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嘅走廊處, 充斥著喘氣聲。
 
「大家……呼…… 無事嘛? 」 阿明問。
 
大家都表示無事。
 
「我地休息一陣, 再返上去喇。」 阿明說。 宜家諗返, 成個過程好彩有阿明係度, 佢係大家嘅領袖, 可能佢年紀比我地大, 大家都聽佢支笛。任務雖然唔算成功, 但我認為係阿明嘅影響下, 總算謹慎行事。呢個係成熟男士先有嘅沉穩吧。
 
我地六人休息咗一陣後, 就收拾放係地下嘅背囊, 袋等物品。 每一個袋都重得要死, 特別係要上樓梯, 大家爬得頗為辛苦。行到一樓, 向瘦弱嘅Billy 頂唔順。
 


上到coffee shop 嘅樓層,阿明摸黑敲門,對住門講我地返嚟之後,老闆娘拎住蠟燭打開大門。
 
係火光之下,Lily 見到我地個樣頗為開心,但當佢嘅眼光掃過Billy 同埋Doris 嘅時候,眼神頓時銳利起嚟,但只有一瞬間。
 
「你地快啲入嚟先喇。」Lily 說並將大門拉開。
 
Coffee shop 入面依然係漆黑一片,肥龍將營燈嘅電源打開,LED 燈立刻散發出白藍色嘅光芒。
 
我地將行裝放係大廳嘅檯上面, 老闆娘劈頭就問一個大家都唔想講嘅話題。
 


「咦? 柯南….佢呢?」 老闆娘平靜地問。
 
估唔到佢語氣咁平淡, 我甚至覺得有啲毛骨悚然。 無人想回答, Lily 又問多一次, 肥龍按㩒不住, 決絕咁話佢死咗。 氣氛又是一片沉默。
 
「哦, 真係可惜….」 老闆娘說。
 
肥龍刻意咁苦笑咗一下, 就說要去瞓並且走開了。 呢一刻, 肥龍對柯南嘅死, 係最為心痛嘅一人吧。
 
隨後我地簡短地介紹咗Doris 同埋Billy。 老闆娘看似 若有所思: 「嗯, 時間都唔早喇。 大家就快啲瞓吧。其他人全部係對面瞓, 好迫, 大家就留係呢邊啦。」
 


聽後我覺得有點奇怪, 頭先我地係下面咁嘈, 其他人好大機會都會聽到我地返嚟。 同埋全部人過晒去對面瞓? 對面單位空間有限, 點都會有人係呢邊休息吧。 仲有, 得老闆娘一個守夜?
 
 正當我思考之際, 阿明搶先起身 「我要過去搵我老婆同個囡。」
 
點知, 砰!一聲, Lily 大力拍打木檯一下。
 
大家被佢驚親, 盯著老闆娘異常嘅行為。
 
「你地就係度休息啦! 佢地瞓晒架喇!」 老闆娘命令般嘅口氣。
 
「我唔理, 我就過去敲門。」 阿明不滿地說, 然後企起身。
 
「唔準去!」 老闆娘斬釘截鐵咁講, 語氣激動。
 
「吓?」大家錯愕。


 
「老闆娘, 發生咗咩事呀?點解唔可以過對面呀?」 Mindy 問。
 
老闆娘自己笑起嚟, 捧腹大笑。
 
大家都俾佢奇怪嘅笑聲嚇親, 阿明上前捉住老闆娘膊頭。
 
「有咩好笑? 你好講清楚! 」
 
老闆娘停止抽搐, 用手擦一擦眼角。
 
「佢地根本就唔係對面, 你過去都搵唔到佢地。」老闆娘冷冷地說。「放開我。」
 
唔係度? 點解會咁? 究竟老闆娘對佢地做咗啲咩?
 


