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住我地打發咗隻怪物,室內嘅燈都熄晒, 黯淡嘅橙黃色光線由室外透入嚟。

「我地....... 成功咗?」 我坐係地下喘住氣咁問。

「應該.....應該係, 咁高......點都會....跌傷掛。」 Kevin 上氣唔接下氣咁答。

「要唔要再望下確認? 」 柯南問。

「我嚟!」 原來係肥龍, 佢雙腿跪起,用膝蓋代替雙腳做支撐點,飛快咁行近窗口, 動作異常敏捷。



我心入面不禁恥笑肥龍,佢好可能係全香港最敏捷, 跑得最快嘅肥仔。 

「佢應該死咗啦! 反咗肚, 流到地下成灘血, 應該都死咗8成啦!」 肥龍輕呼。

「頂, 姐係點呀肥龍?」 我感覺到柯南開始無耐性。

「目測應該死咗,但係我唔知佢仲有無呼吸同心跳嘛。」肥龍真心膠地回應。

「算啦… 佢爬唔返上嚟已經好好架喇。佢本身都係倒吊,咁樣跌落去, 好可能係頭落地先。」 我說。



「咁我地可以著返燈? 」 靠近廚房嘅Chris 問。

「我本身係想穩陣啲, 怕啲光會吸引佢注意。所以先叫老闆娘熄嘅。」 Mindy 說「 但係我地小心為妙, 我地搵啲遮光嘅野封一封隻窗先再開燈?」

「好!」 老闆娘回應, 「我有啲布可以用黎遮光。 我開廚房燈搵搵先。 Mike 你過嚟幫一幫我呀!」

隨後廚房內開咗燈,有少許白光射入大廳。 Mike 走過去幫老闆娘拎野。

我繼續坐係地下, 唔想郁。



我開始感覺到雙手有刺痛嘅感覺, 應該係剛才俾枝掃把桿磨傷咗。

過咗陣, 老闆娘同Mike 行返出大廳, 將一塊大黑布固定係窗邊。 

「 本身聽日都諗住裝個新窗簾, 估唔到咁快有用。」老闆娘Lily 說。

「ok!我去開燈。」老闆娘行對近大門嘅位置, 準備開返燈。 「我開一半燈就算啦, 唔洗咁光喇。」

燈開了, 眼睛終於睇得清楚身邊嘅環境。

Kevin, 柯南, 肥龍都係坐左係我附近,而其他人就坐左係遠處嘅吧檯附近,  應該仲有啲人係廚房。 

「我諗大家應該都肚餓喇, 你地頭先連前菜都未食完。 不如我地食埋晚飯先算? 」老闆娘提議。 「我呢個店主兼任廚師準備下野食先! 放心, 我請喇。報答大家救咗我一命。Mike 嚟幫手呀。」

「唔該晒!」 係遠處嘅Suki 罕有咁客氣地答謝。



「我都幫手啦, 頭先阿Mike 都有份出力, 應該好攰架喇。」 Katie 說。 

「我都幫手。」 Mindy 說, 然後望一望我, 微笑咗一下。 應該係叫我放心嘅笑容吧。 我點一點頭, Mindy 同Katie 拖住手,兩人隨老闆娘帶領走入廚房。 

「喂, 你地無事嘛?」 Chris問, Suki 同Snow 行埋過嚟。 而Snow 已經急不及待咁走去攬住佢男友Kevin。

「Ok 呀, 係有啲攰姐。」 我說。

「頭先又唔幫手, Chris 你仲好意思問!?」 柯南突然嬲嬲地咁問。

「係人都會驚吓嘛! 你都係後來先拎條地拖出去幫手啦, 我咩工具都無, 可以點?」Chris 不滿地說。

「起碼我都有幫手呀! 咁你呢? 食花生?應該點都會有方法.....xxx%%z」 柯南開始禁唔住愈鬧愈大聲, 其他人都開始望向佢地兩人。



「大家冷靜啲。」 我嘗試調停, 「最緊要都係大家無事, 我地仲有好多野要處理, 唔好為咗啲小事嗌交啦! 如果你地兩個之後再講為頭先件事嘈, 我叫肥龍攬住你地兩個瞓架啦今晚!」

