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各位同學,有無人可以分享下,你地覺得人生存係呢個世界,究竟有咩意義?」李教授問。

「人生嘅意義應該由每一個人嘅自由意志,自己思考之後決定。每一個人嘅答案都可以唔同…..」一個坐係前排嘅同學答。係我嘅印象入面,坐前排嘅都係所謂嘅「學霸」,讀書能力爆晒錶。 咁我當然係坐係後排,就算上堂瞓著,都唔會太顯眼嘅位置我最鍾意。

「Geoff…..」Mindy 輕輕拍一拍我手臂「今日堂哲學通識你竟然會出現嘅?」

「嗯,我聽講一陣好似有電影睇嘛。我點會錯過。」我回答。

Mindy 向我投以一個鄙視嘅眼光「你淨係鐘意睇戲,我平時叫你陪下我上堂又成日唔出現。」



「對唔住喇,下次同你去睇戲補返數?」 我問。

「一單還一單,我係講係你做咩成日走堂?」Mindy 瞇起眼,向我施壓。

「唔……我呢排,唔知點解成日好攰喇……成日瞓醒都已經十一點幾......」

唔知點解本能反應下,我講咗大話。

Mindy 眼光緊緊盯住我雙眼,一對秀麗嘅眼睛,恍惚會將我睇穿睇透一樣。



「你睇下我個黑眼圈先喇…..」我講,指指眼底,期望佢唔好懷疑。

Mindy 隔咗一陣,問「你……唔係避開我架嘛?」

「點會……」我立即否認。

其實Mindy 講得無錯,自從Mindy 同佢男朋友分手之後, 我就故意避開佢。

我心底裡好怕佢失去男朋友之後,又同我太親密的話,我會情不自禁咁想同Mindy 發展。



雖然我一直對Mindy 有好感,但係我唔想事情變得太快。我亦不時懊惱,覺得自己唔夠大膽,做人唔夠敢愛敢恨。

我一直走堂,為嘅就係有空間諗下應該點樣面對佢。當然Whatsapp 係點都避唔到,我自己亦唔想Mindy擔心,佢每個whatsapp 我都會回覆。當佢問我上唔上堂嘅時候,我總係遲一遲先覆佢,多數都係用「起唔到身」為由唔現身。

「我覺得人生嘅意義係經歷愛,同埋被愛……」Mindy 無啦啦舉手答問題,佢講完之後,向我微笑。

「愛?」 我沉吟。

「呢位同愛點解咁講?」教授追問。

我浸淫係思潮當中,整堂咩都聽唔入耳……
--------------------------------------------------
(Now)



「Mindy!?」我驚呼 「Mindy 係唔係你呀?」

「Geoff…..係我呀!」無人機嘅喇叭又再播放,果然係Mindy 嘅聲音。

「你無事呀嘛?」我緊張咁問,聲音大到聽到回音。

「我地……阿明同Doris 都同我…..同我一齊。你唔洗….....唔洗擔心。」Mindy 語氣有古怪,點解講得咁猶豫?

「你地係邊? 係唔係俾人捉走咗?我而家就過嚟!」我心急如焚咁大叫。

「Geoff!走呀! 」我聽到佢地大嗌, 阿明同Doris 嘅聲音都係度。

「喂!我叫你地引佢入嚟…你地竟然......」男人聲又再響起,隨後Mindy 佢地大嗌嘅聲音漸漸變得好細聲。

只係幾秒嘅時間,就再無聲音由飛行器傳嚟。



佢地三個人一定係俾人捉咗入去大樓入面! 再唔救佢地嘅話,之後好可能無機會再搵到佢地。一於殺佢地一個措手不及!

