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嘩!」 Mindy 突然係我身邊大叫。
 
我無好氣, 只好嘆一口氣。
 
萬聖節我地一班同學約出去飲野, Mindy 剛剛被路過玩cosplay 嘅鬼佬驚親, 佢嘅造型係「科學怪人」。
 
「喂喂, 咁細膽呀你。」 我恥笑。
 


Mindy 脹紅著臉, 一手拍落我背脊。
 
我吃痛慘叫出嚟。
 
「唔俾人驚架咩? 佢無喇喇飛出嚟大叫….」Mindy 委屈咁講。
 
我多少對佢有啲同情, Mindy 一向對周圍嘅環境十分敏感, 聽覺十分敏銳。導致只要出現突如其來嘅聲響, 佢都好容易被嚇親。所以我無再恥笑佢, 亦無還口。
 
「人會驚, 嚇親係好自然呀!」 肥龍真心膠咁講, 我知道佢又想講一啲有關科學嘅事。
 


「你有咩膠見呀?」 我笑住問。
 
「驚,呢種情緒有利生存呀! 因為驚, 所以會逃跑呀! 呢個係本能反應, 令到我地離開有可能危害生命嘅場地或者情況呀嘛!所有有助生存嘅特質都有利傳落下一代……..(下刪一千字)」 肥龍熱烈咁解釋, 我亦懶得再去聽, 內容實在太過冗長。
 
「話時話, 你地最驚啲咩?」我問, 想大家討論科學以外嘅事。
 
「一定係青蛙!」 Suki 立即回應, 表情厭惡咁講 「佢地濕淋淋, 好核突!」
 
「青蛙都幾可愛呀! 」 Katie 道。
 


「哈哈! 佢地係生得樣衰少少嘅!」 Chris 說 「不過咁, 係香港地, 最得人驚唔係無錢咩?」
 
「?」 我對Chris 嘅答案有啲意想不到 「點解咁講?」
 
「香港人憎人富貴, 厭人貧嘛。 」 Chris憤世嫉俗般講 「無錢慘過地底泥呀!又無地方住, 你知樓價幾痴線喇!」
 
我無奈咁點點頭, 確實好多人都係向錢看。有錢先可以有個安穩, 有生活水平嘅人生。 而香港就係一個咁現實嘅地方。如果你嘅理想並唔賺錢, 要成功, 恍惚好難。
 
話題又次在轉, 大家已經討論緊, 嚟緊畢業後嘅打算。我倒覺得無趣, 因為我對未來無咩明確嘅打算。
 
「我向來覺得做政府工係幾好喇….」Chris 說著, 飲乾杯中嘅啤酒, 佢飲到紅都面晒, 心情好High 。
 
「不過一畢業就入政府, 咁就一世架喇喎。唔好會悶咩?」 Mindy 偏著頭問。
 
「放工時間再做你想做嘅野咪ok囉!我寧願係咁, 都唔想份工好chur , 無晒私人時間。 」Chris 攤開手說。


 
「每個人選擇唔同喇, 我覺得做自己鐘意做嘅野就ok。」 Mindy 說。
 
「你真係樂觀啦!」我說 「我只係怕, 人生無常, 你覺得幾咁穩定嘅野都可能會無啦啦改變。變幻才是永恆呀!我信架! 所以適應性好緊要……」
 
「適應性!」肥龍插嘴 「適應性! 你地講得好! 呢個係natural selection 嘅基本,你唔適應個環境,就會死! 呢位同學, 扣你五十分!」
 
唉! 我刻意想避開討論科學以外嘅事,睇嚟計劃泡湯了,我暗忖。
 
(NOW)
 
