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我步出宿舍大堂, 就見到Mindy 背住我, 雙手抱膝坐咗係石櫈上。

「咁夜叫我出嚟,你無事嘛?」我擔心地問。

凌晨時分嘅大學校園, 空氣有陣陣嘅青草味,聞起上嚟,令人感覺清新。 

Mindy 係20分鐘前打電話俾我,佢叫我係宿舍樓下見佢, 佢有野想同我講。

一般嚟講我都唔會赴約, 因為夜晚我習慣有自己嘅空間,上網又好、睇書亦好。但係耳機傳嚟Mindy 把聲好似嗌緊, 我都唔忍心留低佢自己一個人。



所以我都係快手著返條褲,落樓睇下佢有無事。

「Geoff……..」Mindy擦擦眼, 回頭望向我。

Mindy雙眼通紅, 面上嘅淚痕並未擦走,應該喊咗好一排吧。我一屁股坐係佢隔離, Mindy 用雙手環住我手臂。

「佢…….都係唔要我喇! Matthew…..佢…..佢唔要我啦!」 Mindy 喊住咁講。

「嗯…」 我幽幽地說, 靜靜咁感受住Mindy 嘅傷感同埋佢身體傳嚟嘅溫度……..



———————————————————
(Now)
雖然放咗塊布係地下, 始終都唔係瞓得舒服。躺卧係地下, 總係輾轉反側。 身體雖然好疲倦, 但係思緒太多, 好難一下子入睡。

不過我嘅意志慢慢被疲勞擊退, 唔經唔覺就瞓著了。 

到我有返知覺嘅時候, Mindy 已經坐咗係我身邊。

「醒啦? 其實你攰嘅話可以繼續瞓。我一個都ok。」Mindy 輕聲說, 似係唔想嘈親瞓緊嘅人。



我用雙手撐起身, 左手手心傳嚟一陣疼痛。 忍唔住低聲呻吟咗一下。

「傷口痛? 幫你睇睇?」Mindy 關切咁問。

「唔洗喇, 而家成個人醒晒!而家幾點? 」 我搓著頭說。

「3點半喇, 我見你咁攰所以咪俾你瞓啦。」Mindy 輕聲說, 「暫時無咩奇怪聲音係外面傳嚟啦。」

「Thanks !」 我說。

 Mindy 同我挨住牆, 並排咁坐。 我望望門口個邊, 依稀見到一男一女坐起身, 係Kevin 同Snow 。

「係呢, 頭先你瞓唔瞓到呀?」 我問Mindy。



 「瞓咗一陣, 但係太多野諗,好醒瞓。 」 Mindy 回應。

「大小姐有咩諗緊?」 我好奇問。

「我想知道屋企人同朋友而家安唔安全, 過咗咁耐,始於都無辦法聯絡到。 仲有就係我地嚟緊又可以點……Geoff 你覺得嚟緊會點呀? 」 Mindy 低住頭咁講。 

「你咁問我, 我都答唔到你。不過如果短時間無人嚟救我地, 咁都要靠自己。」 我說。「你有無咩諗法?」

Mindy 搖搖頭,好似欲言又止咁。

「Geoff…借個膊頭嚟用下呀。」Mindy 低聲說。

未等我回應, Mindy 已經把頭埋係我膊頭上。

佢靠近我,除咗應受到佢嘅溫度,仲隱約聞到Mindy 身上淡淡嘅香味。 



​雖然畢業之後, 我地見面都少咗。 氬係Mindy身上嘅氣味同大學時期都係一樣,無變過。 係呢一刻,我竟然覺得有啲懷念嘅感覺, 不禁心頭一熱。

我整個大學生涯, 好在識到Mindy。 同佢相處嘅時間,我係會覺得舒服同埋安心。

因為對住佢, 我並唔需要任何偽裝,做返自己就可以。

得罪講句, Kevin 可能都無Mindy 咁了解我。又或者,Mindy 俾我更了解我自己都唔定。

我諗係因為大家之間產生到化學反應吧,我地兩個氣場互相吸引,無所不談。

有Mindy 陪伴, 繃緊嘅神經終於開始放鬆, 我合埋雙眼, 想好好咁享受下呢個時刻。


甫合上眼, 腦海深處出現咗個影。係一對黑色嘅眼眸…



我嚇一嚇, 貶貶眼, 望一望身邊嘅Mindy。

「Mindy , 我……. 」我低聲說,「我……., 算唔算殺咗人?」

我說畢, Mindy 坐返直個人, 睜大眼望住我, 呆咗呆。

良久, Mindy 開口, 「Geoff, 你個時無得揀。唔好怪自己, 唔係你嘅話, 我地都唔知仲有無命, 呢個唔係你嘅錯。」 Mindy 凝視著我說。 「我知你諗緊咩, 雖然佢變咗做隻怪物,但係佢本身都係人嘛。所以你先會覺得自己殺咗人。」

