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推開門,衝落樓梯。

「老闆娘……」我邊跑邊問「我想問,佢地幾個嚟咗, 點解無啦啦會斷咗聯絡?你地實有舊飛機跟住佢地。」

「佢地三個嘅任務同你差唔多,不過我地只係要求佢地三個去個舊粉紅色donut 圈附近睇下,幫手拎下樣本咁樣。」老闆娘嘅聲音係耳機響起。

「Donut? 你講個舊粉紅色雲?」我問。

「嗯,就係個度! 我地呢邊嘅科學家都叫佢做Donut,因為形狀好似士多啤梨Donut。」老闆娘輕鬆咁講。



「嗯。」我繼續沿樓梯向下跑,用咗半分鐘左右,已經落到10樓。

飛奔起上嚟,感覺身心舒暢,體能好咗唔少。

「Geoff, 你可唔可以跑慢啲?」老闆娘問。

「吓?」我停低回頭, 望見黑色無人機慢慢由遠處飛近我身邊。

「我地有啲難跟住你係咁轉彎,再講,如果一陣有怪物撲出嚟,我地趕唔上就慘。」



「哦,而家又會保護我安全咁多謝……」

「暫時我地係合作關係吧,你唔記得咗? 你就乖乖地接受。」老闆娘又講。

「合作?你太睇得起我,我覺得同幫你打工無分別。呀…唔係,打工都有人工,我而家係義工。」我自嘲。

我聽到老闆娘開懷咁大笑咗陣。

「哈哈! 有機會嘅話,我私底下再獎勵你。」老闆娘打趣道。



一邊同老闆娘講一啲無關痛癢嘅說話,一邊慢慢行樓梯。唔知點解 ,同老闆娘傾計呢個過程,俾我一種好親切嘅感覺。
不過我同老闆娘相識嘅日子並唔長,點解會有一種咁嘅感覺?我覺得好迷茫。

我知道佢係造成一切死傷嘅原凶,不過我直覺話我知,老闆娘唔係個種鍾意見到人受傷害嘅性格。

我可唔可以相信佢?

唔係,


我係無得揀。 係呢個地方,我基本上唔可以靠自己生存到一個星期。
--------------------------------------------------------------------------

我唔經唔覺就行到樓梯盡頭。



我伸手按下木門控制開關嘅鐵棒,點知木門郁都唔郁,顯然係上咗鎖。

「shit…」我喃喃自語。

我隨手向門用力一推,本來只求發洩,點知砰一聲,門鎖一下子就懷掉,門就自自然咁打開。

我一呆,望一望雙手。

「老闆娘?我有啲野想問,你老實答我……」

「咦?嗯…好呀,你問喇。」老闆娘錯愕。

「你地……係唔係對我身體做咗……手腳?」我講。

耳機另一邊一片沈默,我行入大廈大堂,尋找通往街道嘅出口。



「你……你點解咁問?」老闆娘終於出聲。

「身體係我自己,好難唔發覺。」

「咁又係……」

「就好似頭先咁,我明明就無用盡力,門鎖就俾我撞爛。仲有,我跑起上嚟,根本就唔係我以前個回事。體能好咗咁多,應該係你地搞鬼喇。我唔記得我有做過gym……我甚至連食嘅野都無咩營養,點會反而身體好咗?你老實同我講,我同你分開之後,你地做咗咩手腳。」雖然力氣好咗,但有諗真啲,會有副作用都未定。