一落決心,我右手立即伸去腰帶,拔出一把短刀,然後用勁將短刀射向飛行器。

飛刀去勢奇快,連我自己都估唔到手法可以咁快。 飛刀噹一聲,正中飛行機中心,刀鋒陷入飛行器數寸,飛行器被刀身震得搖擺不定,刀身附近爆出火光。

「快手用槍射佢!」飛行器又傳嚟聲音, 應該係男人向控制飛行器嘅人下命令。

我先下手為強,向前一個箭步,右手向前一伸,剛好抓住插係飛行器上嘅刀柄。

「快!」 男人把聲又響起。

飛行器格格作響,似係會變把槍出嚟向我開槍,我趕緊用力向下扯。



我雙手用力,砰一聲, 飛行器被我重重摔係地下。飛行器頓時碎掉一角,一絲白煙隨隨飄出。

但我怕佢無咁易壞, 就捉住飛行器向地下碎石狂摔。直到飛行器被我打到碎開六、七塊,機體入面嘅底板、零件等都一盡打到爛晒,我先收手。
我望一望地下支離破碎嘅飛行器,不禁驚訝。

「Shit! 我真係好Q大力。」我自語。

我凝望雙拳,不禁懷疑,老闆娘打入我身體嘅藥,除咗令我體力有提升之外,會唔會對我大腦都有影響? 比著係以前嘅我,根本無可能諗都唔諗就出手,亦唔會有勇氣同人正面衝突。

我深呼吸一口氣,究竟完全無恐懼嘅感覺,反而覺得有啲興奮......

我輕輕拍打臉頰,令自己回過神。再深呼吸一口氣,左手抽起短刀,右手握住手槍, 向大廈入口跑去。
---------------------------------------

跑咗無耐,我正想推開大門嘅時候,大門玻璃突然碎裂。



我反射性咁向後跳開,我約略見到又有兩架飛行器由室內飛近大門。我無多餘嘅時間去諗下一步要點做,我向一旁跑開。好彩無幾遠有一個石屎雕像,我即刻用盡全力跑向雕像。

我聽到後方一輪炮擊,飛行器由室內飛出嚟,從後追趕。

當飛行器飛出戶外,向我追擊嘅時候,我剛好跑到石屎雕像後面。兩部飛行器不斷朝我掃射,雕像被炮火打到碎石橫飛,我龜縮係石像後面,石粉不停係頭頂飄落。

我心入面明白,就算雕像可以幫我頂到一時,但只要飛行器飛過雕像,就可以輕鬆將我殺死。

盡快諗方法解決個兩部飛機先係上策。

當我苦無對策嘅時間,突然砰一聲巨響,一鼓熱氣迫致,雕像頓時被一個火球包圍。只係一瞬間,石像就被飛彈打至稀巴爛。

「Shit! 洗唔洗玩到咁大?!」我暗罵。

飛行器嘅射擊無停落嚟嘅跡象,我唔明點解飛行器仲未捨得飛過石像,直接係我身上送一兩粒子彈。

「砰砰砰砰!」

兩部野只係不斷咁射我前面舊石,好快眼前嘅石屎已經爛得七七八八。我只要一離開掩護物,就必死無疑。不過石屎牆並唔會頂到好耐,俾佢射中係遲早嘅事,我唔可能永遠龜縮係石像後面。

再唔走就無機會……

「契弟走得摩!」我深呼吸一口氣,唔理三七二十一,走咗先算。

我快手解除手槍保險掣,無點樣瞄準,靠感覺就向外面連開四槍。手槍發出悶悶四下聲響「蕉!蕉!蕉!蕉!」。我唔期望會射得中目標,但點知我聽到咚咚兩下清脆嘅金屬撞擊聲,似係打中到目標。

飛行器嘅槍聲終於停咗,我襯呢個千載難逢嘅機會跑出掩護物。

我用盡力向前跑,雙手係腰間拎出兩把短刀,邊跑邊向住飛行器射去,一把刀一部飛行器。我重拖故技,擦擦兩聲,兩把短刀各自飛去目標。

噹一聲,我擊中其中一部飛行器,刀身插入飛行器。飛行機被勁力彈開,搖搖欲墜。

「Yes!」我心底喝采。

第二把飛刀準頭唔係咁好,刀鋒只係輕輕擦過另一架飛行器表面。刀鋒唔中,飛行器迅速調整角度,槍管再一次指向我…….

