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晴盛了飯菜要拿給小劉和智敏,劉山松卻搶了過來,連着自己的飯碗一起送過去了。 

敲了門,卻迎來開門人的一塊黑臉。 

劉山松不客氣走進了貨倉,雖然現在那已變了小劉他們的家。 

貨倉內一目了然,智敏就座在最遠處的一個角落裏,埋首在書桌前,幾本厚厚的筆記和零碎的紙片堆滿一桌。 

小劉走到智敏身邊,柔聲的喚她,“先吃飯吧。” 



專注着思考的智敏對這突然的騷擾顯得有點惱火,小劉對她再三勸哄,她才有點不情願的站起身來。 

劉山松罕有地在為他們擺飯枱,抬頭看看潘智敏,之前也沒有留意,現在才發覺她的肚子微微的隆起。 

"李暮星你回來了?”一個驚訝的表情後,又是與小劉如出一轍的黑臉。 

他臉皮厚厚的拿着自己的飯碗吃起來,看着小劉扶着潘智敏坐下來,她的臉色明顯有點不妥。 

“你還好吧?”他多口關心起來,卻換來二人同步的斜睨。 



潘智敏沒好氣說話,拿起了筷子,挾來挾去卻沒把食物放進口裏。 

“她初孕的反應很大,晚上睡不好,吃又吃不下,吃下了,一會兒又想吐。”劉海駿望着智敏的眼神充滿了擔憂。 

“這都是你們自己選擇的,現在這樣拖泥帶水的,真的好嗎?” 

“哥,你說甚麼!” 

“智敏,你自己說,如果不是因為懷孕的事,你的研究可以做得更快,不是嗎?” 女人的臉黑得不能再黑,小劉額上流着冷汗,他哥一向是惹不得的,可是智敏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兩個吵起來真不是該如何收拾。



“我肚子裏的也是一條生命。” 

“對,就只是一條生命,而且還是未成形的。值得你要我和小劉為他去冒險嗎?” 

“如果懷孕的是昕晴,你還說得出那樣的話嗎?他是我和小劉生命的延續,他每天在我身體裏慢慢的長大。你知道他對我有多重要嗎?”

“你知道你自己是甚麼人嗎?你有記住你自己當初冒險離開大都會的初衷嗎?你若果能多活幾年,多留在反抗軍中幾年,那對局勢有多大的影響?” 

智敏沈默了,她不是想不到反駁的話,只是她知道,要讓這個人明白,不能跟他說道理。 

“李暮星,就當是,我和小劉求你了…”話說到一半,淚水罕有的從她眼中滾滾而下,不知怎的,不愛哭的她,自從懷孕了以後,想哭,眼淚就自動落下。 

“哥…”小劉連忙抱着智敏安慰,急得也快要哭了,“帶我們回去的事,你就好好考慮一下吧。” 

那男人別過臉去,故意大口大口的在吃飯,“先吃飯吧,我再想想。” 



這一餐的時間過得極其漫長,除了山松偶然給小劉和智敏夾菜,三人在桌上再沒有說過一句話。 

到了晚上,眾人都各自去睡了,榮爺爺和阿希住小劉從前的房間,文伯龍伯暫時睡在廳中,待明天再作安排。 

在睡房裏,小雨的頭部伏在昕晴的肩上,她輕輕的在按摩他的小背,想哄他快點睡,但寶寶喉裏傳來微微的幾聲咳嗽,似是要發作了。 

“松呀,你剛才和小劉他們談得好嗎?” 

“我們沒有談到甚麼。他們還是堅持想我帶他們回去。” 

“那你呢?你的心意… 有變嗎?” 

山松看了看小雨,靜了一會,說,“到了這個時候,生育還有意思嗎?人類作惡太久,若這個物種要從世上滅絕,就讓他滅絕吧。只是苦了現時還生存在世上的人。” 



“這樣悲觀嗎?” 

“不到我不悲觀。你看他…” 

“咳咳咳…”小雨開始咳嗽大作,昕晴歎了口氣,想必這夜又不用睡了。 

不料山松主動請纓來抱他,“我來抱。” 

“哦?”這出乎昕晴的意料。 

更令人驚訝的是接着這句話,“哦,爸爸抱。” 

“你說甚麼?”昕晴笑着問他。 

山松不理她,自顧自的把寶寶抱了一會,他竟也安穩了許多。 



“可能是你身體比較暖和,抱着他舒服多了。”昕晴笑着說。 

說的也對,回程的四天裏,只要是劉山松抱的時候,小雨都沒有咳嗽發作過。 

寶寶好不容易昏昏沈沈的睡去了,不料清晨時又發作。 

這下子可不是哄哄就好了,小雨咳得面紅耳赤,小小的身體抽搐着,昕晴拿手帕抺抺他的小嘴,發現他竟咯出了血絲。 

這下子可不得了,媽媽濕着眼眶連忙幫小雨多穿上幾件保暖的衣物,就和劉山松抱着他下山尋醫去。 

一路上,劉山松心裏一直在想。 

這樣軟弱的小人兒,誰能保護他呢? 