我先見到灰色嘅雙腳。
 
內心嘅恐懼係心口擴散,時間恍惚停頓咗。我好想大嗌,好想尖叫,但係我根本嗌唔出聲。店舖嘅樓頂應該三米左右高,而怪物嘅雙腿已經接近兩米高。我眼光一路望住出面,怪物粗厚嘅雙腳上面,係一塊塊嘅硬殼,質感好似鱗片一樣,覆蓋住佢嘅皮膚。一雙長腿之上,可以見到怪物嘅下身,同樣係覆蓋住鱗片,但見唔到有性器官 (錯重點,不過我好介意佢有無性別。)
 


當我聽到Doris 悶聲嗌咗一下,我企圖回過神。 但係眼睛依然緊盯住怪物嘅下半身,以防佢有突如其來嘅行動。
 
身後突然聽到汽車引擎發動嘅聲音,肥龍嘅聲音傳嚟,佢大叫「上車!」
 
我本能地拎起地上嘅背包,轉身時,已經見到Mindy 等人朝住灰銀嘅SUV 跑去。此時肥龍已經坐上駕駛座,Billy 則係副駕座。我地宜家都顧唔到咁多,先搵個方法快啲遠離巨型怪物係我地首要任務。
 
阿明搶先打開汽車後座嘅車門,Doris 同Mindy 隨後鑽入車箱中。 我唔理會身後巨型怪物蠢蠢欲動嘅聲音,毅然跑進車箱。當阿明亦都迫入後座關上車門後,肥龍隨即踏下油門,汽車加速向前。
 
我由車身嘅玻璃窗望向巨型怪物嘅位置。此時,巨型怪物已經蹲下身子,伸手進入店舖內。 佢偏著頭,所以我睇唔到佢正面,只係望到佢嘅後腦勺。
 
肥龍見狀,急速扭軚向左。我被離心力甩向右面,身體重重咁壓向阿明。
 
肥龍正以單手揸車,相當有型。
 
SUV轉出街道後, 肥龍手忙腳亂咁避開路上嘅死車。 車身兩側不斷撞到路上嘅物件。我地被一時拋向左, 一時拋向右, 就好似坐緊過山車一樣。


 
我用上身嘅力量, 嘗試平衡著自己。 我擰頭向後, 見到巨型怪物企係我地剛剛身處嘅店舖前,面向我地逃跑嘅方向, 似係注視住我地嘅行動。
 
「肥龍! 我地離碼頭愈嚟愈遠喇!」 阿明道。
 
「我知道呀, 一陣係前面搵位轉彎喇!」 肥龍忙於扭軚。
 
「砰!」 一聲, 車子撞到一隻怪物, 車身猛然震動。車身前方嘅擋風玻璃, 頓時出現咗一大片血跡, 阻擋住視線。肥龍立即不知所措, 車輛立時又撞到物件。 猛然搖晃後, 車身去勢雖減, 但仍然向前走。
 
車內眾人大聲尖叫!
 
我暗忖, 再係咁樣亂行, 我地隨時抄車, 車毀人亡。
 
「肥龍! 開水撥呀!」 我大嗌。
 


肥龍意識到要點做之後, 開咗水撥。 車前嘅景緻終於回復正常。肥龍減慢車速, 但隨即, 車身四周傳嚟拍打車身嘅聲音。 我望望環境, 我地已經被一群怪物包圍。
 
「死喇! 好多怪物呀!」 係副駕座嘅Billy 大叫。
 
車裡面,充斥住大家驚懼嘅呼叫聲。 同時,坐係兩邊車門嘅Doris 同埋阿明不斷無意咁向內迫,想要遠離車門,兩邊嘅力一齊壓埋嚟,迫到我動彈不得。 而怪物用手抓向車身時, 發出尖銳嘅聲音, 我起晒雞皮。
 