「砰砰砰砰!」飛行器嘅武器又再射出子彈。

我身處路中心,根本避無可避。

飛行器守住大廈大門,我無選擇下用盡力向大門反方向跑。我跑咗好一段路,我一見到前面有個垃圾桶,就即刻「達陣」咁款,雙腳用力一撐向前飛撲。

「呀!」左上臂傳嚟一陣劇痛,接近同一時間,右邊膊頭已經撞落地面。

機槍不斷向我掃射,子彈盡數打落垃圾桶上面,有好幾粒子彈射穿垃圾桶,直接射近我身體附近。我又再次龜縮係一個障礙物後面,無計可施。

左手手臂開始麻痺,我檢查左手酸痛嘅位置。

竟然無流血!? 明明應該俾子彈打中咗,點解?

無人機把機槍無俾我時間思考呢個問題,一輪發炮過後,背脊有幾個地方都覺得好痛。

「呀….」我呻吟。

咪住先! 我摸摸肚皮,我明明俾子彈打中,點解唔覺得受內傷?

「老闆娘俾我件外套,唔通係防彈嘅?」呢個念頭突然閃過。

我再摸摸左手上臂,外套有一處磨損嘅痕跡。我伸手到背後,地面上摸咗一陣,手指指頭掂到我想搵嘅野。

「真係…」我手上揸住一個金色嘅子彈外殼。外套將子彈擋住,子彈外殼自自然跌係我身後面。估唔到一件外貌普通,質地柔軟嘅黑皮外套,竟然係一件防彈外套。
-----------------------------------------------

突然無人機停止攻擊,槍聲消失得無影無蹤。當我正想採頭出去望一望外面咩環境嘅時候,我見到大廈大門,有一群人影出現。

「Go! Go!Go!」一把男聲響起「記住要盡量活捉個男仔!」

我係垃圾桶後面竄出去望,一班著住深藍色軍服嘅男人由大廈大門殺出,人數大約有六個,每個人都戴住頭盔同臉罩,就好似飛虎隊咁款。
六個人一早就知我身處嘅位置,好快就將我圍住。

「舉起雙手!快!」其中一個人向我大喊。

佢地六個人各自用步槍指住我,而我就仍然坐係個佈滿槍孔嘅垃圾桶隔離。

「你! 企起身! 舉起雙手!」 男人再次向我大喊。

我嘅目的只係想搵返Mindy,好明顯,頭先佢地本身係想利用佢地,引我入大廈。我當時本能咁反抗,係因為下意識覺得佢地捉走Mindy 一定有不軌企圖,唔係啲咩好人。

但係係呢一刻,我終於慢慢冷靜落嚟。腎上腺素嘅作用退卻落嚟,頭腦終於清醒返唔少。

就算俾我衝到入去大廈入面,都只係單人匹馬衝入對方巢穴。大廈入面好可能有幾百人,我救得返Mindy 佢地幾個嘅把握又有幾多?

真係可以憑我一個人,就救到佢地?
 我唔係打緊機,玩緊「三國無雙」。我只係一個普通人.......呀......唔係,頂多係一個大力少少嘅人,根本無一個打十個嘅能力。

無力感再一次襲嚟。

係我思考嘅嘅時候,佢地又再催促,要我起身……

我嘆一口氣。

死,無咩大不了。
係我嘅時空,「我」所屬於嘅世界,個度嘅人都已經死得八八九九。我根本無「家」可歸,一死了之,話唔定係一種解脫。

「喂! 我叫你企起身呀!」一個男人催促。

當我諗起自從我嘅時空,俾人當做實驗場之後嘅種種經歷,Doris 同阿明嘅面容係我腦海出現。

我突然覺得好唔捨得阿明同埋Doris。 雖然認識佢地兩個嘅時間好短,但亦稱得上係患難之交。幾日以嚟嘅感情,猶勝我一眾酒肉朋友。

仲有Mindy.......佢俾人捉咗,如果俾佢地拎去做咩變態實驗,我仲點配做佢嘅知己!?

