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係呢柯南, 你做TA 點呀?」 Suki 問。
柯南大學畢業後, 去咗一間中學做教師助理, 即是所謂嘅TA。
「嗯, 還好喇。 希望讀完教育文憑, 就做老師啦。」 柯南笑說。
「你間學校啲學生乖唔乖? 有無唔聽你話?」 Katie 問。
「唔聽話嘅總有一兩個, 其實都無咩可以做。我都係教好少班喇, 仲未覺得好大問題住。班主任個啲就煩囉!」
「你地有無Bully 呀個啲? 好似間間學校都有。」 肥龍問。

「你係唔係想話我地Bully 你?」  柯南問。全場人大笑,柯南繼續講「Bully 呢啲野,無論去到幾好嘅學校都會有,只係形式唔同吧。 暴力呢家野,都可以有唔同嘅方式表達。 我估大部份老師都唔識處理呢啲問題,都係交個波俾社工搞。我聽講,有次bullying 搞到好大。我地學校試過幾個同學係操場打交,好喇,訓導主任捉晒個幾個學生問佢地點解打交。」



柯南嘆一口氣,「不過有兩個人死口話另一個同學偷咗佢地野,佢又唔肯認先會大打出手。之後個訓導主任覺得要一視同仁,三個人一齊記缺點了事,應該都無咩深究到底成件事係點。 點知過咗幾日,學校收到家長打嚟,係被人指控偷野個位同學嘅媽媽。佢話佢個仔想自殺,不過好彩俾佢發現到,問學校知唔知究竟發生咗啲咩事。」

聽到呢度,大家不禁發出驚訝嘅聲音。

「最後學校先開始正視呢件事,社工呀,連校長都出動埋去了解件事。不過最後個學生都係轉咗校,我諗對個學生嚟講, 已經超唔想返學, 一定好大壓力, 好多唔開心嘅情緒。」
「咁蝦佢個兩個人點呀?」 Suki 問。
「呢個先係重點, 聽講佢地兩個俾社工同老師關心完之後,被人迫去向個位同學道歉。人地緊係唔想見佢地喇! 之後訓導主任唔知係唔係覺得要同校長交代,記咗個兩條友小過。自始之後, 佢地兩個係畢業之前都受盡其他同學白眼, 因為係同學嘅眼中, 佢地永遠都係罪人。佢地高中個兩年好似過得好慘, 成日俾人蝦返轉頭。」

「但係究成件事係點?」 Mindy 問。
「其實都唔重要喇,我覺得學生好應該為自己所做嘅野負責………」



===================================================================
(NOW)

U 記室內嘅空氣好焗,地下室無咗抽風系統運作,空氣唔流通得令我頭昏腦脹, 悶熱得焗出一身汗。

我地六個人被困係U 記已經有十個小時,係呢十個鐘頭入面,大家嘅說話唔多。 只係Mindy 同阿明有同我講下野。Billy 同肥龍就坐係一邊,好似瞓著咗一段時間。而 Doris 就缩係一角,無出過聲,只有Mindy 同我間唔中有睇下佢點樣。不過Doris 食完野之後,氣色好轉咗唔少,講野都有返力氣。

到差唔多十二點嘅時候,阿明就同大家一齊整理行裝。本身柯南嘅物資就俾晒Billy 拎,Doris 本身堅持要幫手拎野,但係由於佢力氣仲未完全恢復,所以我地都無俾野佢拎。 佢提出自己行,由Mindy 扶住就可以,唔洗再由我揹住。對於佢嘅好意,我地亦無拒絕。



「好! 今次無咩計劃可言,大家執生喇! 最緊要係見到怪物都唔好出聲,盡量靜。」阿明係出發前提醒大家。

大家收拾好之後,就企係門口準備出發。阿明先望一望出面,確保無動靜後,就示意我幫助將堵住係門口嘅雜物移開。 前路無阻後,阿明走係最前探路。
我地一個跟一個步出U 記門口。 我跟係阿明身後,Mindy 同Doris 緊貼係我後面。
我第一次睇到無光害嘅香港係點樣,原本夜燈火通明嘅地方,宜家得返微弱嘅月光照亮。好彩今晚個月光都算幾光,未至於咩都睇唔到。
阿明搶先轉出街道,佢出去望咗陣,已經行返轉頭。