阿明放開咗老闆娘, 退後兩步, 神色空洞。  當我企起身想說話嘅時間, 窗外突然傳入強光, 我眼睛適應唔到, 突如其來嘅強光, 只好閉上眼。
 
「呀…….!」 大家頓時一齊大叫。
 
我嘗試睜開雙眼, 但強光依然未減,我只係隱約見到老闆娘背住光嘅黑影。
 
一下金屬撞地嘅聲音係我腳邊響起,隨即一陣壓縮氣體充斥住室內,我開始咳嗽。
 
「咳…!咳…!咳…!咳…!」各人吸入不明氣體後不斷咳嗽,氣體刺激住眼睛同埋鼻腔,我不斷流眼水。
 
「大家就乖乖地休息下先喇。」我聽到老闆娘冷冷地說。
 
心口好似俾火燒一樣,好難受,意識亦開始模糊起嚟。 我支撐唔住身體,跪係地下,努力地保持清醒。
 
「Mindy!咳咳…..」我用盡力大叫,眼睛充滿住淚水。濃煙充斥住coffee shop就好似一層厚厚霧,我咩都睇唔到。我伸出手,嘗試想搵到Mindy 嘅身影。 係地下爬咗兩步,就失去咗意識。


 
.
 
.
 
.
 
.
 
.
 
當我有返意識嘅時候,室外已經有陽光傳入嚟。 我究竟瞓咗幾耐?
 
我想郁,但係發現雙手被固定咗係椅背,腳踝亦被固定,嘴入裡被人塞住咗,講唔到野。心口突然湧上一陣刺痛,我無再掙扎,環望四周。
 


其他人一字排開咁坐係櫈上面,雙手同腳踝被金屬手銬扣住,嘴入裡被塞住一舊白布。我諗我同佢地都係一樣,只係佢地仲未清醒。 Mindy 坐係我右邊,左邊係阿明。我坐係較中間位置。
 
「嗚!!!!嗚!!!!」 我嘗試叫醒佢地,嘴入裡俾人塞住咗,我只能夠發出「嗚嗚」聲。我點叫都好, 佢地咩反應都無。一陣恐懼感湧上我心頭,我繼續喊叫,期待佢地會醒過嚟。
 
「咦,Geoff! 果然你係第一個醒返。」老闆娘嘅聲音傳嚟。佢由玄關行入嚟,然後坐係梳化,我地六人一致排開, 面向梳化。老闆娘身上著住一件實驗白袍,長髮紮成一條馬尾。臉上仲要化埋妝,散發住成熟女人獨有嘅韻味。佢宜家嘅形象,同初初認識嘅時候簡直差天共地。
 
我嘗試發聲反抗,但根本徒勞無功。
 
老闆娘見狀,苦笑咗一下「喂! 我建議你老實啲好。你啲朋友過多陣就會醒,呢一點我可以保證。」
 
佢翹起腿,雙手交叉咁坐係梳化。
 
「我知你有好多問題問。不過咁,我都係打份工。一陣等你啲friend 醒返,我就一次過講我要講嘅野。呀….,同埋為免大家一陣唔專心聽我講野,我唯有塞住大家把口,唔好意思喇。」
 
老闆娘究竟係咩人? 點解佢要綁住我地,同埋本身留係coffee shop 嘅人到底去咗邊?
 
