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有了阿希的照顧,司機先生終於可以專心駕駛,但車子上有老有少的,也不能開太快。 

到了休息的時候,榮爺爺主動問他一個問題,他才醒覺,有件事,真的要趁早交待清楚。 

“對了。”榮爺爺問,“真的劉山松呢?” 

“他…”假的劉山松看着榮爺爺,老人家的眼神殷切,使他更不忍告知他真相。 

“吓?” 



“他,不在了。” 

“甚麼!”榮爺爺臉上難掩的訝異與傷心,“發生了甚麼事?” 

他只好告訴榮爺爺,劉山松於多年前在一場賽車中意外身亡,自己卻毀了容,被他的弟弟誤認為是他,只好錯有錯着,用他的身份活了下來。 

他還胡亂編了個故事,說自己犯了事,利用劉山松的身份是為了逃避刑罰,隱瞞了自己真實的身份。 

“真是很對不起,我不是想刻意去騙你…” 



“不要緊…”榮爺爺拿手巾拭了拭眼角的淚水,“那孩子很單純,這個世界不適合他,也不配有他。他早點去也是好的,唉… 甚麼時候才到我這個老而不?那日子也將近了吧。” 

“榮博士你別這樣說。” 

“你以為,開荒區受襲是偶然的事嗎?政府軍必定是已經知道了氣體能量球的事,要趕在失勢前盡力反擊。我們現在去的那…甚麼地方?” 

“綠山。” 

“連開荒區他們都不放過,那個地方,也不見得安全。” 



“我是一定要回去的,要不要我把你們送到其他保護區?” 

“不必了,本來就沒有安全的地方。我們幾個,有我們的求生技能。” 

劉山松看了看坐在輪椅上體形笨重的他,心裏想,到了危險的時候,還不是要別人推你走嗎?怎麼逃生呢? 

一旁的龍伯見到他如此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輕看老大,忍不住出了聲,“年輕人,你知道嗎?我們這次活着,全是老大的功勞。” 

“哦?” 

“我們在生產淨化器的過程中,發現無論如何都會產生大量的有毒氣體,本想排放到山下,是老大有先見之明,這些毒氣儲存起來,山上沒有武器,總有一天有用。” 

文伯接下去說,“你不知道,當敵人來襲時,老大發司號令有多威風!我們幾十個老頭,竟然能成功殺敵,還能保存性命,想起來真是個奇蹟呀!” 

講到這一點,三位老人不禁又談論起昨天的戰況。 



劉山松關心的卻是另一點。 

“你剛才說,你們已能成功生產淨化器?” 

“我們只是仔細研究過李氏所賣的淨化器,再按我們的方法嘗試生產,可是,在生產淨晶片的過程中,卻未能減少毒氣的產生,目前為止,每造一個淨化器所排出的毒氣,比它在十年內能淨化的空氣還要多,且不要講它能否運作十年… 所以,還未能算是成功呀。”龍伯搖頭歎息。 

“現在我們已失去了研究室,研發時間只會無限加長,看來使反抗軍能與政府軍勢均力敵,是不可能的事了。” 

現在的不少保護區是因着新能源而歸順,但若果不能為他們供應新的淨化器,他們遲早還是會被迫回歸政府軍的懷抱,那時反抗軍的形勢就更不堪了。 

“除非有人能進李氏去把淨化器的秘密偷出來吧,否則,這場仗是輸定了。” 

李氏為保利益,數十年前就把能量球和淨化器的研究和生產完全分割開來。



兩方面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都不能接觸對方。 

有關淨化技術,潘智敏也只知道些皮毛。 

恐怕淨化器團隊裏,不會碰巧有另一個潘智敏吧?  

誰能去把秘密偷出來呢? 

“就派你去吧!”文伯開玩笑的說。 

劉山松失笑,“我?”,怎麼躲來躲去還是有人要我去那個鬼地方? 

榮爺爺卻一臉嚴肅,“還有心情開玩笑,眼看已經沒有辦法翻身了!這樣下去,反抗軍就只能一直東躲西躲,人們的性命還是控制在那班嗜血者的手中!”  

