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家中等着你,無望地等着。

電視上新聞說香港快沒了,中毒死亡的數字不斷飆升,人們都急着逃離這城。

天水圍是其中一個首當其衝的,記得那天我透過家裏的落地玻璃窗,望着那厚厚的滿天塵土漸漸迫近。

我用盡家裏可以用的東西,膠帶、毛巾、綿絮、布碎… 把門、窗、凡可通往外面的縫隙都密封起來。

那天你走了,還叮囑我要盡快逃離。



沒有了你,我是哪裡也去不到,更是哪裡也不想去。

我只能呆呆望着這窗戶,記憶我初搬進你家時,是多麼喜歡這裡的景色。

這五十層的高樓,遠挑着西北方的一片海灣和濕地,無論清晨還是日落,景色都迷人。

現在,望向窗外,只見灰蒙蒙一片煙霞,甚麼都看不見。

還有... 你遺下了你的父母,我還要照顧他們。



公公依賴着呼吸器生存,苦撐着,只為了盡力陪伴婆婆走到最後。

婆婆已不能行走,整天躺在床上,還堅持每天給丈夫朗讀他最愛的詩句。

每次看見他們手牽着手,我都想起我的父母。

我曾經以為,愛情都是這樣的。

我的父母,你的父母,都認定了一個人,就手牽着手,一直走到人生的盡頭。



是甚麼時候開始,我們的路走岔了… 我竟沒有察覺。

我會在原地守候着,儘管你已失信,我還是會等你。

幻想着在完成照顧你父母的使命後,我還能活着離開這裏,我要找到你,要告訴你我也能堅強的活着,除了她,我也配待在你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