有另外一樣野,我比較在意嘅,係點解佢會覺得我會係第一個人醒? 佢好似講到好有把握咁樣。
 
「不過係佢地醒之前,我都有野想單獨同你講。」老闆娘淡淡的說,宜家嘅情況根本就只有佢講,無我講的份。
 
老闆娘將上身傾前,雙手合十放係嘴唇邊「Geoff, 你覺得點解會有怪物出現?」老闆娘講完之後,雙眼銳利咁望向我。
 
我有一種俾佢眼神刺穿嘅感覺,只能夠睜大眼睛。 如果我講到野,我一定會以一句「鬼知咩!」還擊。
 
老闆娘輕輕咁笑咗聲 :「你一定係諗緊,鬼知咩,係唔係? 不過咁,為咗獎勵你咁叻仔早咗瞓醒,我可以偷雞講多少少野俾你知。」
 
老闆娘再次調整坐姿「我同你講,我唔係呢個世界嘅人。呢句係真話,亦只係字面上嘅意思。信唔信就只係取決於你本人啦。」
 
老闆娘試探性地看著我嘅反應, 好似睇得津津有味咁。
 
不過佢指唔係呢個世界嘅人, 姐係點。 唔通係外星人? 穿越時空嚟? 我腦海入面浮起好多科幻電影嘅情節。
 
「我唔係咩外星人……」
 
佢好似睇穿咗我諗緊咩。
 
「我係無花無假嘅人類, 不過咁, 點解得你地無變做怪物呢件事, 你有無諗過點解?」 老闆娘舔舔嘴。
 
我真係有諗過, 但係唔知答案。
 
「其實係我地一直保護緊你地。 你地係我地選中嘅實驗對象, 而你地幾個可以生存到宜家, 應該要好好向我感恩。我地一早就做咗某啲措施令你地唔會變成怪物。」
 
保護? 聽起嚟好荒謬。
 
老闆娘由梳化企起身, 走向我。 佢係我面前停低, 上半身傾向前, 輕輕係我耳邊說 「你條命仔都係因為我, 先至保得住。」
 
老闆娘嘅香水味好濃, 令我有啲唔舒服。 佢講完之後, 用食指按住我額頭「記唔記得個日係街上面, 㩒住你個三隻怪物? 係我殺死佢地, 救返你架。 嚟!快啲同姐姐講聲多謝喇。」
 
老闆娘嘅氣色令我頓時耳仔發麻, 起晒雞皮。 佢點救我? 唔通架飛行器係由佢控制嘅?
 
老闆娘係我耳邊講完野之後, 手指沿住我額頭,一路掃到我下巴 「仲有, 你確定你班朋友係好人? 佢地根本就係自私同怕死, 可憐你地幾個為咗佢地出去冒險搵野食呀。 我幾欣賞你地幾個架, 真心。」
 
老闆娘又靠近我臉頰, 目光正視著我 「佢地見到街上面突然出現咗好多怪物, 就以為你一定死硬! 哈哈, 但係根本無一個人諗住落去救你地。 你話, 人性幾咁醜惡。」
 
唔通佢講嘅係事實? 我唔相信係咁。
 
「好喇, 時間有限, 我差唔多要叫醒你啲朋友喇。 好好地消化我講嘅野喇。同你傾計我好開心, 我好希望嚟緊仲有機會同你吹水。 」
 
說畢, 老闆娘輕撫著我臉頰。 我本想躲避, 但係佢無視我嘅反抗, 伸手撫摸。
 
我唔知道有咩含意, 但係佢講呢啲野俾我聽係為咩?  不過幾乎可以肯定嘅係, 出面有人類變成怪物呢件事, 佢肯定有份參與。
 
佢遊走係我臉上嘅手停下來後, 就坐返係對面梳化, 仍然面向著我。
 
老闆娘由口袋拎咗一個銀色嘅平板出嚟, ipad 咁嘅款。 佢㩒咗幾下, 突然窗外傳出爆炸聲音, 窗戶被炸個粉碎, 麈土飛揚。
 
其餘嘅人究竟無被巨響嘈醒, 最靠近窗口嘅Billy 已經成身灰塵。
 
Coffee shop 嘅外牆穿咗個大窿。 係粉麈當中, 有一個黑色正方體飛咗入嚟。
 
又係飛行器。唔通老闆娘當日係遠處控制住佢, 救咗我條命?
 
佢飛近老闆娘, 係老闆娘頭頂一米上空停留。 我估係兩邊嘅引擎不斷向下噴出氣流, 所以先可以停係半空吧。 不過呢件機器異常咁靜, 唔知動力或者能量來源係咩, 簡直係外星科技。
 