「嗯…你記唔記得好耐之前,你仲係coffee shop嘅時候,暈咗幾日?」老闆娘問,聲音有啲猶豫。

「嗯,記得。」當時我確係昏迷咗幾日,而Mindy 係我身邊照顧住我。

「你昏迷係因為俾我打咗藥,就係你係條街度,俾怪物差啲咬死個陣,我打死怪物之餘,更加打咗藥俾你。」



我估昏迷不醒就係因為副作用作怪吧。

「所以呢?我就暈咗,而你咁關心我,就係想近距離睇下隻藥有咩作用?」

「你要咁講,我唔會否認。」老闆娘講「你個隻藥,係隻新藥。你亦都係第一個人試……」

「咁我真係榮幸……」我吐槽。

「你聽埋我講,你係第一個人試,而死唔去嘅第一個人。」老闆娘口氣平淡咁講。

「吓!即係咩? 隻藥有毒?」

「我要澄清,幾乎所有藥都有毒性……」

「係係……」



「俾你試呢種藥,自然有我嘅理由。你而家好地地死唔去,係咪? 再講,呢種藥係老鼠身上試,結果反映,多數生存到嘅實驗品,肌肉力量會加強,咁唔係幾好咩?」老闆娘講。

我唉一口氣「最少毒唔死我,算我好彩……」我打開老闆娘俾我嘅背包,入面有兩把短刀,一把同之前一樣嘅手槍,幾個彈匣,一枝電筒,幾樽水,仲有幾包疑似食物嘅野,仲一件黑色外套。

「又準備得幾周到……」我輕輕道,同時將兩把刀同手槍放係腰間皮帶之上,再將黑色外套穿上「Mindy 佢地最後出現嘅地點係?」我問。

「袋前面個一格,有一副眼鏡,你拎出嚟。」

袋前面有一個暗格,唔係老闆娘講,真係唔容易發現。我打開暗格,入面有個膠盒。我打開膠盒,入面有一副「柯南」款式嘅眼鏡,黑身金屬鏡框,大大塊透明鏡面。

「戴眼鏡呀。」老闆娘講。

我戴上眼鏡,鏡片由本身透明,突然變出一個電腦介面。電腦畫面開出一幅地圖。

我唔理解鏡片同眼球咁近,影像都會咁清晰。

「你而家見到嘅係我地素描出嚟,你附近嘅地形……」

地圖係一個3D素描,街道、大廈等等細緻嘅圖像出現係眼前,而地圖中心有一個留白嘅圓形。

「中間空白嘅部份就係個座玻璃大廈嘅範圍,個度粒子濃度太高,干擾我地嘅機械運作,所以飛機入唔到去。干擾嘅原理我地都唔係好清楚,飛機一飛入去圈入面嘅範圍,電磁波就無辦法傳遞。」老闆娘解釋。

地圖上面有一個紅色圓圈閃下閃下,圈圈離中心空白部分好近。

「紅色圈圈就係阿明佢地失去聯絡之前嘅位置,你就去個度搵下先。」老闆娘講。

我和應一聲,然後利用地圖辨明方向。確定要點行之後,我就直接推門離開大廈。

老闆娘嘅眼鏡非常高科技,有埋實時定位。同Google Map導航功能一樣,我唔洗擔心會行錯路。更加厲害嘅係,無人機係上空不斷素描附近有無怪物或者熱能反應。有的話,地圖會以一個綠色點標示。

我盡可能避開地圖上嘅綠點,雖然不時要繞道而行,行多唔少路,但總比要同怪物打鬥嚟得好。

我係荒涼嘅城市街道中穿梭,街上面嘅舖頭全部都空空如也, 景象似曾相識。舖頭嘅招牌大多係寫中文同英文仲有日文,老闆娘話呢度係AW52嘅香港,我就只好相信。但係總係覺得,街道上面嘅面貌,唔似係我熟悉嘅香港。

點解我會咁樣諗?一來街道嘅設計同面貌有啲唔同。二來呢度啲舖頭同我熟悉嘅香港有啲唔同,就拎便利店做例子,我跑咗一段時候,便利店只有Lawson同埋7-11。 就係無circle-K。何況明明係我嘅時空入面,香港根本無Lawson。

不過諗諗下,或者呢個時空嘅香港,有住唔一樣嘅命運。

突然感覺腳上踩住啲野,我鬆開腳,發現係疊報紙。

我拎起一睇,封面寫住「香城日報」,頭版有一行令我在意嘅標題:「港日政府建議下年度增加教育開支」

香港最後無回歸?

港日政府?

即係二戰係日本打贏咗,呢度嘅香港根本係日本人嘅地方?