「肥龍! 向前呀!」阿明係我身旁嗌。
 
我由前面兩個座位之間,可以清楚見到,前面有好幾架死車擋係路口,根本無空間向前駛。
 
「我都想呀,前面無路行呀!」肥龍氣急敗壞咁講。
 
「咁樣向返後喇!」Mindy 尖叫般道。
 
Mindy 語聲剛落,前方嘅擋風玻璃被怪物猛地拍打,裂紋開始係玻璃上擴散。
 
肥龍狼狽咁用右手伸向波棍,再入檔。 車身頓時急速向後,方才企係車頭嘅怪物被突如其來嘅轉向,搞到抓唔實車頭蓋,整個飛咗出去。。
 
肥龍狠狠咁踩下油門,今次,車輛急速咁向後衝。我已經再無閒情左顧右盼, 只係用手抓緊前面嘅座椅, 盡量穩住身子。我感覺到Mindy 伸手用力環住我腰間, 拼命咁希望唔好被甩出車廂。
 
當我勉強穩住身子後, 突然又一陣急煞。 我頓時飛向椅背, 好彩車身靜止前無撞到物件, 如果唔係會好易受傷。
 
「呼! 好彩停得切!」 肥龍喘著氣。
 
「睇嚟我地都係時候落車喇。」 阿明說。
 
「嗯。」 肥龍悶聲說, 一頭大汗。
 
我從座位中爬上嚟, 望向後方, 因為我最在意嘅都係巨型怪物嘅位置。
 
係大約三百米外,巨型怪物仍然企係已經焚毀嘅巴士旁邊。 以佢嘅體態, 顯然係望向我地身處嘅位置,令我不禁緊張。
 
「我地襯隻大野未追過嚟,最好快啲走人!」 我說。
 
大家都未俾回應,可能怪物聽到尖銳嘅煞車聲後,從四方八面撲向SUV。車身被怪物撞得強烈搖晃,再係咁落去,車門好快就會被撞爛。
 
肥龍又再俾油, 欲要甩開包圍著我地嘅怪物。
 
我感受到車頭不斷朝怪物嘅肉體碰撞開去, 肥龍欲要殺出一條血路! 
 
Mindy 同Doris 已經驚到瞇埋眼, 縮係座椅上。
 
唔知撞開咗幾多隻怪物, 肥龍忽然大叫: 「shit!」
 
說時遲, 那時快, 肥龍恍惚對架車失去控制。 SUV衝上行人路。 我聽到Billy 大聲尖叫後, 就聽到「砰」一聲巨響, 眼前玻璃四散, 強烈嘅震動傳入我每一組神經, 心臟快要被扯出嚟, 我下意識朝Mindy 抱去......
 

 

 

 

 

 

 

 

 

 
頭好痛。
 
我努力睜開眼。
 
我仲係車入面。
 
係....., 我地撞咗車。
 
Mindy? 我鬆開抱住佢嘅雙臂。
 
全身肌肉都好酸痛。
 
我捏一捏雙眼。
 
 
 
當我意識清醒返嘅時候, 身邊嘅人都未醒。 Mindy, 阿明同Doris 軟軟咁癱係我身邊兩旁。
 
喂! 你地唔好....
 
我立即伸手逐一檢查各人嘅呼吸, 好彩三人都仲有呼吸。
 
「呼! 」 我輕呼, 即時鬆一口氣。
 
當我想拍醒Mindy 嘅時候,視野盡處睇到一啲唔尋常嘅野。 或者我唔應該用「睇到」嘅形容,因為我只係見到座位前方嘅安全氣墊彈咗出嚟。我「見唔到」嘅野,更加令我在意。
 
我探身向車廂前方,原本Billy 同肥龍坐住嘅座位,如今竟然空無一人!
 
