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車房裏,昕晴雙手,被反綁在鋼管上,坐在地上發呆,一坐就是半小時。

身旁的小劉幾乎要睡着了。

"小劉…"

"嗯?"

"(怎麼問好呢?)你(重點)和你哥(分散注意…)有沒有女朋友?"



"……",沒想到昕晴會問起這個,小劉正了正身子,想了一想,"都沒有。"

"為甚麼?你們兩個男人住在山上不寂寞嗎?"昕晴你這是甚麼問題… 直接點問吧…

"這… (你這是要我怎麼回答…)"

"那你有拍過拖嗎?"直接點直接點。

"嗯… 沒有呀。"



出乎昕晴的意料,小劉的外形不錯,而且性格也容易討女性歡心,"哦,你幾歲?"

"二十二。"

"!!!看不出來! 你比我小!我還以為你至少二十六、七呢… ",昕晴八掛興趣大增,似乎忘記了自己正被一個變態反手綁着,要她向汽車下跪。

"是呀… 我整個家族的男人都長得成熟一點…"

"為甚麼不交女朋友?"



"沒遇到合適的呀。"

"(嘉宜就不錯呀!)你喜歡怎樣的女孩?"這才是問題。

"這…"小劉罕有的有點臉紅,逗得昕晴更想追問。

"告訴我,幫你留意一下…"

"不需要了。"

"為甚麼?"

"很難找到的… 我要求… 很高的。"耳根都紅了。

"說來聽聽嘛…說嘛… 你不是說甚麼八掛問題也會回答嗎?"



不知怎的,他就是難抵擋昕晴的追問,和她說話就是忍不住不停的爆料。

"好吧… 我告訴你,可是你不要告訴別人!"

"好!"

"如果你告訴別人,你的下場會比現在更慘!"小劉裝了一個陰森的眼神。

"好的好的,你講啦!(受不了啦!)"

"我喜歡… ",小劉吸了一口氣,"我想像中,我喜歡的人是,有點… 像我哥的。"

"吓!?"昕晴忍不住張大了口表示驚訝… 腦內一片混亂。



像他哥就是男的出櫃啦原來小劉是同性戀那也沒甚麼呀但可憐嘉宜沒機會小丫頭痴心枉費但他們是親兄弟那麼是禁斷亂倫暗戀真是變態這是甚麼世界哎呀好混亂……

"你哥他知道嗎?"

"知道甚麼?"

"你暗戀他呀!"

小劉翻了個白眼,"你怎麼搞的!我是說… 首先,我喜歡女人,OK?"

"哦…"不用掩飾啦,姐姐思想沒那麼保守啦。

"只是… 我一直希望找到一個,就是… 很聰明,做事很有自信,很了不起的女人",小劉說着說着有點莫名的興奮,"她可能在人前很強勢,但是,又有一些弱點,只有我可以幫助她,補足她,安慰她,給她倚靠… 你明不明白?"。

"哦… 明白了。你的口味有點獨特,這樣的人,似乎有點難找吧"昕晴一邊講,一邊想像一個女版的劉山松......嘔心!



"是呀… 還沒遇到。"有點無奈。

"吖… (恐怕是這一生也不會遇到一個吧,可憐的年輕人)你剛才這樣說,我還以為你愛上了你哥哥…"昕晴吐吐舌頭。

"他從前真的很帥,要是同性戀的男生的見到他,會愛上他也不足為奇。"

"有過嗎?"

小劉想一會,神色有點凝重,"有過,我所知道的有一個。"

昕晴瞪着雙眼望着小劉,說吧說吧… 說出來然後告訴我那個是你吧,你姐我接受得到。

小劉有點覺得不應該講,這個一直是他們三個人之間的秘密,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不知怎的,今天,很想將這個悶在心裏好幾年的秘密,說出來。



不用說出真相的全部,就改編一下吧,反正昕晴她這麼好騙。

就稍微改編一下。

“我們家是開車房的,是很專業的那種,有自己的修車工場。主要是修理、保養富貴人家的跑車、名車,還有專業的比賽用車,我們也有自己的車隊,參與不同大小的比賽。

有一年,來了一個學徒,我們喚他做少爺。

我最初以為那只是一個稱號,後來,才知道,他真的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只是因為是私生子,所以從來沒有人提他的爸爸是誰。連他自己都不會提起,只有他師父,即是我爸,我和我哥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爸爸的學徒們有幾個是跟我們住在一起的,當中以我、我哥和少爺的感情最好,我們把少爺當親兄弟看,我哥是大哥,少爺是二哥,我是弟弟。

大哥深得爸爸歡心,他很聰明,又有領導才能,除了盡得父親的精湛修車技術,還很會讀書,也是一個出色的業餘車手,拿過不少獎項,只是爸爸不讓他當職業車手,怕會生意外,希望他繼承修車場的家族生意。

哥哥也很樂意順從他,只是一有機會就去參加比賽,每次爸爸都很緊張,生怕他的寶貝兒子發生意外。

我跟哥哥很不同,從小就不起眼,但我倒不介意,那時還小,不懂得爸爸是不是偏心,也不懂得妒忌,只覺得哥哥很威風,到哪裏也跟着他。

至於那個少爺... 他最初來到修車場,真是個令人頭痛的傢伙。

口沒遮攔,囂張魯莽,不斷得罪人,空有富貴人家的少爺脾氣,卻沒有富貴人家少爺的修養。他最初只佩服我爸一個,我爸不在時他就發難,無人夠膽惹他,除了我大哥。

有一次,少爺他實在太過份了,用扳手打傷了一個在言語上挑釁他的學徒,我哥就把他趕出門外教訓他,在大雨裏兩人打得頭破血流,最後我哥打贏了,而他,就消失了一個星期。

我爸很生氣,因為那次我哥也被打得很傷。

本來那個少爺年紀輕輕無心向學,誤交損友,染上了毒癮,他爸爸把他抓進療養院戒毒,康復後為免他無所是事又去惹事生非,就托我爸收他為徒,看看能否讓他有個寄託,怎料他愛上了車,也很有天份,只是脾氣不好。

我哥怕少爺真的被爸爸趕走的話會誤他一生,就勸爸爸再收留他,還親自去他家找他,勸他回去。

這件事之後我哥和少爺就成了好兄弟,其他學徒也給面子我哥就不和他吵,少爺他,可能是漸漸感到學徒們的接納吧,脾氣也收歛了許多。

我因為去到哪裏都跟着哥哥,也就常常與少爺相處,發現他人也很有義氣,而且大家也熱愛賽車,很快就混熟了,我們有一段日子,真是如影隨形,有我哥的地方,就有我和少爺,有少爺的地方,就有我和我哥... "

"所以說... 喜歡你哥的就是這個少爺?"

小劉想了想,"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