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松。"昕晴微笑着輕聲喊他,"吃點早餐才出發吧,不要餓壞了。"

說着遞上一個熱烘烘的麵包和一杯水,他接過東西,望着她,甜甜的笑了。 

旁人都不知道該把眼睛放哪裏,平日冷酷火爆的劉山松,竟有這樣溫柔的一面。 

這種反差實在令人心裏打冷顫,而他們公然放閃更是令人感到牙癢癢。 

但劉山松(還是叫劉山松比較方便)有苦自己知,昕晴在表面上盡是溫柔細心,但事實上她仍不願意和他在關係上"更進一步"。



他一方面很享受她無微不至的照顧,一方面又對她一直保持距離感到納悶。

"我把你當女朋友,你卻想當我的保母?"有一次他忍不住問她。

昕晴只笑不語。

有時他真的好懷念她中毒服藥的那段日子,迷迷糊糊的任他擺佈。

他想,"唉…我甚麼真心話都說盡了,她到底還在想甚麼?" 



今天又是搜索隊出隊的日子,二十個隊員整裝待發。

由於今次搜索的是個全新的地點,所以準備工作特別認真,之前做足了資料搜集,開過好幾次會議才敲定細節。

多數隊員會到住宅中拿取物資,劉山松、小劉和其餘兩人會去屋苑的私人停車場,看看有沒有適合用來改裝的汽車,沒有的話也會取走一些合用的零件,最後和其他人集合一起回綠山。

進入了雨季,連續下了兩天大豪雨,到了今天才稍稍小了一點。

圍牆外的毒霧暫時散去了,雖然沒有大霧卻有大雨的掩護,他們決定照常出發。



小劉對於下着雨濕淋淋還要這樣清晨起來出隊,心裏有點不滿,明明已經能生產新式的能量球,本應已等於是富甲天下的他們,現在卻仍要冒着危險,清晨出發去搜刮別人剩下的物資。

小劉近來不知怎的越來越愛留在家裏,不願外出,更別講是離開綠山。

唉,留下那個人一個在山上,有甚麼事時誰去幫她?小劉心裏想。

為了保密,他們把她的車開走,並向外公佈,那個白撞的女司機已被送走,除了兄弟二人和昕晴,沒有人知道她還在山上。

智敏此刻正在貨倉中甜睡。

劉山松已取回自己的房間,貨倉卻讓了給智敏當實驗室兼睡房,而裏面的密室,正好讓智敏在發生甚麼事時可以躲藏。

"唉,你叫我怎麼放心出隊?"小劉心裏想。 

他們不是沒有討論過該用甚麼方法,才能把氣體能量球推廣出去,而同時又能使他們的身份保密。



"不如偷偷放在其他保護區的門前?"智敏說。

“發電鍋爐太重要了,沒有人會用不明來歷的能量球。"山松答。

"我們在綠山搞個新車展銷會,人們來到後我們讓他們看看新能量球的威力!"小劉說。

"那樣太高調了,應該隔天就會被抓。"山松答。

"我們派人偷偷進去別的保護區,換掉他們的能量球!"智敏說。

"好呀,派你去。"山松答。

"嘻嘻...好像不太可能做到吧......"



昕晴聽着好像每個建議都好像有點可能,但又不是真的可行,結果一點意見也沒有給。

山松始終認為他們應先尋求強大力量的保護,才可以安全地公開這個秘密。

這個足以與政府軍抗衡的力量,就只有反抗軍。

反抗軍的基地不是想去就去的,可行的是先聯絡附近的游擊隊,要求他們轉達訊息。

"哥,我們主動點去找個游擊隊談談吧!"

"你以為游擊隊是想碰到就能碰到的嗎?"

不料,今天出隊,真的給他們碰到了。

*******



搜索隊一行人來到私人屋苑,隊員很快展開了工作,私人屋苑的居民撤離的時日比較早,也更有計劃,剩下的物資比較少,但在隊員們勤快的手腳下,很快就找到不少未變壞的米糧、寒衣、電芯、電器等有用的東西,把貨車裝得滿滿的。

還能食用的物資是越來越少找到了,幸好綠山的農田今年收成不錯,大家每天才勉強能有三餐。

劉山松那邊的收獲倒是不錯,上次來探路時留意到的兩輛跑車還在,只是機件有些故障,所以今天特意帶來特製的零件去修復,修理完了才試試能否開動。

作了一些修復和充電後,劉山松和小劉那邊傳來了汽車開動的聲音,不久後另外兩位兄弟那邊的車子也開動了。

他們交換一個手勢,示意一起把車駛出去試試。

四個人,兩部車,在附近的馬路上馳騁,正在樂極忘形,雨勢卻漸漸減弱。

失去大雨的掩護,他們意識到可能會有危險,正想回程。



不料前方迎面而來一隊車隊。

不妙,是政府軍的車。

車隊與他們擦身而過,繼續全速前進,但其中兩輛車卻離隊尾隨着劉山松他們。

劉山松開的車性能不錯,加上他的駕駛技術,很快擺脫了政府軍的車。

雖然若被他們截查,結果也不會怎樣,他們來自政府認可的保護區,在附近搜集物資也是他們的正常工作。

但政府軍有一個小裝置,只要取人的一滴血,就能透過基因特質驗出那個人是否政府或李氏集團想要的人,雖然不會立即知道那人的身份,但只要捉回去就有獎賞。

劉山松相信李暮星的資料一定在這個裝置中,所以他總是遠遠避開政府軍,而且從來不去碼頭。

劉山松正奇怪為何政府軍竟會來到遍遠的地方,卻從無線電中得知另外兩位兄弟已被截停了。

"他...他們說要你們來才放我們走..."兄弟的聲音有點驚慌。

"為甚麼要我們來,你沒告訴他們我們來自綠山嗎?只是個平凡的保護區。"小劉說。

"你...你們還是來吧...他...他們用槍指住了我們的頭..."

"這..."小劉望了望他哥,"好吧,我們現在過來。"

關上了無線電,小劉對他哥說,"不如你先下車,我開過去就好了。"

"不行,剛才車隊迎面而來,他們一定看到我們是兩個人的,若你一個人去,更顯得我有古怪。一起去吧,見機行事。"

兩兄弟把車駛到一個地方,見到三輛車停在路旁,政府軍車上滿滿是軍人。

迎面見到幾個下了車的軍人,還有兩個也是下了車,神色驚惶的隊員。

"你們下車。"一個軍人命令着劉山松和小劉。

他們下了車,立即被捉住兩手,反手壓在車身上。

"剛才你們為甚麼要逃走?"

"沒... 沒有...我們在試試車的性能,一時開快了..."小劉的胸口和臉被壓在車上,回答得有點困難。

"你們也是綠山城的?"

"是的...長官..."

"這車充公了。"

"甚...?好的...長官們喜歡就...拿去用吧。"小劉心裏已爆滿了他畢生所學的粗口。

"甚麼我們喜歡?你們的車能被政府軍徵用,是你們的榮幸。"

"對...對..."忍忍忍忍忍...

四個軍人分別上了劉山松他們剛得來的兩輛車,劉氏兄弟就被放開了。

"你們四個是修車的?"

"是..."小劉答道,劉山松一直低着頭,沒有說話。

"我們上級的車子壞了,要人修理,怎都修不好。你們...誰技術最好?跟我們回去。"

兩個手指頭馬上指住了劉氏兄弟。

小劉心裏想,真是好兄弟!枉我們自我犧牲來救你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