「Caution!Heat signature incoming.」耳機傳嚟電腦嘅聲音。

眼鏡上面嘅地圖放大,一個綠點正在向我所在嘅位置移動。

我立即向相反方法移動,係街角轉彎,試圖同綠點拉開距離「老闆娘,點解你唔幫我開路? 你部飛機唔係有槍架咩?」我一邊跑一邊問。

「Geoff, 我地射得幾多隻? 你睇下上面有幾咁多熱能反應,個個反應都送一粒子彈過去要洗幾多錢?」老闆娘吐槽。

「唉,你唔搞搞陣咪唔洗用咁多錢囉......」我埋怨。

老闆娘輕輕一笑「我估都係,但係咁未無機會識到.......Geoff,你跑快少少,你轉角真係有一隻野,係你十點鐘方向。」

我望一望地圖,有一個綠點飛快咁樣移動,雖然距離雖然唔係好近,但我亦感覺到有一種隱隱嘅不安感,都係早走早著為上。

我抽出手槍, 先睇定行邊條路線最好。地圖顯示東北方向無咩熱感後應,我就決定行靠東北嘅路線,跑起嚟。

我盡可能放輕腳步,因為怪物聽覺敏銳,佢地一聽到異樣,勢必追趕起上嚟。

雖然跑咗唔少冤枉路,但總算係地圖上面見到我離紅色圓圈愈來愈近。

當我跑到一間便利店前面,見到周邊都無接近嘅熱能反應。突然心念一動,就停低對老闆娘講「老闆娘,可唔可以入便利店睇下?」

我無等老闆娘回應,就入咗Lawson 便利商店。

「Geoff,你真係八卦。」老闆娘嘴上面雖然咁講,但係毫無責怪嘅感覺。

我首先行去雜誌架,上面完整無缺嘅書已經唔多。我拎起一本雜誌,上面又係中、英、日字。封面有一個打扮時尚嘅日本女性,中文標題係「宮野志保來港演出!」,係娛樂雜誌吧。

我想搵下有無時事資料,好可惜搵唔到。

畢竟呢度理論上已經荒廢咗三年,四周圍非常凌亂。我再四周圍咁睇,都無咩發現。

之後,我再往店內其他地方八卦,食品日用品已經唔多,多數係三年前俾人搶走晒。

「Geoff,你想搵咩呀?報紙?」老闆娘透過耳機問。

「嗯,報紙係想搵,不過都唔算我最想搵嘅野。呀......係呢,點解呢度咁多野用日文寫嘅? 」我問。

「哈哈! 好奇心旺盛嘅後生仔! 呢個時空嘅香港係日本殖民地,所以法定文字會有日文......不過你唔係趕時間救人咩? 你仲對呢度嘅歷史有興趣?」

我暗笑我嘅推理竟然得以印證。

雖然好想問下日本殖民之下嘅香港係點,但係我都係忍住先。

「嗯,我係趕。但係你有無留意到,Mindy 佢地唔見嘅地方.......你地mark 個紅色圈,附近超多綠色點?」我說。

「嗯,係呀,無錯。」

「唉.....,我係恨不得即刻飛過去,但係要入去唔係一味避就可以.......所以,我要一啲掩護......」我無奈咁講,因為我並無殺入去紅色圈嘅自信。

「不過你而家入便利店都幫唔到你.......呀!唔通你係想....?」老闆娘已經估到我想點。

「嗯,我想睇下有無啲咩可以燒到爆炸啦。本來想搵下有無火機,等我放個火,好運嘅話,搵到啲會爆炸嘅野,我就襯啲怪物分心嘅時候,衝去紅圈入面。」我解釋,呢條橋我都只係想試下,就算引唔到怪物嚟,亦都無壞。

老闆娘唉一口氣「唉......你早講呀嘛,如果係突然之間亂咁放火,整親嘅話......」

老闆娘語氣懇切,我不禁打一個冷震,佢算係關心緊我?

不過我係佢嘅實驗品,有意外的話,對佢嚟講會好麻煩吧。

我遲咗幾秒先回應「咁你可以幫我分散班怪物注意力?有無咩辦法?做唔做到?」

耳機另一邊沈寂一輪,過了半晌,老闆娘先淡淡咁講「如果係咁,你可以去地圖上mark 咗黃色個一點。個度對面有間舖頭,個度專係賣香油、壓縮氣體呢類易燃物。如果到時我地會用飛機射下個啲地方.......」