我握緊拳頭,本身仲諗住還手嘅念頭慢慢消失。一旦出手,佢地好可能會唔留手,殺咗我。咁樣,就唔洗指意再有人救佢地三個人。

我心念轉動,眼見無辦法可以打嬴佢地,倒不如俾佢地捉返去,再暗中查探Mindy 佢地係邊度。
一諗通咗,我就企起身。

「你地係咩人?」我邊企起身邊問,盡量保持冷靜。

佢地六個人無視我嘅問題,隔咗一陣,一個左手上臀綁住黃色星星圖樣嘅軍人出聲「我地只係照命令做野,你就唔好多問,同我地合作就好。」

「哈! 唔係我唔想合作,而係你地好無恥! 咁多個人蝦一個手無串鐵嘅遊客! 你地幾個係軍人?上頭叫你去殺啲手無串鐵嘅人你地都照做? 佢地叫你地姦淫奴擄掠,你都都乖乖地照做?」我固意挑釁,想睇下會唔會大意之下講多啲野我知。

頭先佢地話要「活捉」我,我希望佢地唔會違反上級命令。

「哈?! 我地留你一命算你好彩......」一個身形較為矮嘅軍人激動咁講,佢將手上嘅步槍移近我「我地機葉部隊,只係會殺人,唔會做埋一啲鼠竊狗偷嘅事! 我地唔殺你……」

「喂! 講夠喇!」手臂戴住黃帶嘅軍人阻止矮仔軍人繼續講落去「阿龍,我地有命令係身,我地無必要同佢嘈。」

「Yes Sir……」 矮仔軍人阿龍氣餒咁樣放低槍。

按住佢地之間嘅互動,手臂戴住星星圖樣嘅軍人明顯係呢一隊人馬嘅隊長之類。而隊長好醒目咁阻止佢嘅隊員多口,話語間另有一種威嚴。

不過矮仔頭先所講嘅「機葉部隊」就係佢地組織個名? 佢地係呢個叫AW52宇宙嘅居民,定係嚟自第二個平行宇宙? 有機會再試下佢地口風!