我四處張望,都唔見有佢地兩個嘅蹤影。我再好快咁樣望一望駕駛同埋副駕座,除咗安全氣墊上面有斑斑嘅血跡之外,我搵唔到佢兩人留落嚟嘅痕跡, 兩人嘅背包亦都消失了。
 
「喂! 醒下呀。」我一邊講,一邊輕輕拍Mindy 面額。
 
Mindy 迷迷糊糊咁慢慢睜開眼睛。 Mindy 如夢初醒,對眼前嘅景象一臉疑惑。我先問佢身體有無受傷,Mindy 睜大眼,伸直身子,然後搖搖頭。
 
知道Mindy 無受傷,我亦鬆一口氣。我叫佢幫手叫醒Doris,我就叫醒阿明。 途中Mindy 亦意識到Billy 同肥龍消失咗,露出徬徨嘅眼神。我只係同佢講我唔清楚發生咗咩事,不過更加緊要係先離開呢度。
 
Mindy 無再追問落去,繼續嘗試叫醒Doris。
 
當兩人都恢復清醒嘅時候,表情茫然。
 
「我地落車先喇! 」我說 「我地撞左入間商場,如果我無估錯。」
 
落車後,見大家未能夠回過神,我就先開著電筒,四周偵察一番,以防有怪物係室內。結果我只係搵到屍體,屍體, 同埋屍體。未必發現有怪物, 只存下一陣腐爛嘅味道。可幸嘅係,我無發現Billy 同肥龍嘅屍體。
 
我找回大伙兒,Doris 同Mindy 跪坐係SUV 旁邊,阿明則專心咁查看駕駛座,若有所思嘅樣子。
 
「Geoff,到底……?」Mindy 見到我靠近,聲沙地先開口。
 
我搖頭 「嗯,我都唔知點解。我一醒返,佢地兩個就唔見咗。」
 
Mindy 抱膝,眼睛水汪汪咁望住我,一陣哀傷嘅感覺慢慢係我心頭擴張。
 
正當我想上前安慰嘅時候,阿明走過嚟「個車頭撞成咁,佢地無可能會自己走得到。仲有,佢地隨身嘅野,消失咗。」
 
「嗯,你講得啱。呢度附近都見唔到佢地。」我說,及後我有樣野覺得頗為在意,就問「阿明,可唔可以拎之前個急救工具箱出嚟?」
 
阿明將急救工具箱由背包拎出嚟,我接過之後,就打開箱子。顯示器亮著,顯示嘅野同我上次睇嚟一樣,但只係消失咗 subject 5同 subject 6嘅數字, 得返subject 1 至到4。
 
阿明靠近,望向顯示器,發現了同樣嘅問題。
 
「肥龍應該係subject 5,唔會有錯。上次就係呢個一行係度閃,宜家唔見埋,姐係點?」 我問。
 
「我都唔知,但至少唔係有佢地啲資料,但係全部都係零。」阿明回應。
 
我點點頭。 有千百萬個對佢地下落嘅想法浮出嚟,我盡力遏止佢地兩人已經身首異處嘅想法。但往往不由自主咁樣諗,顯示器消失咗 subject 5同 subject 6嘅數字亦都完全證明唔到啲咩。咁樣諗, 其實呢個動作可以話頗為多餘。
 
我苦笑,由怪身出現以嚟,深深感受到自己嘅無能。 先係柯南,宜家就到肥龍同Billy。 我只想一切都係一場惡夢,但可惜我深知道無可能。
 
我跪係地下,突然好似虛脫一樣,全身無力。
 
Mindy 坐係車旁,頭埋係膝蓋背後低聲哭泣。係佢旁邊嘅Doris 輕輕按著Mindy 膊頭安慰佢。 我估,大家一直企係情緒失控嘅臨界點,只係大家一直有個目標, 為咗要被拯救, 要趕去碼頭。呢個目標, 呢個希望, 取代咗我地原本對怪物出現嘅恐懼同無力感。
 
