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先生!別來無恙?"羅上校還是那個招牌式的假笑。 

"沒空來跟你客套,快告訴我白昕晴怎麼了?" 

"她沒甚麼,平安得很,到戰區半年了,聽說,還沒上過一次前綫,一直留在基地。" 

"你叫我來就是要告訴我這個?" 

"基地的盧將軍要求那麼高,恐怕不會讓白小姐到前綫去吧..." 



"最好不要...她個子那麼小體能又差,怎麼都不會適合,不知哪個白痴最初讓她去。" 

"咳咳...我是說,基地的 盧-將-軍 本來就有隱疾,白小姐這樣細心的護士,她很可能把她留在身邊當私人看護吧。" 

劉山松太疲倦了,腦袋一下子轉不出去,說起私人看護,只想起昕晴在山上當自己的私人看護時的情境。

孤男寡女日夕相對,甚麼事也可能發生!

"你講甚麼?!!!甚麼私人看護?她去不是當軍護嗎?你們反抗軍的將軍是有多腐敗?!軍護可据為己用嗎?X*#$YZ!!!!"邊說邊拉扯着羅上校的衣領。 



"你!真是個粗人!"羅上校一把推開劉山松,帳外的護衛探進頭來,正準備舉槍,卻被羅上校一個手勢示意阻止,"盧少萍將軍是女人,你別想多了。" 

"你...你說甚麼?"

盧...少萍?

不是吧...榮爺爺指在綠山安排了的人,就是羅上校?

這個假面人。 



羅上校抖了抖被弄皺了的衣領,說,"我告訴你,你只有三天留在綠山,想也別想要去找白昕晴。"

他心裏想,難道是開荒區那邊的研究,因劉山松的出現而有甚麼突破?

要不然姓榮那老頭,為何會派這個人去送這密件?

衡量過輕重後,還是讓他去吧。

那盧將軍可不是好惹的,最好不要耽誤她的要事。

說着手指指着桌上兩張小紙片。 

"我要是去找了,你也不可能會知道。"劉山松接過了小紙片,藏好在口袋裏,怒氣沖沖的離開了帳幕。 

真丟臉...羅上校提了盧將軍的名字三次他才意會到那就是他要找的人...



希望羅上校是以為他在跟他做戲瞞騙帳外的人吧... 

回到山上,劉山松打開小紙片一看,果然是前往戰區基地的地圖和通行證。 

習慣了遲睡遲起的他今早清晨出發開了十多小時的車,現在已睏得不行,反正這時候出發太危險了,總要等到深夜,倒不如現在先睡個飽,於是,倒在床上就馬上不省人事。 

睡到半夜,勉強着自己起了床,卻發現小劉已經回來了,正和潘智敏兩個人圍着餐桌用照相機不知在拍些甚麼。 

"喂!你們兩個!"
真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被這兩個親友圍着拍照的,正是榮爺爺交托給他的機密文件,開荒區秘密科研部門的最新報告。 

那空空如也的文件袋可憐巴巴的被丟在一旁。 

"喂!我問你們!"他一把抓住小劉的肩膀。 



小劉已工作了一整天,回來被潘智敏嘮叨了一陣後,就忙着哄寶寶睡覺,現在又要幫她拍下這些不知道關於甚麼的文件,還被久未見面的哥哥無端呼喝,只覺滿頭的問號。 

"這些是機密文件!"他正想伸手去奪回,卻冷不防智敏用力打了他的手一下。 

"李暮星你別碰!你會把頁數弄亂的!" 

劉山松頓時目瞪口呆,分明是你偷看別人的機密,怎麼好像是我不對了?!! 

"劉海浚你繼續!"智敏說,小劉就真的繼續拍照。 

小劉呀,哥不在的日子,你怎麼讓這女人把你調教成這樣? 

“李慕星,這些文件的內容我很有興趣,是在新發展區進行中的研究吧?我想有空時看看,可能可以向他們提供有用的意見。” 



的確,沒有人比潘智敏更適合去開荒區了。

要不是她的身體狀況,去的本來就是她。 

若果她能去的話,他們的研究一定會有很大突破。 

“你看!” 劉山松目光移看她手所指的一張設計圖。 

“特別是這迷李版李氏能量球!多可愛!若果能成功研發的話,就能生產出內置能源的淨化器。” 

“再配合氣體能量球的原理,能量能源源不絶,這也就是說保護區的圍牆可以真正的無限伸延!甚至可以移動。” 

“若大量生產應用的話,全球空氣回復潔淨的日子也指日可待了…” 

“那麼…好吧,你們拍照吧,只是不要讓任何其他人看見。” 



“真可惜,那裏的專家們空有創意,腦袋卻不怎麼靈光…你看…這裏…” 

劉山松看着眼前這個曾經的天才美少女,頭髮凌亂,臉上一雙黑眼圈,一邊用手輕拍背上揹着的小寶寶,一邊滿口專業學術用語的分析迷李能量球設計的各種缺憾。 

還有那個昔日油腔滑調又坐不定的小伙子,今天竟成了唯命是從的老婆奴。 

真是感到難以置信。 

“對了,小雨是你兒子!你難得回來快抱一下!” 

“你說甚麼!?” 

“晴姐姐認他作兒子,你是晴姐姐的男人,自然就是他爸爸!來,抱一下!”

智敏趁他分神之際把寶寶放在他的懷中,終於脫身了,便軟軟的癱在長椅上,“你知道嗎?有時候我覺得照顧寶寶比中毒發作更磨人…” 

劉山松對懷中抱着個軟綿綿的小嬰兒,只感到混身不自在,可是一嘗試放下,他又擺出想哭想哭的臭臉,只好一直抱着。 

待小劉拍完了照片,劉山松看了看牆上的鐘,時間剛好,該起程了。 

他把那軟綿綿的肉團交回給智敏,然後一邊收拾文件放進公文袋,一邊說,“我兩天後回來,小劉…那個清單上物資拜託你了!” 

小劉嘆了口氣,似乎有點為難,“好,我盡力吧…智敏都告訴我了。” 

“千萬要辦到,要不然我回去就慘了。” 

小劉心想,那開荒區是甚麼鬼地方,物資差一點能有多慘呢?

但哥哥的身影已經遠去了,只趕及對着坐在Tina上的他喊了一句,“你路上小心!”,就目送車子朝車房正門絶塵而去了。 

電動的車子不動聲色的被駛到山丘的後方,反抗軍在那裏安裝了閘門,看守的都是羅上校的人。 

劉山松向守門的士兵出示羅上校給他的通行證,士兵看了一眼,拋下了一句,“迅速把車駛走。”

就為他打開了閘門。 

“迅速把車駛走”正好是山松最擅長的事。 

他二話不說把車駛出閘門,在一片漆黑的迷霧裏,秒間消失無踨。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