「好! 你跟我地行!」一把粗獷嘅聲音傳嚟,跟住後心一陣冰冷,我被人用槍管推咗一下。

「我對腳識行,唔洗你推。」我冷冷咁講。

「你雙手放係頭上面!」我認得係矮仔軍人阿龍把聲。

我懶洋洋咁慢慢將雙手舉起,突然矮仔軍人阿龍從後一個熊抱,我作勢想掙扎,右手手肘隨即向後揮。

阿龍咁近我身體又點會避得到,卜一聲悶響,矮仔軍人整個人向後摔倒。

與此同時,我感覺到腰間被力一扯。當我視線向返前方,就見到軍人隊長手上拎住插住我把手槍嘅腰帶。

我不禁驚訝佢手法之快! 一兩秒時間已經將我條腰帶搶走。

「唔可以帶危險品入去。」隊長冷冷咁講。

「隊長! 阿龍佢暈咗呀!」有一個隊員講,語氣頗為緊張。

「唉......無鬼用!」隊長無奈咁講「呢個人體能好強,上面話佢可能有利用價值,我地都係........」

隊長拎起一把槍,指向我心口。

一鼓麻痺感由我大腦迅速擴散全身,而呢一種感覺,似曾相識。

唔係,呢種並唔係恐懼。

我唔係怕有人用把槍指住我,我係……我係感覺到,遠處有野郁緊。有一種感應,有一鼓原始嘅蠻力......向我壓迫過嚟。

內心嘅騷動難以自制,血管脈搏嘅跳動愈來愈厲害。

「咔嚓!」隊長扣下手槍安全掣。

「唔對路……有野……過緊嚟。快啲……我地要快啲走……」我沈吟,我緊張到連講野都震晒。

「吓?你講緊咩?」一個隊員講。

「喂,隊長,唔對路喎! 佢塊面白晒喎.......」又有一個隊員講。

隊長疑惑咁望住我,手上嘅槍口仍然向住我心口「你話有野過緊嚟?」佢小心咁問。

「個......個邊......」我指指壓迫感嘅來源,方位正正係隊長身後。

隊長回頭望向我所指嘅方向,但手上步槍依然指住我心口。

「嗯......我見唔到有野......」

隊長都未有時間講完佢想講嘅說話,突然一個隊員大叫「隊長! 總部係180方位探測有一埋熱能反應,佢地向住我地衝埋嚟! 估計仲有.....」

「有怪物! 全部人! 撤退! 」隊長大喊。

呢一班軍人本身應該訓練有數,佢地五個人迅速排開隊形。有一個身材高大嘅隊員從後將我整個人抱起,佢將我放係佢膊頭上面,一挽實我就跑起上嚟。 而剛才被我打暈咗嘅阿龍,亦都由另一個人揹起。

當我俾人好似「背囊」咁樣成個揹走嘅時候,個軍人步履極大,瞓係佢膊頭上面極為顛沛。我嘗試用力抬起頭望望身後咩情況。
「Oh....shit...」我不禁驚呼。

我見到街嘅盡頭,依稀見到有一群怪物追緊過嚟,佢地比較遠,就咁望好似一個白點係街嘅盡頭。但慢慢,怪物嘅形象慢慢清晰起嚟,佢地正係度全速襲來。
-------------------------------------------------
「Go! Go! Go!」隊長大叫。

六個軍人加埋我,齊齊衝向大廈大門。

軍人跑步嘅速度雖快,但係點都唔夠用四隻腳跑嘅怪物快。 眼前怪物同我地嘅距離愈縮愈短,我不禁要為佢地六人祈禱,希望佢地可以帶住我走得甩。

「呀! 9 點鐘方向!」我聽到有人大叫,繼而傳出幾下槍聲。

一輪炮擊係我耳邊響起,我望向9點鐘方向嘅時候已經太遲。一隻怪物由左方突襲,雖然有幾下炮擊打中目標,但係並無辦法阻止怪物獵豹一般嘅飛撲。

怪物一聲咆哮,向最左手邊嘅軍人撲去。怪物一個飛撲,就將有如一粒彈珠般將軍人撞開。

軍人一聲慘叫,飛向眾人,抬住我嘅軍人亦難幸免。可能係我太重,導致佢身法失去敏捷,一時閃避不及。被撞飛嘅軍人就好似一個飛行中嘅保齡球一樣,勁度之大,足以連環推跌咗好幾個人。

軍人失足放手,我一個踉蹌,跌落地下。

「呀! 放開我!放開我!」一聲慘叫傳嚟。

我一企返起身,就見到剛才被撞跌嘅軍人被怪物咬住右腳小腿,小腿頓時血流如注,一片深血由褲管滲出。

「可惡!」 身邊幾個隊員見狀都即刻出手救援。

佢地幾個同時向怪物開槍,為咗避免射中隊員,子彈全數都射係怪物身上。奈何怪物生命力奇高,俾廿幾粒子彈打中身體,仍然未斷氣。怪物倉白嘅肢體浸係血泊之中,喃喃發出呻吟怪叫,而怪物佢把口依然死咬住軍人嘅小腿唔放。