「Fine! 」Chris 說, 然後移離我視野範圍。我嘆口氣, 然後對柯南講 「Chris 一向都係驚青底啦, 唔好怪佢啦。」

「俾面你啦Geoff , 你話點就點。」 柯南冷淡咁講, 然後企起身。 

「話時話, 頭先隻野係唔係新物種? 」 肥龍突然真心膠地問, 「如果可以研究下就好了。」

我聽後無言, 慨嘆肥龍果然係個天生嘅科學家。其實本身都幾天真可愛嘅, 只係煩膠咗啲。 

「我諗......, 事情唔係咁簡單。」 我說, 「你睇唔出咩? 佢曾經係人嚟。」

「咁更加要加要搞清楚點解會搞成咁, 可能有啲野搞到佢地基因突變。」肥龍認真地說。

「有可能係, 但係點解有一啲人會變成咁, 但係我地無事呢?會異變嘅條件又係咩?」 我問。



「等我諗下..... 如果可以有啲sample 返lab 就好了。」肥龍肉緊地說。

我都沈默了,思考住成件事嘅發展。照理, 呢件事發生咗頂多兩至三個鐘頭。之前係地鐵站隧道聽到有人大叫, 咁應該唔係水貨大媽大戰香港市民, 而係有隻四腳爬爬出現咗吧。

而我地推落去個隻野, 好大機會係老闆娘所講住樓上嘅中年女人。

「喂!你點呀? 無事嗎?」 Mindy 無啦啦走過黎問我, 正係度思考緊嘅我俾佢嚇一嚇。

Mindy伸手輕輕按我頭頂, 淺笑著。

「好彩你無事, 如果唔係就係我推你去死。 到時我點同你媽媽交代。」

「未死得, 有心喇。」我打趣道 「不過可唔可以拎我個背囊俾我?」



「背囊? 可以呀。」Mindy 走過去我原先嘅座位, 拎咗我個背囊過嚟。佢遞俾我, 我伸手就接。

「咦, 你對手流緊血呀!」 Mindy 緊張咁講。

「嗯, 所以我想消毒一下。」 我邊說, 邊打開背囊嘅拉鏈。做呢個動作嘅時候, 我感受到雙手發熱同埋濕漉漉,傷口應該唔細。

 
「我幫你啦, 唔好郁。」 Mindy 坐低係我對面, 搶走個背囊。

「入面有盒酒精抹片, 幫我拎拎。」我說。

「點解你會帶啲咁嘅野出街?」 Mindy 有點好奇地問。

「Mindy 姐, 你知我做邊行架! 平時外展同人做檢討嘛 , 個工具盒唔記得放返係公司。 」我說。

「偷公司野?」Mindy 笑說。

「用下唔會死嘅! 」我無好氣地說, 「如果想乾淨, 可以係個盒仔入面拎手套。」

「嗯, 好呀。」Mindy 已經拎左兩片即棄抹片出嚟, 然後一對纖手戴起手套。

「手套咁大size 架....」Mindy 吐糟。

「咁係我用架嘛, 大碼手套, 對你嚟講係細啲架喇! 」

「嚟, 拎對手出嚟睇下。」Mindy 說。我遞出雙手, 終於可以真正睇到手拿上嘅傷。 右手還好, 只係有幾處地方有破損, 傷口上嘅血都凝固得七七八八。

但係左手就傷啲, 一條血痕由左至右橫過成隻掌心, 鮮血仲慢慢咁滲緊出嚟。 

「傻瓜, 咁唔小心。」Mindy 說。「 處理咗你左手先, 嚴重好多。」

「Thanks。」我說。

Mindy 拎起我隻左手, 皺一皺眉。 「會有少少痛呀。」 她說。 佢撕開酒精抹布嘅包裝, 拎塊布出嘅慢慢幫我清潔傷口。 左手手心接觸酒精時傳嚟陣陣刺痛, 我忍住痛, 知道唔處理傷口嘅話,遲下受感染的話會更加煩。