而眼前發生嘅事,就將大家狠狠咁推向盡望嘅深淵。
 
一向冷靜嘅阿明亦都顯得疲憊,用手蓋著雙眼,一屁股坐係地上。
我地四個人唔知坐咗幾耐。可能係十五分鐘,或者更加長嘅時間。最後,打破沈默嘅係阿明。
 
「唉…我睇一睇外面咩環境先。」說後, 阿明就向門口走去。
阿明走開後, Mindy 重重咁呼一口氣 「我地坐係度都無用, 只可以快啲去到碼頭先喇。」
 
我亦有同感, 雖然去到碼頭可能會發現只係一個 騙局, 但係我地只有呢條線索。
 
「嗯,唯有係咁。希望佢地兩個會無事, 我覺得事情唔會咁簡單。唔知點解, 我覺得佢地兩個......似被人捉走咗。」 我由衷地說。
 
Mindy 抬起頭, 好奇咁望住我。
 
「只係.....感覺上喇!由老闆娘出現之後, 我覺得, 整件事都指向係人為。 頭先我check 無咗佢地兩個嘅資料, 所以我咁估喇。」
 
「嗯, 希望係咁。」 Mindy 點點頭, 企起身淡淡一笑, 但眼神仍然帶點不安。
 
「希望會搵得返佢地。」 雖然我知道機會唔大, 但係講咗出嚟。
 
「但係.....點解得佢地兩個唔見咗?」 Doris 側著頭問。
 
其實呢一點亦令人不解, 由一開始有一半同伴消失, 到Billy 同肥龍。
 
點解佢地要分開我地? 點解佢地唔一次過話我地知要去碼頭?
 
或者背後有咩嘅含意?同巨型怪物嘅出現有無關係?
 
「出面嘅太陽開始暗, 我地仲要行嘅話就要盡快。」阿明走回來。
 

 

 
各人收拾好物資後, 就跟住阿明出去。我地一出外面, 就見到科學館。 我地四個安靜咁跟住阿明向前走, 雖然怪物數量好多, 但至少未見到巨型怪物。
 
我地沿住公園一直向東行。 時間流逝, 天色開始昏暗。
 
「就嚟到大學範圍, 我地加快腳步。」 阿明輕聲說。
 
經過咗大約一個小時嘅步行, 日光快要消逝嘅時候, 我地剛好走入理大嘅校園。 我地希望可以尋找一個過夜休息嘅地方。
 
學校怪物嘅數量好多, 加上光線唔夠, 我地前進嘅時候都加倍小心。
 
我地唔熟悉大學嘅地形, 所以阿明只係憑直覺前進。進入咗某間大樓嘅入口, 我地就沿住樓梯直上。 行咗三層左右, 因為聽到樓上好似有聲,我地就決定唔再爬升, 跑入走廊。
 
我地用電筒照亮室內, 走廊兩邊有多道門, 睇嚟係實驗室。 阿明揀咗一道木門, 慢慢推開。
 
室內嘅格局係一個學生上課用嘅實驗室。有多張長木檯, 兩旁有好多標本同玻璃瓶。
 
「我地就係呢度休息下先。」阿明說。
 
就係大家放低行裝嘅時候,Mindy 拍一拍我膊頭。
 
「我地不如再睇下個舊野。」Mindy 所指嘅係老闆娘俾我地嘅急救箱。
 
我不明所意,但係都走咗去問阿明拎。Mindy 接過急救箱,就將箱打開, 顯示器頓時亮著。
 
「你想搵啲咩呀?」我問。
 
「想親眼睇下係唔係少咗佢地兩個人嘅資料…..」Mindy 低聲說。
 
顯示器上面出現嘅野,同我之前睇嘅無分別。 Mindy 確認後,露出酸澀嘅表情。
 
「唔該晒。」Mindy 淺笑,眼神帶著哀傷。
 
我按過箱子,四行正係度跳動嘅數字,究竟係邊個打邊個? 我地淨係知道,肥龍係 subject 5。而Subject 呢一個用字, 令我感覺我地好似實驗品。
突然,顯示器出現「Refreshing」嘅字樣。 字樣消退後,竟然出現咗「subject 5」嘅資料。
 