最後隊長無奈之下,叫眾人停火。

「打身都係浪費子彈,等我嚟。」

隊長拔出一把軍刀,直接刺入怪物額頭。怪物身體抽搐咗幾下,就無再掙扎。

當我見到呢個畫面,一陣反胃嘅感覺突然湧現。

佢地幾個七手八腳咁將怪物嘅頭部移開,當怪物吧口一鬆開,軍人一聲厲叫,小腿已經俾怪物咬到血肉模糊。

身後傳嚟嘅壓迫感愈來愈強烈,大家慣住打死呢一隻怪物,恍惚忘記咗我地身後有一群數目更加多嘅怪物追趕。

隊長都意識到唔可以逗留太耐,目標只係無幾遠嘅距離。

「大家快啲繼續行!返入去先!」隊長大叫。

「Yes Sir!」眾人回應。

隊員盡最大嘅努力拉起受傷嘅隊員,時間只係用多咗呢十秒鐘。呢十秒鐘,已經足夠令怪物跑過整條街道,下一瞬間就要蜂擁而上。
-------------------------------------------------------

由於我只係打醬油嘅關係,我時不時都係度留意緊個一群怪物。係佢地幾個分散無注意力嘅時間,真正嘅危險先殺到埋身。
怪物好快就同我地相距唔夠二百米!

一群四腳爬爬,數量就咁估計都有十隻左右。怪物散發出個種壓迫感強得不知所謂,我感覺到雙腳開始打震。

「喂! 佢地殺到喇!」我鼓起勇氣,大聲警告其他人,同時獨自向大廈方面跑。

我無理佢地幾個,佢地話晒都有武器。本身我都叫有把手槍仔,不過隊長已經搶走咗。

「契弟走得摩!」我暗忖,眼前嘅情況,只能夠走為上著。

因為無論如何,我都要留返條命仔見Mindy 佢地三個!

我唔理「三七二十一」,用盡全力向住大廈入口跑去。

「Fire!」隊長係我身後指揮,一輪炮火聲立即響起。

我回頭一望,就見到有兩個隊員背向住我向怪物開火,另外兩人各自拖住一個受傷嘅隊友逃跑。

兩個開緊火嘅隊員一邊射擊,一邊慢慢向後退。

係炮火聲之中,我隱約聽到佢地係度大叫緊啲野。奈何炮聲太響,佢地講緊咩,我毫無頭緒。

我迅速收拾思緒,繼續集中精神逃走。

自從身體有變化以嚟,感覺運動神經都比之前好。係眼前嘅道路就算版破壞到佈滿碎石雜物,崎嶇不平,但係我身體總有方法可以越過障礙物。我完全係無諗過要用咩動作去應付障礙物。

單手支撐跳過又好,甚至左右腳交替借力再跳上高處都好,我只係憑感動去做,完全唔經大腦思考。

一種前所未有嘅快感係我身體擴散。

我竟然嘴角微微咁笑起上嚟……
---------------------------------------------

「到喇!」大廈大門已經係我面前。

霎時,有一種麻痺感係我後頸散開。

感覺唔對路! 我下意識一個急停,連忙收步。

突然頭頂有一個影飛過,下一秒鐘, 一隻怪物輕輕咁係我面前落地,擋係我前面,阻擋住進入大廈嘅唯一嘅出入口。

怪物全黑色嘅雙眼眸,同我視線對上。

我整個人僵硬咁企係原地。

我應該點做?

我應該點做?