Mindy 清理咗傷口之後, 用工具箱入面嘅棉花按住傷口。 

「好彩傷口唔太深, 應該無事嘅, 一陣問下老闆娘有無紗布包包佢。嚟, 俾埋右手我。」Mindy 說, 然後繼續清理右手上嘅傷口。 我望住Mindy 認真做野個樣, 其實都幾可愛。 當然啦, 佢一出聲嘅話, 就會現真身, 但係靜靜地嘅時候,佢都呃得下人。

「好! 得喇! 右手痴膠布就ok!」 Mindy 滿意咁講。 

「唔該晒姑娘! 哈哈!」 我笑說。

「仲好講, 小心啲, 唔好再整襯呀!」 Mindy 說,並係我肩膀拍一拍。

「係嘅係嘅。 」我回應。

「楊生......」 Mindy 突然叫我個姓, 語氣一沈。

「吓?」我不解。

「我地..... 我地咁多個人, 會互相照顧大家架何?」Mindy 擔心咁問。

我估佢見到 Chris 同柯南嗌交, 心入面唔開心吧。

雖然大家係好朋友, 但係如果面對生死關頭, 大家嘅關係會唔會慢慢瓦解呢?其實我都唔係抱有太大信心。但係宜家唔係灰心嘅時間。

「嗯…當然會啦。 大家係好朋友。」 我安慰道。 「至少我相信你唔會變啦!係咪?」

「嗯!」 Mindy 笑咗笑, 「你就乖乖地等食飯喇, 我再睇下有無野要幫手先。」

「好!我要食殘廢餐! 」  我說。 Mindy 伸伸脷, 用手指彈咗我額頭一下就企返起身, 步向廚房。

「你隻手ok 嗎?」Kevin 問, 佢同Snow手拖手 走過嚟。

「有Mindy 呵返實無野嘅!」 Snow 恥笑。

「哈哈!唔好笑佢啦」Kevin 說。 「事情發生得咁突然, 好彩無事。 食完飯之後, 我諗我地要傾傾之後點算。」

「嗯, 係啦。我估大家都會想返屋企睇下屋企人有無事。」我說, 同時都企返起身。

老闆娘開始出緊菜, 我坐返去原先個位等食。 Mike 係每個人面前放低一碟意粉, 大家都就位後, 我就開始食。 食飯嘅時候, 大家都無出聲。 好專心咁食, 可能大家都好肚餓, 又或者唔知講啲咩好。 我極速食晒碟意粉, 肚餓起上嚟, 呢碟意粉簡直係人間美味。 

「大家, 我地嚟緊點算好。」 Suki 首先打破沈默。 「留係度都唔係辦法.....」 

Suki 講完之後, 無人回應, dead air 。 

「走出街亦唔係辦法, 可能其他地方更加危險。」 Chris 先回應, 

「咁你有咩睇法? 」 柯南硬直咁問 Chris。

「留係度睇定啲先。」 Chris 語帶不滿咁答。

「其實點解仲未有警察, 或者軍隊出動嘅?」肥龍無啦啦插嘴。

「係囉, 咁大件事。」 Snow 同意, 「不如我地繼續試下收集消息?」

「係啦」 Mindy 同意 「我地繼續試下咁做啦, 其他人準備下過夜嘅事情啦, 同意?」 

「大家隨便用洗手間, 其實想沖涼嘅話,入面都有花灑。」 一直坐係梳化食野嘅老闆娘出聲, 「要瞓就得呢兩張梳化。其他人要瞓地下我都有啲布可以塾地下。」

「唔該晒!」 我說。

「咁大家幫手收好餐具就開工啦! 大家輪流去梳洗休息, 其他人諗辦法同外面嘅人聯絡。 而家都10 點鐘, 今晚仲要輪流守夜呀。」柯南說。

大家無咩異議, 經過一輪討論後, 大致上分好工。守夜兩個人一對, 一對睇門口, 一對睇窗口。最後,我同Mindy 兩人被分配守第二更, 時間係凌晨3點至5點。 同一時間, Kevin 同Snow 會守大門口。
 
我之後先同大家試下打電話, 開電話收音機功能等等都毫無收穫。 試咗兩個鐘, 搞到個人無咩心機就索性搵咗個近窗嘅空位, 用背囊當枕頭瞓係地下。

下一回: 眼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