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 甚麼都看不見,這該死的GPS… 怎麼和地圖上顯示的不一樣?" 

在迷霧裏,一個人開着一輛越野車。 

"搞得我迷路啦!你定位個屁呀!" 突然面前出現一團黑壓壓的東西,那個人趕緊轉動方向盤。 

已經太遲了!

一下猛烈的撞擊,上一秒還在全速前進的越野車,停了下來。



他的上半身被車上彈出來的安全氣囊夾住,動彈不得,氣急敗壞的他接連罵了幾句粗口。

好不容易摸到身旁背包中的一把小刀,狠狠的把氣囊刺破。

司機冷靜下來,環顧四週的情況。 

由於撞車時的猛烈撞擊,到處都是塵土飛揚,完全看不見車外有甚麼。 

他試試重新開動引擎。 引擎發出令人沮喪的乾咳聲… 失敗了。 



再試幾次,結果都是一樣。 

"撞上甚麼鬼?"

他決定要下車看看,戴上了面罩,穿上一件大衣,雙手作祈禱狀,"一定要夠氧氣!" 

下了車,摸着車身來到了車頭位置。 

車頭似乎陷入了一個黑色的巨型物體,摸一摸,高高的,寬寬的,一層一層的。 



他忽然摸到了一個碎片,拿到手裏,開了手電筒一看。 

是淨化器的碎片。 

"哪個白痴把一堆淨化器放在路中心?!" 咇咇咇咇咇咇 氧氣罩響了六下,糟了…氧氣尚餘12 分鍾。 

更糟的是車上的氧氣也只餘半小時了…  

"討厭! 明明計算得剛剛好,氧氣用完之前就會到達的… 真倒楣!"

他見眼前的淨化器是沒有接駁電力的,就用鎚子敲開已被撞散的那一些機件,走到車前用手電筒察看損毀狀況。 

"十分鐘內修好,沒問題!" 說完,他從車上拿出工具箱來,蹲在車前,鈴鈴鐺鐺的修理起來。
 
********  



綠山城已步入了寒冷的冬季,一大清早就響起了各種警號。 

首先是淨化器圍牆被破壞的警號,然後是電壓異常引致短路的警號,慢慢空氣指數警號也響起了。 

劉氏兄弟雖不是第一次於清晨被各種警號吵醒,但三個警號齊響就實在是太過份了。 

他們從睡床上彈起,穿上保護衣,戴上氧氣罩,就自動的各就各位去處理危機。

山松上了發電塔去檢查電力供應,除了已滅掉的幾個能量球,其他都運作正常。

會不會是其他部份出了問題?

他迅速做完了各樣的檢查,確定問題不在發電組件上。 



但還要等巡邏小組找到圍牆被破壞的地方,搶修好了,才能開啓後備發電機,即是說綠山還要承受毒霧滲入一段時間。

山下各人被警報從睡夢中驚醒,一般的人只能戴上面罩,待在室內等候警報消除。

小劉加入了亨叔,還有幾個身兼搜索隊隊員的車廠工人,穿上了保謢裝備,出發支援巡邏隊伍。 

昕晴和亨叔的三個孫兒在車廠裏待命,若有人傷亡就出發救援。 

在宿舍裏工人忙着把門窗密封起來,以保存新鮮空氣。 

"巡邏隊確定損壞位置,是C602,重複,是C602,請盡快增緩,OVER。" 

大家在保護衣內的無線電通話器裏收到消息,立即趕往現場。 

小劉去到C602位置,立即與那裏的巡邏隊員打個招呼。 



"甚麼環境?" 

"你… 自己看吧。" 

在一片迷霧之中,隱約看見圍牆缺了一大塊,缺口外有個像是車輛的物體,還有兩三個身影在車前晃動。 

小劉走上前去了解了解。 

"先生,我們會幫你把車拖進去,請你先不要修理吧。" 

"別煩我,我快修好了。"蹲着的人一邊這樣說,一邊埋頭苦幹着。 

"車撞成這樣怎可能這麼快修好?請你先進保護區吧!不要阻礙我們修葺城牆。" 



"要不是你煩着我,我已修好了!#$%&"

咦?這種火爆的人,小劉倒有豐富的處理經驗,"這位仁兄,我們是為你的安全着想,請你跟我們進去吧,若遲延了,區內的人生命會有危險。" 

那人沒有理會他,站起來,打開車門,開動引擎。 成功了! 