「上面…..,大約有5隻,係十字路口附近。全部都好似企定定。」阿明輕聲說,同時攤開手掌,示意街上有五隻怪物。
「跟住我。」阿明低聲說後,就開始向上行。
我跟緊貼住阿明嘅步伐走上去,上完樓梯後,我終於可以睇清楚街道上嘅情況。
 係月光嘅襯托下, 唔難見到右手邊近十字路口, 有三至四隻怪企係度。再遠嘅野我依稀可以望到, 我望望 coffee shop 嘅窗口, 裡面並無燈光。
我感覺到Mindy 伸手捉住我手臂, 我索性拖起佢手心, 開始跟住阿明慢慢走。

阿明好小心咁踏出每一步, 原則同樣係盡量同怪物之間嘅距離拉開。 我地六個人先扭過最接近我地嘅一隻怪物,打斜咁行過對面馬路。我地係7仔附近停低,蹲低身再睇清楚十字路口嘅情況。
十字路口同我地大約相距三十米,有三隻怪物係視線範圍之內。有兩隻面部向住我地,另一隻較近嘅怪物係背向我地。基本上,佢地企嘅位置就好似一字排開,踢足球起人場咁款。我地要越過十字路口,就總會有一隻係左近。


阿明似係思考緊要點樣前進,佢回頭望一望我,再指指出方轉角位。 我點點頭,同意先察看轉角位仲有無更多怪物。我地繼續慢慢前進,我盡量放輕腳步咁行每一步,呼吸都唔敢太用力。
係腎上腺素嘅影響下,感覺到肌肉傳嚟溫熱,熱力係潮濕嘅天氣低下久久不散,我已經出咗一身汗。

當我地靠近轉角位嘅時候,有一種感覺湧上大腦,呢種感覺我從來都未試過。
恍惚「感受」到我身邊嘅環境,  難以形容。無論係生物嘅心跳,又或者夏天吹起嘅微風,我通通都感覺到。腦海裡面大約會分辨到聲來源嘅遠近,頭腦未試過咁清醒。 我甚至體會到腦部神經發放出嚟嘅訊息,神經物質高速傳播電流去身體每一個部分,我感覺到肌肉有啲麻痺。
唔通我進入咗所謂嘅「明鏡止水」狀態?

正當我我錯愕之際,一股強大嘅壓迫感向我襲嚟。 咦,係上面....。
我抬頭嘗試望向壓迫感嘅來源,我捉緊Mindy 隻手,示意提醒佢小心。 係十字路口上方, 無啦啦出現咗一個「結界」。我諗用結界去形容係最貼切,空間恍惚被扭曲,漩渦形嘅結界散發出閃閃白光,粒子圍住藍色嘅中心不停咁轉。離地面十米高嘅結界,直徑目測兩米左右吧。 諗諗下,有啲似「奇異果博士」啲傳送門。
大家都被漩渦亮眼嘅白光吸引,停低係度望。 我環顧四周,結界嘅光芒令視野更加清晰。怪物好似都不為所動,無被到結界吸引。當我俾阿明拍拍膊頭嘅時候,突然結界發出「卜」一聲,一個黑色嘅正方體飛出結界。

係當日救咗我一命嘅「飛行器」!

我驚訝咁望住飛行器飛出嚟,結界嘅光芒亦開始有點減弱。頭先個一下聲響,對我地好不利, 萬一嘈醒啲怪物, 我地就gg
飛行器飛出結界後, 阿明就拍一指我示意要開始向前走,唔好理天上面嘅飛行器,  阿明眼神裡面充滿住恐慌。我點點頭, 跟隨阿明向前行。


我地六人行過轉角位, 右手邊有隻怪物企係度, 只距離我三米。 我感受到怪物低沉嘅呼吸, 我盡輕輕咁行。 拖住Mindy 嘅手掌, 傳嚟冰冷同抖震。 我相信所有人, 都就嚟緊張到要瀨尿, 包括我在內。
由於隻怪物本身背住我地, 當我繞過怪物之後。 我忍唔住回望一下。

以骨骼嚟睇, 怪物本身好大機會係女仔, 我靠住結界漸漸減退嘅白光, 依稀見到長髮下嘅面目, 慘白嘅皮膚被結界嘅光照得更白。 怪物嘅眼睛緊閉, 嘴附近係黑色一片, 或許係血液都未定。
我再回望前方, 阿明突然停下步伐, 我差啲撞埋佢身上。 阿明蹲低身, 我地五人亦照住做。