「嗯…」 我回應, 「但係有一件事我頗為在意。」

「係咩呀?」 Mindy靠近。

「係眼神。」 我說,「 個時我同隻四腳爬爬近距離對望, 我接觸到佢嘅眼神, 係個一刻, 我好似感受到佢嘅情緒咁樣。」



「你感覺到啲咩?你講到好似讀心神探啲情節咁嘅。」Mindy 問。

「嗯,可能有啲誇張。」 我淡淡地說,「呢種係直覺啦。我覺得一個人嘅眼神唔多唔少都透露咗佢嘅情緒又或者性格。話晒都係靈魂之窗嘛。我呀…返工所接觸嘅人太多啦,見過太多對眼睛。你知啦, 驗得嘅人都唔多唔少係有啲擔心先會嚟搵我地啦。佢地係緊張, 擔心, 又或者唔開心嘅眼神, 我開始慢慢分辨到。」

「嘻嘻, 睇嚟應該係你叫柯南先啱。講野成個偵探咁。咁你覺得隻野嘅眼神係點? 」 Mindy 問。

「其實我都唔係好肯定, 如果要我形容嘅話, 係……哀傷吧。」 我說。

「哀傷….?」 Mindy帶點驚訝地說。

我點點頭。 「所以, 我係度諗, 佢係咪仲有意識? 又或者仲有人性? 雖然我地仲未親眼見證過佢地係點樣變異, 但係佢地著嘅衫, 點樣睇都係人著過嘅衣物。而我有份殺咗佢已經係事實。」 我說。

「我都有份! 你唔好唔記得。」 Mindy 握住我右手說。

「嗯, 所以我更加想搞清楚發生緊咩事。」 我說, 「你估件事係唔係人為? 」

「人為?化學襲擊之類? 」 Mindy 驚訝道。

「宜家出現咩可能性我都唔會覺得驚訝喇。 話時話, 頭先有無睇下出面, 有無地方有著燈?」 我問。

「我有呀, 出面成個死城咁, 除咗街燈就無其他地方著燈。我估係室內嘅人都唔敢開燈。」Mindy 道。

「嗯, 希望聽朝我地會對成件事多啲頭緒。」 我說。

時間又好似靜止咗咁。 我同Mindy 都無出聲, 我估佢都係擔心緊佢重視嘅人有無事。我唔想破壞呢一刻嘅寧靜, 因為大家都要啲空間去思考自己要點樣自處吧。

諗諗下,我覺得其實香港人都頗為幸福。 除咗夏季會打下風, 都無咩自然天災。 相反,大家仲會期待打風掛八號風球。因為可以有一日假休息一天。而家諗落都幾可笑, 對於突如其來嘅災難, 我估香港人應對嘅能力比其他國家嘅人來得差吧。