可能係我反應太大,原本呆坐係地下嘅Mindy 探身過嚟睇下我發現咗啲咩。
 
我指指subject 5 嘅字樣,Mindy 睜大眼,一副疑惑嘅樣子。
 
「咦!點解又會多返一行?」
 
「嗯,我都無頭緒。」我無奈咁講。
 
「喂! 大家!」阿明急急腳咁走埋嚟,神色緊張。
 
「係角落頭,有個後生仔暈咗係度。我諗你地都要睇下。」
 
Doris, Mindy 同我跟住阿明,向實驗室嘅深處前進。 去到角落,一個後生男仔,瞓係地下。
 
「我check 過有呼吸,不過好虛弱。成身都係血,應該傷得幾嚴重。」阿明說。
 
我仔細望一望倒地嘅少年,衣衫上沾滿血跡。
 
「我地點處理好?」 阿明問。
 
「無理由就咁樣唔理佢嘅, 我地睇下點樣令佢醒返?」 Mindy 說。
 
我點點頭「小心啲喇, 唯有。」
 
我湊近少年, 輕輕拍打佢塊面。
 
「喂, 聽唔聽到呀? 醒下呀!Hello!」
 
少年面部嘅肌肉開始有反應, 我再輕輕拍。
 
「Hello! 醒下喇!」
 
少年把口開始郁郁下, 但發唔出聲音。
 
我將面部湊近佢嘅嘴唇, 但佢好似鬼食泥咁, 聲識卡係喉嚨。 我再拍多幾下, 開始聽到佢好似想講「水」。
 
我地慢慢將水倒入佢嘅口入面, 少年慢慢咁樣吞。 意識雖然並未回復, 但總算係個開始。
 
講細心照料, 我並唔係呢方面嘅達人。 Mindy 同Doris 兩人自自然然咁擔當起照料陌生少年嘅角色。
 
我企起身, 見到阿明拎住急救箱。
 
「Geoff, 多返個subject 5 嘅?」阿明當時唔係我身邊, 並唔知道多咗行野係顯示器上。
 
「嗯,係呀。 」我回應。
 
突然, 靈光一閃, 我有個假設。
 
「阿明, 你估下無啦啦出現個行, 係唔係果個仔?」 我用食指, 指一指倒在地上嘅少年。
 
阿明側側頭, 思考住我嘅說話。 無耐, 佢點頭。
 
「咁樣解釋都可以嘅。」
 
我仔細睇subject5嘅維生數字。 血壓, 心跳率等都偏低, 睇嚟都幾符合我嘅假設。
 
「睇啲數字都似係佢。 唔通呢舊野係會sense 到附近嘅人嘅指數?可能.....好似wifi咁, 有個範圍咁? 一入咗佢sense到嘅範圍, 佢啲指數就會出現?」 我問。
 
「你咁講都合理嘅。咁都解釋到Billy 佢地啲數字唔見咗係點嘅一回事。 」 阿明說。
 
「嗯, 姐係佢地離開得太遠。」
 
一番討論後, 又回到沈默。各人體力上, 仲有精神上都已經好攰。 阿明提議大家先輪流小休, 過一陣先再傾下一步點做。
 
Mindy 一向熱心幫人, 佢並無停落嚟, 反而叫我幫手照顧陌生青年。 我覺得反正唔會瞓到, 就幫下佢手。 我地有諗過幫少年打針(老闆娘啲神奇藥水), 但最終都唔夠膽幫佢注射。
 
時間過咗一個小時左右, 少年開始有返意識。
 
「我......係唔係....死咗喇?」 呢句係佢第一句說話。
 
「未呀, 好彩我地發現到你, 你覺得點呀?」 Mindy 溫柔咁問。
 
少年並無睜開眼, 只係輕輕啜泣。 
 
我同Mindy 互望咗一眼, Mindy 顯得有啲無奈。
 
少年嘅哭泣聲, 慢慢由啜泣, 換成歇斯底里嘅哭泣聲。
 
我趕忙上前安慰。

下一回: 等價交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