再行五十米左右就會到達塞住進入coffee shop 門口房車嘅位置。 但係有一隻怪物企係房車前面, 大約相隔兩米, 企係馬路中心。
阿明應該係思考緊點樣繼續前進, 因為我地要跨過房車就點都會發出聲浪。 我地要入去, 點都要踩過車身。
阿明蹲身而行, 前進咗兩三米又停低。

唔知點解, 呢啲偷偷地潛行嘅時候, 我腦入面響起達哥嘅歌聲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是老鼠都怕大貓, 吱吱吱! 」   幻想住,可以好似達哥玩遊戲咁, 輕輕鬆鬆咁避開晒啲怪物。

點知一唔留神, 我聽到頭頂有飛流嘅聲音,  飛行器飛向企係房車前面怪物嘅頭頂。 飛行器停留係怪物嘅頭頂, 底部伸出一件細長嘅野, 貌似一支針狀物。
怪物身體突然抽搐, 飛行器爬升,向我地後方飛去。我估係枝針插咗落佢個頭,不過光線唔夠,我唔肯定。
怪物貌似好痛苦咁,身體開始扭嚟扭去。阿明無行動,只係觀察,但肥龍已經按捺不住。



「喂! 我地快啲行啦!」 佢係後面輕聲說。
阿明呆咗呆,然後點點頭。 「大家盡量靜啲。」佢輕聲道,同時抽出插係褲袋嘅手槍。
大家繼續向目標移動,我眼光依然落係隻怪物身上。 佢依然係原地,身體好似「發羊吊」咁抽搐,形態非常可怕。
五十米嘅路程好快就行完,怪物依然繼續抽搐,口吐白沫。係近距離望到怪物個種壓迫感,前所未有。

「快! 踢開佢!」Billy 同肥龍搶先企上車頂。

突然間,我有鼓不祥嘅預感。

「?」 我望望眼前嘅怪物,佢突然大聲張口尖叫。我被佢嘅震撼力驚親, 大獲! 會唔會吸引埋其他怪物跑過嚟?
「快手呀! Billy ! 」 身後嘅肥龍大叫。 
右手邊十字路口處傳嚟怪物嘅叫聲, 叫喊高頻得令人頭腦。 剛才嘅聲音已經喚醒咗一直瞓嘅嘅怪物。而眼前最近我地隻怪物就突然頭部撞地, 腦漿炸裂, 四肢亦停止咗抽搐。
剛才係死前嘅悲鳴?
眼見右手邊嘅怪物開始跑過嚟, 現時嘅處境同上一之出嚟一模一樣, 又係臨尾香。


 Billy 同肥龍好似已經搬開咗頂住入口嘅雜物。

「快手入嚟!」 說畢, Billy 同肥龍就跳入去。我亦唔顧咁多, 快手拉起Mindy 上去車頂。 
「Doris ! 」 我無理Doris 嘅反應, 雙手捉住佢條腰, 舉佢上車架上面。 佢被我突如其來嘅力嚇親, 叫喊咗一聲, 隨後就俾Mindy 拉住, 成功企上車頂。
 我感覺到身後嘅怪物要迅速殺埋身,  我擰轉頭, 阿明舉起手槍, 扣下扳機。

砰! 一聲, 子彈射入飛撲埋嚟嘅怪物。怪物左肩中彈, 吃痛後大聲吼叫。 子彈雖然拖延咗怪物嘅步伐, 但係後面有兩隻怪物正以高速狗衝緊過嚟。
「阿明! 快啲走呀!」  我大叫, 再快速以雙手借力慢上車頂。 
阿明亦無再戀戰, 立刻轉身跳上車頂。 我地兩人迅速地跳進室內。 
甫落地, 肥龍同Billy 已經大叫。
「幫手封門!」