---------------------------

 (5:00a.m.)
一個半小時過去, 身體雖然好攰, 但係我都唔敢瞓著。 畢竟呢啲時候, 好可能會突發嘅事情。

 Mindy 係呢段時間都有同我吹下水, 不過好明顯佢都無咩心機, 說話往往都係一句起, 兩句止。

「時間差唔多喇喎, 我地叫醒Suki 同Chris?」我問Mindy。

Mindy 用手擦擦眼, 說「嗯, 好呀。我都開始眼瞓喇。」

咦, 遠處好似傳嚟汽車嘅引擎聲, 雖然係好微弱。

 Mindy 都意識到, 挺起身望住我。

「望望咩事先。」 我將窗簾微微拉開。

我望向聲音嘅源頭, 係我嘅右手邊, 但係見唔到車。

「砰砰砰!!!!」 突然有槍聲劃破長空。

雖然槍聲離呢度有段距離, 但係我都係嚇咗嚇。

「你估會唔會係警察?」 Mindy 趴係窗前問。

「希望係。」 我說。

「發生咩事呀?」 老闆娘問。 此時瞓係大廳嘅人應該都嚇醒晒。 

「係呢度睇唔到。」 我答。「應該兩三個街口之外嘅地方傳嚟。」

「可能有警察經過, 佢地救緊人走! 」 Mindy 係我耳邊說。 

正當我想回應嘅時候, 引擎聲愈來愈近。 我再嘗試望向聲音嘅源頭。夏天日照時間較長, 清晨五點鐘天已經開始光, 視野亦算清晰。

聲音係由尖沙咀方向傳嚟, 漸漸接近佐敦。

隔咗一陣, 我感覺到有幾個人都靠近窗口, 我地幾個人一齊睇落樓下。

「喂!睇下!有架車黎緊!」 Kevin 嘅聲音傳嚟我耳邊。

我望向廟街尖沙咀方向。

一架警察衝鋒車出現係我視線, 車輛「S型」前進,不斷避開馬路上嘅死車。

當衝鋒車再駛近啲嘅時候, 一個瘦長嘅人影正在抓住車頂。衝鋒車不斷向左右急轉彎, 似乎係想甩掉車上隻四腳爬爬, 。當車輛駛近我地身處嘅路口時, 四腳爬爬突然爬上警車嘅擋風玻璃。

車輛立即欠控, 車身飄移傾斜。

車胎同地面磨擦嘅聲音非常刺耳, 車速雖減, 但亦難逃撞擊。

「砰」一聲巨響, 車輛直插coffee shop 對面嘅建築物。

猛烈嘅撞擊令到車輛終於停落嚟。 警車車頭插入咗地下商店嘅櫥窗, 淨底車尾部分朝向外。

「你估…….車入面嘅人…..」 Kevin 第一個開聲。

「頭先啲槍聲應該係佢地整出嚟啦!」 肥龍招積咁講。

「佢地, 諗住去殺啲怪物?」 Snow 說。

「大家, 快啲睇下!」 Mindy 驚呼。

我再望向警車, 車後嘅車門打開咗。一個女子狼狽不堪咁爬咗出嚟, 坐係地下喘氣。

「有人仲未死, 我地快啲去救佢!」 Mindy肉緊咁講, 雙手好緊張咁握住我右手。

「但係, 下面有怪物點算?我地連自己都顧唔掂呀!」  Chris 說。

「係囉….」 Suki 和應著。

「但係……., 佢無人幫嘅話,好可憐。 何況佢好大機會…..受咗傷。」 Mindy 說。 雖然Mindy 好心想救人, 但係佢都理解走落街嘅危險性, 語氣亦再無咁強硬。

但係我好了解Mindy , 如果我地今日袖手旁觀而令個女人有咩不測嘅話, 佢會覺得好難過,好內疚。

我唔識點回應Mindy, 而其他人亦都無出聲。

其實我內心係想落樓幫佢, 但係好坦白講, 我好淆底, 下面有怪物嘅機會亦好高。而

剛剛同四腳爬爬正面交鋒嘅經驗, 令我清楚佢地係有幾咁大力。

如果係街上面遇到隻怪物,並唔係咁容易應付, 就咁衝落去並唔明智, 所以只好繼續觀察住下面嘅情況。


而家女子背向我地, 動作好似拉緊啲野出嚟咁。

不久, 一個男子係車廂走出嚟, 佢手上抱住一個小女孩, 女孩大約三歲左右。

男人出嚟後, 遞佢手上抱住嘅女孩俾女子, 然後坐係地下搖頭喘氣。

「仲有個男人同埋細路。不如我地真係幫幫佢地, 佢地有大有細, 移動唔會方便。 如果要落去嘅話…..」 我將我嘅諗法如實說出。

 我深呼吸一口氣, 鼓起勇氣說。

「我願意落去。」我講完之後, 成場dead air, 各人你眼望我眼, 應該係度諗緊點樣應對。

我感覺心臟強烈嘅跳動, 一下又一下咁係我胸部跳動。 我期待住有人會陪我一齊落去, 我望住企係度嘅大家, 等待佢地嘅回應。

下一回: 雷霆救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