誰能保證他能在這污煙障氣的世界裏能安全健康的成長? 

你說生他下來的人自私不自私? 

昕晴隨着小雨進了醫院,劉山松卻在門口被羅上校的副官叫住了。 

“劉先生,客氣的話不多說了。” 羅上校竟不說客氣話?想必事態嚴重。 

"你說吧。” 

羅上校的額上滴着汗,“前線…前線那邊傳來消息,基地那邊已被攻陷,盧將軍陣亡了,其餘的部隊已經散開,轉為以游擊隊形式作戰…” 

劉山松頓時想起某人的安危,但卻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問。 

“那政府軍的走向如何,綠山安全嗎?” 

上校搖搖頭,“消息稱綠山雖然偏遠,但卻是他們主要攻擊目標,敵方正繞過其他保護區直接來綠山,可能…可能今天稍後就要來攻城了。” 

“要來的終於都來了!就拼死一戰吧!我早就準備好了。” 

上校更激烈的搖搖頭,“你、令弟和潘小姐都必需走。馬上就要走。” 

“甚麼?!這是我的地方!我建立這裏的第一天起就已打算與它共存亡!” 

“劉山松,你聽我說,你們對反抗軍來說太重要了,要是你們落入敵方手中…” 

“你們擔心甚麼?你怕我們會洩漏新能源的秘密嗎?我們是若是怕死,現在你們根本不會得到新能源!” 

“當然不是這樣簡單,別忘記,你們本來就是形勢逆轉的象徵,如果你們有甚麼差池,已歸順的保護區也會對反抗軍失去信心。萬一其他保護區放棄我們,一切就再沒可能挽回了。” 

“你憑甚麼命令我?這是我的地方,我要保護它到底!” 

“你不為你自己想,也為令弟和潘小姐着想,還有白小姐呢?還有鄭少尉的兒子?萬一綠山真的淪陷,你也無法保護他們,倒不如趁現在還有時間,往我們安排的秘密基地躲藏。” 

“但是… 其他人呢?你們是軍人,早已準備好面對戰爭,但原本住在綠山中人,還有榮博士他們… 他們怎麼辦?” 

“我們會盡量安排… 劉山松!現在已沒時間跟你婆婆媽媽的講那麼多!你要不乖乖離去,要不我們把你綁起來也要送你們到安全的地方!” 

本來還是猶豫不決的劉山松,不料命運已幫他做了決定。  

“我知道了,我去準備。” 

離開羅上校的帳篷,急忙跑進臨時醫院裏,見着白昕晴就拉着她要走。 

“我們馬上要回去。” 

“為甚麼?小雨還在治療…” 

他進了小雨接受治療的房間,脫掉了那小小的面罩,就從病床上直接把他抱起,拖着昕晴的手,急忙的走回山坡上。 

“松…甚麼事了?” 

“政府軍來勢兇兇,定意要攻陷綠山,你回去收拾一些重要的東西,我們馬上就要走了。” 

昕晴也沒有問太多,她到過戰區,多少了解戰況的兇險,她一心只想到要保護小雨,想也沒想就遵命而行了。 

通知了智敏之後,劉山松粗略收拾了一下自己東西,就去跟文伯龍伯道別,雖然羅上校答允會給他們安排安全的地方,但他還是仔細給他們介紹了山坡上的機關和密室,以防萬一。 

“很對不起,把你們帶來了,可是…” 

“沒關係,你們去吧,我們幾個有甚麼大場面沒見過!” 

“榮博士那邊…” 

“他和阿希去了散步,別擔心,我們會跟他解釋。” 

雖然在開荒區天天跟文伯龍伯吵架,又常常覺得榮爺爺嘮嘮叨叨很煩,但是還是很感激遇上他們,此刻要在這種危急關頭離別,劉山松很擔心他們的安危,卻是無可奈何。 

不一會羅上校把劉海駿也接回來了。 

小劉還如在夢中,只見他哥駕着他的Tina,開了車門在等他,白昕晴,小雨和潘智敏早已經坐好在後座了。 

“這怎麼回事?真的要走嗎?” 

“沒時間講了,快上車。” 都上了車,車門關上,駛往山下。 

他曾多麼想這裏就是他永遠的家。 

再見了,綠山城。 

再見了,劉山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B page~
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
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其他故事~
https://post.shikoto.com/authors/29102-杳如/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