我淡淡一笑「早講呀嘛,而家就去。」

由便利店去老闆娘所指示嘅地方並唔難,路程亦唔長。我花咗大約十五分鐘已經到了。
---------------------------

目的地係一間住宅大廈嘅大門外,但見唔到老師娘所講嘅店舖。
「其實為咩我都要跟嚟? 明明架飛機可以自己飛過嚟。」我問。

「你真係好多問題問......」老闆娘恥笑「我都唔想架,只係我地設計咗部機同你嘅距離唔可以超過二百米,臨時要改設定太花時間。你而家企緊呢個位,我已經攞到最盡,你同我講個間舖頭啱啱好有二百米遠,要你行過嚟,唔住喇!」

「好喇,一陣爆炸估計會有幾大?」我問。

「我地都預計唔到,總之一陣一開槍,你就諗定方法去你個目的地喇。你預備好就話我知。」

我搵一架泊係附近嘅汽車做掩護,隨即就叫老闆娘行動。

飛機由我頭頂朝北面飛去,飛到離我大約二百米嘅距離,就停止向前飛。

「準備好未?」老闆娘低吟。

「嗯!Ok!」我答。

「好,咁我數三聲就會開始,3……2……」

我深呼吸一口氣……

「1!」

飛行器下方伸出槍管,一枝飛彈射入商店。 不消一秒,砰一聲巨響,商店爆出火花。

我心頭一震,呢一下巨響唔講得笑,係咁遠嘅距離,雙腳都感受到地面微微震動。

地圖上面有一大堆綠點高速朝向爆炸地點移動,我地個計劃似乎成功!

我襯呢一個空檔, 離開掩護物,朝西方狂奔。跑出一段,再向北跑。遠處不時傳出零星嘅爆炸聲,舖頭入面燃料燒得正旺,不斷引爆。

我離目的地愈來愈近,最終用咗大約十五分鐘就跑到目的地,Mindy 一行人最後同老闆娘聯絡嘅位置就係呢度。

-----------------------------

我距離「超巨型雲狀Donut」中心尚有一公里左右,粉紅色嘅閃雲形成一個巨型旋渦,巨雲中心被一座玻璃大廈開洞穿過。

呢番景象,雖然係遠處見過,但近睇感覺更加震撼。

天上嘅雲層飄落一粒粒粉紅色嘅光芒,就好似落雨一樣。一粒粒粉紅色閃光,隨風向下飄,眼前就好似有一群營火蟲一樣,一點點奇幻到似鬼火磷光一樣嘅光芒,佈滿我眼前嘅空間。

粉紅色閃光一著地就隨即消失,我不由得眼定定咁欣賞呢個咁奇幻嘅空間。

「Geoff...?」老闆娘嘅聲音夾雜住沙沙聲,明顯訊號開始唔穩定。

「係,你仲聽唔聽到?」我問。

「你……(沙) 係附近……(沙)搵下……(沙)再返嚟呢度……」

睇嚟開始要靠自己,眼鏡顯示嘅地圖只有一少部分仲有畫面,其餘大部份都係一片空白,對我作用唔大。我索性除咗眼鏡,慢慢向北行。

行左一陣,我發現飛行器無再係我頭頂上面飛。回頭一望,見到飛行器仲停留係原地。 係呢個區域,訊號被嚴重干擾嘅關係,老闆娘控制唔到部飛機,所以被迫留係原地吧。

「唉,睇嚟要靠自己喇。」我對自己講。

但係可以去邊? 地圖空白嘅地方都有可能會撞到Mindy。問題係,呢個範圍都唔細,仲要周圍都係大廈,如果佢地幾個係室內嘅話,每一幢大廈都去探索的話,可能花我三、四日時間,都未搵到佢地。

一時之間,諗唔出一個好嘅方法點樣去搵。 我只好漫無目的咁向「超巨型雲狀Donut」中心方向行,希望會係路上搵到一啲線索,等我唔洗大海撈針咁搵。
呢一
帶地區異常平靜,係靜得可怕。

係呢個寧靜嘅空間,我每行一步,腳步聲變得異常咁響。

我不停留意地下,滿心希望會有些微線索,等我唔洗咁花時間去搵。無論人行過嘅痕跡又好,甚至係血跡都好。我暗暗覺得,有線索的話,會好快就搵到大家。

點知個天就係唔鍾意我,呢一帶嘅石屎爛到七彩。我搵咗成半個鐘,結果咩發現都無。

覺得有啲氣餒,就一個人頹然而坐,深深嘆一口氣。

我望返轉頭,老闆娘隻無人機已經唔係視線範圍。 我就靜靜咁樣坐係地下,周圍咩聲音都無,只係聽到自己沈重嘅呼吸聲。
---------------------------------------------------

