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又來到他第一次吻她的地方。 

今夜雲多,月亮幾乎給全遮蔽了,站在幾棵茂密的樹下,黑漆漆的甚麼都看不見。 

上一次是男人作主動的,今次是女人突然轉過身來,站在他面前。

 "嗯?怎麼了?" 

女人在黑暗中,偷偷把項鍊除下來,拿在手中。 



那項鍊是她前度留給她唯一的記念,他一直很介意,她怎麼還一直戴着。 

她和前度曾經愛得很深,本來就沒有打算忘記,只是他窮追猛打的追求她,才令她有點動了心。 

現在他反過來嫌她還惦記着那個人,這是甚麼道理? 

她伸出手臂,環抱着他,仰着臉跟他說,"吻我,像第一次那樣。" 

他笑了笑,然後捧着她的臉肆意地亂吻。 



他看不見她皺着眉,正在苦苦思量一件事情。 

她有一個很笨的問題想問,但又害怕知道他的回應。 

他緊緊擁抱着她,時重時輕的吸吮着她的嘴唇。 

良久,才放過她。 

她跟自己說,問吧。 



不要悶在心裏,問吧。 

很想弄清楚。 

"你..."她感到自己的心臟在劇烈跳動,不知是因為剛才的吻還是甚麼。 

"嗯?"  

"你愛我嗎?” 

"當然呀,怎麼了?" 

她心裏甜了,又再問,"你... 會一直都愛我嗎?只愛我一個?" 

男人沈默了一會兒。 "寶貝,"他的手摸着她的臉,"明天的事我們還不知道呢。" 



"你說吧,哄我也好,騙我也好,說你以後一直都只愛我一個..."她溫柔的要求着,把臉埋在他的胸前,心裏隱隱的痛着。 

就知道,對他來說,自己不會是特別的一個。 

他嘆了口氣,"我… 不想為了得到你而騙你。你知道我是怎樣的人。" 不可能兌現的承諾他不想作,可能不會兌現的,他也不想作。 

他以為這樣是對她坦誠,不欺騙她,哪知女人只是想聽一句好聽的話,就足夠了。

"哄哄我也不願意嗎?"她再抱了一會,但男人沒有再說話,她明白他的意思了。

其實早知道答案會是這樣,某人不是早勸戒過她了嗎? 

她鬆開了手,把項鍊放進褲袋裏,轉身說,"走吧。" 



她一路上低着頭走,不想讓男人看見她強忍着的眼淚。 

他看出她是在忍着不哭,卻沒有說甚麼,生怕一說話,她就控制不住情緒,。 

現在他真的是很愛很愛她,她的柔弱、溫順和執着... 但過往的歷史,令他也不能相信自己,他想坦誠的待她,讓她自己選擇,要不要和這個,將來可能不會愛她的人一起。 

"你沒事吧?"到了她家的門口,男人有點不放心,畢竟在她得知前度的死訊後,一直還沒有恢復過來。 

"沒事。"說的時候也沒有看他一眼。 

她開了鐵閘,進了木門,就在關門的一刻,她靠在門後,腿一軟,就跌坐在那裏痛哭起來。 

她掩着嘴巴,生怕被其他人聽到。 

明知這個人只是想當個救生圈,她卻渴望他是個能着陸安居的海岸。 



是自己妄想了,不能前進,就後退一步吧。 

哭了一會,淚乾了,她抺抺眼臉,拿出褲袋裏的項鍊。 

反正一個死人不能再傷害她了。 

她把項鍊重新戴起來,重新感受那不真實的安全感,就回到樓上的家,梳洗睡覺,好像沒有事發生過一樣。 

男人則一直站在閘外,望着她家的窗戶,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她關上最後一盞燈才離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看過這故事的每一個人!
邀請你到我Facebook Page 看看~ 也請給我一點鼓勵和意見。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