘅位置。柯南舉高地拖,將地拖伸向出窗花之外,再向怪物腹部進擊。侍應生Mike 唔知幾時又跑咗去柯南後面幫手。
 
我地四個人大喝一聲, 用盡力推。 四腳爬爬突然兩處受力,身體頭、腹兩處同時被我地嘅力量向外推。我藉住衝力, 將掃把桿好似標槍咁甩出去。
 
四腳爬爬亦都終於捉唔實外牆,我將枝掃把整枝射出窗口。我探頭到窗口旁邊,見到四腳爬爬連「人」帶掃把、地拖一齊向下跌, 然後砰一下悶聲,怪物好快就撞到地面。
 
「熄燈呀! 老闆娘!」 我聽到Mindy 叫。
 
室內嘅燈亦隨隨熄滅。
 
經過一輪運動,我一屁股坐係地下, 不斷喘氣。 上身著住嘅t-shirt 已經濕晒。
 
而家只能夠祈禱, 隻四腳爬爬唔會爬返轉頭吧。
 
下一回: 朋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