"你看!只用了八分鐘!我果然是天才!"說着就上了車,"撞毀了大家的城牆真對不起,我還有地方要去,拜拜!" 

想了一想,自己的定位裝置好像壞了,地圖又不會看…… 

"喂,兄弟。" 

小劉平日總自喻情商很高(比起他哥),但今日不知怎的從心底裏討厭這個自私自利又自大的家伙,"你…叫我嗎?" 

"是呀,你見到有別人嗎?" 

小劉忍着,"你說吧。" 

"你知不知… 那個… 綠山城在裏? 我不是找不到,只是我…" 

"這裏,就是綠山城。" 

"甚麼?!你不早說?"話還未說完,她就開動了越野車,不理前面的巡邏隊員和其他工人,直接穿過缺口駛進了保護區。 

前面的人頓時雞飛狗走,小劉目瞪口呆。 

"救援組,救援組,請到C602,請到C602,OVER。" 

"有人受傷了嗎?傷勢如何?是否需要擔架床?OVER。"昕晴問道。 

"還未知道,甚麼都帶來吧。OVER。" 

"搞甚麼鬼?"劉山松在塔上可是焦急得要爆炸了。 

再這樣下去綠山就不是保護區,要變成毒氣區了。 

他忍不住對着無線電咆哮,"劉海俊!!!你甚麼回事呀?你知不知道再這樣下去有多嚴重?你還要拖多久?小小事情都做不好…(下刪千字)" 

小劉捱了哥哥的轟炸,心情更是不好,眼見越野車就停了,車上的人走下來,就上前捉住他的肩膀。 

"喂!你有沒有長眼睛?你沒看到前面一堆人嗎?你撞到人怎麼辦?這是人命呀!" 

"他們也有眼睛呀,看見那麼大一輛車不會躲呀?白痴嗎?" 

"你這個人!" 正當兩人劇烈爭吵的同時,在他們背後的人們迅速、熟練地在缺口以內築起一個U型的淨化器圍牆,接駁了兩邊。 

一個工人來找小劉。 

"不要煩我,我要好好教訓這個臭小子!" 

"小劉哥!" 

"甚麼!!!" 

"城牆修好了。" 

"哦。"小劉暫時收起怒火,先做正事,立刻用無線電通知他哥,他在塔頂開動了後備電源。 

要在後備電源用完之前,作一次仔細完整的檢查,才能重新開啓電源。 

接下來還有很多工作。 

劉山松先關掉全部警報,然後在廣播中向大家解釋事件,語氣極不耐煩。 

"今天凌晨一外來車輛撞壞圍牆C602段,現已修復好,也暫時恢復供電。
幾小時後供電會再度暫停幾分鐘,請大家留意廣播。
空氣指數仍然屬警戒級別,請密封好門窗,在室內也要使用面罩,非相關人員請勿外出。
空氣指數回復正常會通知大家,今天各工廠農田停工一天。
X#$*!" 

完了廣播他立即下塔,穿上保護裝備下山。 

一定要看看是誰夠膽撞毀本大爺的城牆。 

這時昕晴他們已到了現場,她很驚訝圍牆這麼快便修葺好。 

四週本來一片迷濛,淨化器圍牆重新通電後白煙漸漸散去,她看見不遠處有一輛車子,應該就是那不速之客的車,還有兩個人在爭吵,高高的那個人是小劉,另一個身穿一件名貴的真皮大衣,也是一個高個子。 

這時亨叔和幾個工人圍了上來,想勸阻二人,但不果。 

"你這個人真是不可理喻… " 

"我現在有撞到人嗎?沒有!不可理喻的是你吧!" 

"你沒撞到人,但撞倒了圍牆,不要好像你沒有做錯似的。" 

"我沒有做錯!我不是故意的。" 

"你要賠償!" 

"沒錢!" 

"你要道歉!" 

"我沒有錯為甚麼要道歉!"那人忽然停頓了,"慢着…"聲音有點沙啞,"你… 幫我…卡卡住…" 

那人不斷用手指指住他的面罩,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小劉意識到他面罩裏的氧氣已經耗盡,暫時放下對他的成見,試着幫他脫下了面罩。 

那是一個舊式非常笨重的面罩,戴上了整個人的頭顱都會被蓋住,說話也變得不清晰,只露出眼睛以視物,優點是一點毒氣都不能滲透,缺點是,有點難除下來。 

脫下來了,小劉連忙遞給他一個後備的新式面罩。 

"喂!搞錯!你弄痛我了!"眾人錯愕,竟是一把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