我不斷咁樣問自己。

怪物嘅臉容倉白,嘴邊佈滿乾涸嘅血跡。

奇怪嘅係,怪物無即刻飛撲嚟咬我。 反而企定定係度,望實我。

我再次有機會好好咁望住佢地個樣, 我記得第一次嘅時候,我仲係Coffee shop。 當時我殺死第一隻四腳爬爬, 佢眼神之中個一種痛苦,兩者眼神係一模一樣。

雖然四腳爬爬嘅外表已經變到同一般人好大分別,特別係雙手都變成近乎雙腳嘅模樣。同時皮膚已經轉化到了無血色,只剩低臉頰輪廓同我地一樣。

而呢一塊「人類」嘅面孔,令我係呢一剎那覺得,佢地或者仲有一絲「人性」遺留落嚟。

我深呼吸一口氣,慢慢向前行一少步。 四腳爬爬仍然企定定,最少佢對我嘅敵意唔算大。至於點解佢唔攻擊我,我決定唔深究。如果可以相安無事咁樣俾我通過,就皆大歡喜。

「你........你聽得明我講野嘛?」我沙啞咁問。

四腳爬爬側頭,喉嚨發出咕咕聲嘅低吟。

「如果你仲聽到我講野......麻煩你,我只係想入去大廈入面,唔係想傷害你。」我嘗試一隻字一隻字咁慢慢講。

我舉起雙手「嗱! 睇下! 我無武器係手! 」

我慢慢一步、一步咁樣,慢慢行近。

我小心翼翼靠近,四腳爬爬嘅面容輪廓更加清晰。我依稀想像到呢一張蒼白臉孔,本來係屬於一個年輕男子。

怪物身上嘅衣服,雖然溶溶爛爛,但係乍看之下,同一般軍人著嘅制服差唔多。右手手袖上面繡有一個圖案。

圖案係一個藍色圓圈,圓圈頂部繡咗一隻鷹,而圈中間有三個英文字: 「I.R.E.」 
-----------------------------------------

「呀!」突然身後一聲慘叫,軍人隊長重重咁摔倒係我身後不遠之處。

我身前隻四腳爬爬亦都被嚇一嚇,身法敏捷咁向後一跳,臉上由剛才衰傷嘅表情變為充滿住殺氣。

隊長鮮血淋漓,本來戴住嘅臉罩都消失得無影無蹤,露出一塊血淋淋嘅面容。佢花盡氣力先可以慢慢企返起身。睇嚟剛才嘅一段時間,佢同班怪物必定有一場惡鬥。

隊長係原地不斷喘氣,而擋係大門前面嘅四腳爬爬就一副警戒嘅狀態,目光狠狠咁樣盯住隊長。

點知隊長一回神,就見到隻四腳爬爬,佢當堂嚇咗一嚇。

「Shit!」隊長大叫,隨即熟練咁拎起步槍,扣下扳機。 隊長開槍開得太突然,我都嚇一嚇,我本能地即刻趴低。

四腳爬爬反應奇快,一聞槍聲就迅速閃避,嚓一聲,就已經跳近隊長所企嘅位置。

當怪物埋身,隊長用步槍一下橫掃,迫得四腳爬爬唔能夠輕易接近。隊長氣魄雖然迫人,但係怪物移動速度太快,隊長始終傷唔到佢分毫。

我眼見而家大廈中門大開,原先阻係我前面嘅四腳爬爬亦忙於同隊長交戰,我不加思索,就往大門跑去。

我只係跑出兩步,突然聽到身後隊長聲嘶力竭嘅慘叫。

我忍唔住回頭一望,一瞬之間,我立即後悔。

隊長奄奄一息咁樣瞓係地下,有幾隻從後趕嚟嘅怪物壓係隊長身上。就係咁樣,四五隻四腳爬爬不斷向隊長身軀狂咬。隊長鮮血狂湧,不斷叫喊,但叫聲愈來愈弱。

隊長彌留之際,目光對上我雙目。

隊長一臉憤恨,嘴唇微微開合,似有野想同我講。不過我同佢相隔大約四十步之距,我只係依稀聽到一個「害」音,佢就口吐鮮血,已然死去。

隊長被殺死嘅畫面令我心有餘悸,反應都慢咗半拍。 本來想乘機逃走,點知錯失良機。

個五隻怪物殺死隊長之後,目光全數落係我身上。

「Shit!」我心中叫苦。

下一回: 坦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