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不久,榮爺爺就召劉山松來聊天,話題總離不開他的寶貝孫女和他從前的風光事蹟。 

有時劉山松也會感到不耐煩,但想到這只是個垂垂老矣、疼愛孫兒的老爺爺,就忍耐着聽他講完。 

何況和他關係好,在這裏行事也較方便,也可藉機暫避文伯龍伯的嘮叨,都算不錯。 

出乎他意料的是,這位沉醉於昔日的老伯伯,原來早就認識"他"。 

"對了!和你聊了這麼久,都不知道你叫甚麼名字。"老爺爺問。 



之前他沒有問,山松也懶得講。 

"我叫劉山松。" 

老人臉上有點愕然,"你是讀機械工程的嗎?科大的劉山松?" 

糟糕...不會碰巧是真劉山松的長輩吧! 

"不是!你不可能是他!"



"那...可能名字有相似吧,哈哈哈哈..."假冒者想隨意蒙混過去就算,怎料榮爺爺面懵心精,不是那想容易受騙。 

"你臉包成這樣,我認不得你,但劉山松不可能不認得我。劉山松是我的學生,他讀研究生時,我是他的導師!他是我退休前最後一個得意門生,即使我老了認不得他,他見了我不可能認不得我,也不可能不和我相認。" 

劉山松額上冒着冷汗,想着該怎樣解釋這一切。 

"他怎麼了?" 

"吓?" 



"我問劉山松怎麼了。" 

"他..." 忽然記起,劉山松好像說過甚麼,他有一個教授長得像Jabba...... 

"做研究了?參軍了?他那時候總說要建個保護區然後收留很多人甚麼的,他做到了嗎?" 

"他做到了,綠山城就是他建的。他一家人收留了我,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好兄弟,所以我才代替他代表綠山來這裏開荒,他...在外面還有事要做。" 

"我還期待着某天也許能在開荒區見到他呢。愛發夢的年輕人,有點不設實際,沒想到他還真的做到了。" 

"請你...不要告訴別人。" 

"哈哈哈...現在我知道你的秘密了!"榮爺爺像個小孩子般笑着,"你以後要聽我的話,要不然我要告訴別人了!" 

"榮爺爺..." 



"年輕人,你很誠實,我很喜歡你!" 

誠實...?我每天活着就是個謊言。 

面對着老人慈愛的目光,他心裏無比的愧疚。 

他的愛徒劉山松,就是被自己間接害死的。 

"我有個任務給你。"榮爺爺轉身從身後拿出一個文件袋,"請你幫我們去添置一些寒衣和綿被。另外,"劉山松伸手拿文件袋,卻被老人拉着靠近他的耳邊,"這是這裏的研究進度報告,我想請你,幫我們帶出去,交給盧少萍將軍。" 

"為甚麼是我?"我是新來的,為甚麼就這樣信任我? 

"機密的事情,越少人去辦越好。我有信心你一個人就能辦到。第一,你被劉家收留的話,想必你精於駕駛,對吧。" 



"嗯。"這個當然。 

"第二,劉山松把你當好兄弟,你一定值得信任。" 

這麼輕易就想信我的話嗎?幸好我真不會把消息交給政府軍。 

"第三,我想現在綠山與反抗軍結盟了,你要在那裏取得寒衣和綿被應該會很容易吧?" 

"吓?取得?不是去買嗎?" 

"沒有呀,預算全用在科研和糧食上了。" 

"那...那好吧,我可以去找...我...真的可以回去綠山?" 

"可以,我會給反抗軍發訊息,你可以回去,可是,只能給你五天的時間。一天去程,三天搜集物資,一天回程。時間長了反對派會起疑心。" 



"那...我..."這就是說他要在那三天之間找到方法偷偷把機密報告交給盧將軍,"明白了。我甚麼時候出發?" 

"明天吧!" 

"這麼快!" 

"對呀,有沒有聽過夜長夢多?" 

"我怎知這個盧將軍在哪?" 

"我們有人在綠山,你回去了他自會找你。" 

反抗軍的人若知道他私自接受任務去戰區,一定會氣炸了,但想到去到戰區可能會見到那個人…誰還管反抗軍的人想甚麼? 



就在那天晚上,劉山松收到了回去綠山的地圖,還陸續收到不同人交給他的 "購物清單",和各種各樣的信件托他拿出去。 

"怎麼搞的,三天怎麼夠時間做這麼多?!算吧,都交給小劉去辦就好。" 

最後,榮爺爺還寫了封信,托他去交給真劉山松。 

"這個,幫我交給他,如果他忙完了,叫他來看看我這個老人家吧。" 

"好,我幫你交給他。"假冒者接過信封,心是沉重的。 

就這樣,他開了一輛貨車,看着那不甚詳盡的地圖,全速向綠山進發。 

__________________ 

由於不熟路,凌晨出發,到達綠山時已快傍晚。 

劉山松離開綠山已經大半年了,那地方一如他所料,起了很大的變化。 

到處都是工程,其中包括已在動工的新醫院。 

新保護區的發電塔也快竣工,下一步就是舖設淨化器圍牆了。 

不少受傷較嚴重的軍人被送來醫治,也有不少部隊在這裏準備出發前往前綫,眼下四處都是軍人。 

幾十個偌大的貨倉,裏面全是前方需用的物資,車隊不時出發為前綫補給。 

劉山松也沒心情好好遊覽這熟識又陌生的城,只是立即把車駛往小山上。 

還好,這座寧靜的小山,在他的要求下,還保存着以往的樣子。 

"小劉!小劉!"他喊着弟弟的名字,急着要把長長的清單塞給他。 

出來應他的卻是面容有點憔悴的潘智敏。 

"李暮星!?"智敏喜出望外,幾乎要跳起來給他一個熊抱,要不是她懷裏抱着個小寶寶的話,"你怎麼回來了?" 

"我要找小劉,他在哪? "

"小劉呀,他在新保護區那邊忙着,留下我一個人照顧小雨,前陣子他連續好幾天發燒,沒日沒夜的哭鬧,今天才好一點,我快要崩潰了...”

智敏竟也有被難倒的時候,她臉上的兩個黑眼圈說明了一切。 

"這樣呀..."劉山松看着智敏懷裏熟睡得像個洋娃娃的小雨,再看看智敏,"智敏,我知道你很累了,我還是有件事要拜託你。" 接着,他把所有的"購物清單"和要轉寄的信件通通交給了智敏,要她想辦法三天之內集齊要用的物資堆上貨車。 

智敏本來要發脾氣了,但知道內裏的因由後,只好答應了他,反正她只打算迫小劉請三天假把事情辦妥。 

"劉先生。"一個士兵走上山來找他,"羅上校知道劉先生回來了,有事與你商談。" 

"我沒時間跟他閒聊,他有甚麼事傳個話就好了。" 

"劉先生,羅上校說,那是關於白昕晴小姐的..." 

"她怎麼了?" 

不是吧?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這個,我也不知道,還是請劉先生親自走一趟吧。" 

劉山松丟下無奈的智敏,連走帶跑的到了羅上校的帳前。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