我休息咗一陣,見到天色一片粉紅,突然諗起當日同Mindy 係地鐵站附近影咗一幅相。

當時我地兩個咩都唔知,Mindy 只係覺得個天粉紅好靚,就捉住我自拍。

個時我地點會估到,呢一啲粉紅粒子竟然係種咁危險嘅野。

身邊嘅朋友、家人都已經唔係我身邊。就連老闆娘都聯繫唔到,呢一刻應該係我咁耐以嚟,最孤獨嘅時間。

係呢個世界,好可能得返我自己一個人。

又或者,去到最後,我只係一場實驗中嘅棄子。就算俾我見返Mindy,咁又可以點? 我地會有將來? 我地仲可以點解生活落去?

愈諗就覺得愈煩躁,我想唔去諗,只好企起身,又再次漫無目的咁向前行。

-----------------------------------------------------

我花咗半個鐘頭左右,終於俾我行到 Donut 嘅中心。大廈玻璃外牆係近睇,就好似一條直通天上嘅巨型電梯。

「唔知仲可唔可以搭電梯上頂樓?」我自言自語。

我正準備想行去大門嘅時候,突然有人係我頭頂大叫 「Stop!」

呢一嚇非同小可,畢竟我差不多有一個鐘頭無聽過人聲。

我覺得自己心臟恍惚嚇到停頓咗一下。

「Hey! 你舉高雙手!」一把雄偉嘅聲音傳嚟。

我抬起頭,望見一架無人機係我前方飄浮。

無人機同老闆娘所用嘅外型差唔多,只係顏色唔同,呢一部野外面係深藍色塗層。

「我再講多次,舉高雙手! 定係你聽唔明廣東話? 識唔識日文? 英文?」聲音由無人機播出嚟。

「如果我唔識聽廣東話,都唔會明你講咩喇......」我細細聲吐槽,並將雙手舉起,以表示無敵意。

問題嚟喇,佢地究竟係咩人? 我只可以肯定佢地唔係老闆娘個一伙人,因為老闆娘根本就無入過嚟呢一個地方。但係佢地架無人機嘅設計又差唔多咁款, 佢地究竟係咩人?

「你唔好以為我聽唔到你講野呀! 你乖乖地企係原地,你講: 點解你會出現係呢度?你係邊度嚟?你有咩目的?」男人嘅聲音打斷我思緒。

佢咁樣問我,令我更加確定佢地唔係老闆娘班人。

而佢地呢班人好可能同Mindy 接觸過,要唔要問下佢地?

「我數三聲,你再唔答我問題,我就開槍。」佢向我大叫,無人機底部亦多咗一枝槍。

我決定試下佢地,先亂講啲野先,睇下佢地咩反應,再執生。

「我路過......再講,點解你唔同我講,你地係咩人先? 你媽媽無教過你......」

「你唔係以為我會信你路過吓嘛?」

「我真係路過......亦都無惡意,我知道我朋友曾經係附近經過,所以想過嚟搵返我啲朋友。」我照實講,不過將老闆娘嘅事隻字不提。

「朋友?」佢問?

「係....」

「你係唔係搵緊一男兩女?」

我驚訝,一男兩女唔通就係阿明、Mindy 同Doris?

「喂,你帶佢地幾個過嚟。」無人機傳嚟男人微弱嘅聲音,應該佢係同緊其他人講野嘅背景聲音。

我聽到呢一句之後,男人就無再講野。 而我只好呆呆咁等,祈求佢地講個三個人就係Mindy 佢地。不過諗諗下,我又唔係太想就咁搵到佢地。

如果無人機後面講野個男人, 係屬於一班壞人,咁佢地三個就有麻煩。

「Geoff......?」無人機突然傳嚟一把女聲。

我心頭一震,呢一把聲,就係一把熟悉嘅聲音。

「Mindy!?」我大叫。

下一話: 棄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