「好喇, 叫醒晒你啲朋友仔先。」 老闆娘佢自言自語, 手指操作住平板。
 
「Geoff 你唔好貶眼呀。」
 
飛行器下方伸出一把銀色嘅槍狀物, 及後槍口裡噴出一枝銀色飛鏢, 精準地打中Mindy 左肩。
 
Mindy 中鏢後, 輕輕呻吟咗一聲。
 
我盯住老闆娘, 佢只係微笑 「你個女朋友仔好快會醒返喇。唔洗啤住我喎!」
 
飛行器再射出四枝飛鏢打中其餘人嘅左肩, 各人中鏢後, 意識慢慢地恢復過嚟。
 
Mindy 醒後, 神情慌張, 不斷咁掙扎。 我嘗試用表情叫佢冷靜啲, 當佢見到插係身上嘅飛鏢,更加驚到要喊出嚟咁款。
 
「喂! 小姐,冷靜啲。我無放咩毒藥俾你,你就乖乖地坐係度啦!」 老闆娘冷冷地說。
 
Mindy 聽到老闆娘嘅說話,開始冷靜落嚟。眼神放空咁樣望住我。
 
其餘嘅人開始陸續醒來,所有人起身個下都會掙扎一番。老闆娘足足用咗十五分鐘,先將所有人冷靜落嚟。
 
 「好! 大家俾15分鐘左右我講野就可以,唔會阻大家好多時間。」老闆娘滿意地說「係我走咗之後,你地個手銬會係1 分鐘之後自動解鎖。不過係我走之前……..」
 
老闆娘係白色實驗袍嘅口袋裡面抽出一到黑色粗框眼睛,然後戴上。
 
「同大家解釋下,係Stage two你地可以點樣自救。」
 
Stage two? 咁Stage one 係咩?
 
老闆娘按一按眼鏡框,繼續說「係Stage One 留落嚟嘅生還者,係第二階段可以有一個被拯救嘅機會。」 老闆娘嘅語氣似係照稿讀。
 
「組織係全港安排咗六個撤離地點,以你地宜家嘅位置嚟講,最近你地嘅係紅磡碼頭,坐標係: 22°18’01.0″N 114°11’21.4″E,步行距離大約為 2.8km。」
 
「你地仲有72小時嘅時間,係三日之後嘅正午十二點,組織就會安排到達目的地嘅生還者撤離。 如果未能夠係預定時間前到達撤離地點,將不會再獲安排撤離。」
 
「有多一項資訊可以話俾大家聽,宜家香港嘅人口,根據我地嘅數字,係二千一百五十一人,而全世界嘅人口大約係二千萬人左右。」
 
 香港得返二千人? 其他人一係死, 一係變晒做怪物?
 
老闆娘望一望我地幾個反應後, 重覆將頭先嘅資訊講多一次。
 
「….., 工作人員有權為生還者提供物資。」
 
「電腦, 開啟G654 權限。」 老闆娘自言自語, 佢副眼鏡應該係電腦介面, 鏡片反射住閃閃藍光。 我不禁覺得成件事好型。
 
飛行器有所反應, 底部伸出一把灰色嘅槍。 突然槍手噴出一道彩光, 光芒係一米外散開, 打開咗一個白芒芒嘅旋渦。
 
我一定無眼花! 呢個閃閃發光嘅旋渦就係當晚係半空出現嘅「結界」。閃閃白光照得室內非常光亮, 我不得不眯起雙眼。
 
一個黑色盒係傳送門入面跌出嚟, 掉係地上。
 
「就當係我送俾大家嘅禮物啦。」 老闆娘除下眼鏡 「希望你地可以去到碼頭喇, 盒入面嘅野應該對你地有幫助, 我睇好你地呀。」
 
說畢, 老闆娘企起身, 走向傳送門。但係進入白芒芒嘅旋渦之前, 又回頭對我地講
 
「呀… 可能你地會關心你啲朋友。 對唔住, 我尋晚講大話, 佢地並唔係對面單位。 我見佢地無咩求生意識, 出去外面實好快俾人ko。 所以我傳送咗佢地去何文田附近, 比你地更近目的地。 所以, 你地想見返佢地嘅話, 就快啲趕去碼頭喇。後會有期。」
 
 老闆娘講完笑咗笑, 然後頭也不回咁行入結界。飛行器亦跟住飛入去, 結界亦隨之消失。
 
我地六個人茫然咁坐係度, 你眼望我眼, 無野可以做, 只可以等手銬解鎖嘅一刻。
 
老闆娘嘅說話, 一時之間好難消化。 我回想起佢話佢並唔係呢個世界嘅人, 咁佢究竟屬於邊一個地方或者空間? 
 
點解佢唔講清楚啲, 我默默地想。我握緊拳頭,指甲都快要陷入手心了。
 
下一回: 明偵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