幸好,他們一路上沒有遇見政府軍的人。 



羅上校見到榮博士他們,馬上恭敬的迎接。 

“榮博士,一直與你和你的研究隊伍通訊,還是第一次見到閣下,久仰大名。” 

榮爺爺卻只顧四處張望,沒有多理會羅上校。 

龍伯他們也沒有多客氣,直接的問羅上校,“前線戰況如何?” 

“這…”羅上校面有難色,“情況的確是很危急,我們接收的情報沒有間斷過,明天清晨會有最新的消息。各位還是先梳洗休息吧,我們會盡力保護你們的安全。” 

“喂!劉山松!”榮爺爺伸手拉他的衣袖。 

“甚麼?” 



“人呢?” 還以為他在說甚麼人。 

“甚麼人?” 榮爺爺沒好氣的把阿希拉到跟前,“說好了給希希安排的親事呢?” 

“爺爺!”阿希氣得跺足瞪眼,戰況這麼緊張,誰還要甚麼親事呢! 

這個榮爺爺狀況時好時壞,一時滿臉正經,思想清明,一時像個孩子,說話沒頭沒腦。 

劉山松知道這時不好違他的意思,就隨意敷衍着他,“這…年輕人自有他們的想法,還是先讓阿希休息一下,明天我叫三個小伙子來,讓她挑,好嗎?” 

“那好吧…”老人家像個小孩般扁着嘴。 

山松心裏想,這個爛攤子真不知該怎麼收拾。 

“劉山松!” 昕晴從臨時醫院中聽到他回來的消息,馬上趕到羅上校的帳中,本想要找劉山松算帳,但見到眼前的景象,竟使她感到難以置信。 

劉山松揹着那用毛巾和繩子造的揹帶,安安穩穩地把小雨抱在懷中,儼然一副慈父模樣。 

小雨自顧自的把玩着膠樽造的玩具,吮着小姆指,看見昕晴,馬上笑嘻嘻的要她抱。 

山松鬆開了揹帶,昕晴連忙把他接過來,仔細察看寶寶。 四天不見,小雨不但完好無缺,而且小臉紅粉緋緋,心情愉快,似乎比離開綠山前氣色還要好。 

昕晴禁不住小聲誇讚他,“你還會顧孩子!有甚麼你是不會的?” 

當然,劉山松不打算告訴她,他與小雨的驚險事跡,還有,這回程路上,其實一直都是阿希在照顧寶寶,他只是回到綠山才抱住他裝模作樣而已。 

羅上校本想為新來賓安排住宿,卻被榮爺爺拒絶了,他堅持要住在劉山松的地方,生怕他食言,不給他的孫女阿希介紹男朋友。 

就這樣,清靜的小山坡上人口越來越多。 

由最初的兩個人,變成五個,再由五個,一下子變成了九個人。 

當文伯他們見到昕晴端上的菜餚時,簡直是感動得要痛哭流涕。 

開荒區的景況真的如此惡劣嗎? 連這樣簡單的食物也令他們如此的感激?

昕晴沒想到他們不是沒有食物,只是很久沒有吃過這般像樣的味道了。 

“好好吃!”阿希小時候就被帶進開荒區生活,一碟普通的蕃茄炒蛋對她來說也如人間美味,“你就是山松哥哥說很會做菜的姐姐!我可以跟你學嗎?” 

“啊?當然可以呀。”昕晴受寵若驚,沒想到自己平凡的廚藝竟受到這樣的青睞。 

“娶老婆就當娶像白小姐這般的,漂亮又溫柔。”榮爺爺笑咪咪看着昕晴。 劉山松還想再加上幾句讚美,不料卻被爺爺撥了冷水,“但是怎麼看你都襯不上她呀,劉山松!” 

他正想要反駁,這時劉海駿卻回來了。 

他還不知道家裏來了貴客,昕晴上前解釋了幾句,讓他略為了解。 

“坐下一起吃飯吧。”昕晴說。 

小劉苦笑了一下,向他哥瞄了一眼,說,“你們吃吧,給我們留點飯餸就可,我和智敏在貨倉裏吃。”說完轉身就走了。 山松放下飯碗,心想,這個小劉,在鬧甚麼別扭?


_____________________



FB page~
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
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其他故事~
https://post.shikoto.com/authors/29102-杳如/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