我跑進走廊, 見到Billy 同肥龍係一旁嘗試拎起橫放係地下嘅鐵閘。我快速脫下我背上嘅背囊, 衝過去幫手。
閘門已經被撞到變咗型, 但係鐵料尚算重手。 我地三人舉起閘門後, 就一鼓作氣推出去。 鐵門同地板嘅磨擦聲非常響亮, 但係我地都無再理會, 只係想以最快嘅速度推出去。 
我地合力將鐵閘拉起後, 再將閘門堵住係房車前面。點知怪物趕至, 砰! 一聲, 一鼓蠻力撞向鐵閘。 我地三人出盡奶力頂住。
「頂住呀! 搵野頂住道閘呀!」 我大叫。
「砰!」 又一波撞擊。
 我咬牙切齒地用盡力向前退, 身後阿明應該搵緊物件俾我地阻擋係鐵門後面。
「頂住呀!」 肥龍大喊, 我出盡力推, 但由於外力好大。 我地三個開始吃不消, 鐵閘上半部分開始被外面嘅怪物撞至傾斜。
突然間有一隻蒼白嘅手由門與牆之間嘅空隙伸咗入嚟, 抓住我右臂。怪物嘅手指甲非常尖銳, 佢正在抓狂嘅上臂, 係我手臂上劃上幾道破痕, 根本避無可避。
我無理會痛楚, 唔知那裡來嘅勇氣, 我趕忙用右手抽起插係腰間嘅菜刀, 對準怪物手臂關節位置大力砍下去。

噹! 一聲, 手臂傳嚟刀鋒砍中骨頭嘅感覺。我並沒有一下子將其手臂砍落嚟, 反而刀鋒卡住係關節當中。但係怪物手臂已經流緊血,  我快速抽出菜刀, 又送出一劈。 
同時候怪物想縮走手臂, 當我嘅刀鋒揮砍迫至時, 我只能夠界傷其手背。 
「大家小心! 」 阿明同Mindy將一個企係走廊嘅鐵櫃出嚟。 Billy 同肥龍隨即閃身靠向左邊。
砰! 一聲, 鐵櫃撞向鐵閘。
「打橫佢!」阿明緊張地大喊。其實我都唔知可以閃去邊, 鐵櫃有一米半左右高, 而出面班怪物仲繼續用力推入嚟, 好可能我地一走開, 佢地就會搵到缺口突破。
 肥龍同Billy 先後退, 我感覺到向外頂住嘅力量突然少咗好多。 我要食晒佢地兩人份嘅力, 我只好死頂。 
「快啲!」 我大叫, 就嚟頂唔順。 我被退後咗半步, 鐵閘亦被外面嘅怪物退至傾斜向我壓下來。

「Geoff! 閃開!」 我聽到阿明大叫。 
我用所剩無幾嘅力量向前推, 然後以最快嘅速度後退。 
砰! 又一聲, 阿明將鐵櫃拉向右邊, 肥龍係左手邊一推, 令整個鐵櫃背靠背咁頂住鐵閘。我再加入, 用肩膀頂住鐵櫃。
 外面嘅怪物好似無諗住放棄, 繼續向內推。 不過力量經過鐵櫃後, 抗衡起嚟, 相對已經輕鬆許多。

Doris 同Mindy 合力從後將可以用嘅雜物都推上嚟俾我地用。 我地將雜物一個一個咁加上去, 箱, 木櫃, 檯櫈等, 咩都堆晒上去。 我都幾驚訝雜物嘅數量可以咁多, 明明我地出嚟嘅時候, 都無堆咁多雜物係樓梯。 
點解有野係度都唔塞住個出口? 雖然塞住嘅話, 我地好可能入唔到嚟, 俾出面啲怪物咬死。
出面嘅撞擊已經停止咗, 或許佢地都想放棄食我地呢班麻煩友吧。 
各人聽到撞擊嘅聲音停止後, 都不約而同咁坐係地下喘氣。 

「終於..... 終於都叫返到嚟。」阿明喘著氣說。
「嗯…我估, 我要回下氣先。」 Billy 說。
Mindy 捉一捉我手臂, 我對佢笑一笑。 不過咁暗, 我唔知佢睇唔睇到喇。 
靜落嚟, 思緒又開始浮出嚟。
令我困擾嘅係, 到底個飛行器係做咩野? 佢究竟係邊度嚟,而上次點解要救我, 今次又無? 更加奇怪嘅係, 出現係上空嘅傳送門又係咩嘅一回事?  
我靜靜咁坐係地下喘氣, 除咗攰, 仲感覺到右臂傳一陣冰凍, 係血吧。我默默地想。
下一回: 保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