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後, 我送住美欣行去搭車, 「好嘞強仔, 我就響呢度搭車得嘞, 強仔…., 原本我聽到妳家姐講你近況嘅時候, 我個心就真係有啲唔係咁舒服, 但今晚見到你咁, 我而家又真係放心左好多嘞!」

我笑住同佢講, 「妳使同我擔心, 不如妳就疊埋心水, 等遲啲就做個幸福少奶奶咁咪仲好!」 美欣笑住咁打左我手臂一拳, 「咁好啦, 嗱, 到時我要你同你家姐都要黎參加我個婚宴架!」 我笑住點左一吓頭, 跟住就同美欣講完拜拜之後, 然後我就自己行去搭車番屋企。

美欣繼續自己等住車, 突然, 「呀, 漏左 Catherine 啲野要交比強仔添!」 美欣即時向住我頭先走嘅方向快步行去, 美欣正不斷地響街度搜尋住我, 「強仔行左去邊呀? 做咩佢會行得咁快架!」 突然, 眼前一個熟悉嘅身影正響美欣嘅面前出現住。

美欣見到我正揸住罐啤酒, 一個人正眼濕濕咁坐左響間關左門嘅銀行門前梯級之上, 美欣慢慢咁行到黎我嘅身前, 「強仔….」

美欣響我面前踎低咁黎望住我, 望左一陣, 見佢又係索住個鼻咁, 「強仔….」 我瞄左佢一眼, 兩個人又再靜左一陣, 「強仔…唔好咁啦…, 你咁樣…我個心…反而仲更加唔安樂架….」



我用手臂抺左一吓眼淚, 「美欣姐…我….無野呀, 我只不過係…響度…坐一陣…之嗎…, 係嘞, 我都要搭車番屋企架嘞!」 我透左啖大氣, 跟住好快我就企左起身, 「走嘞美欣姐, 我真係無事架嘞, 走嘞, 拜拜….」 

今次, 我真係好快咁就跑左落去地鐵站內, 街頭上, 就只剩番美欣一個人正呆呆咁企左響街角度。


 
已經無見美欣好耐, 但心底入面對佢仍然仲係牽腸掛肚住, 每次諗起佢將要嫁作人婦, 果種內心嘅刺痛感覺又再令我經常都會徹夜難眠。

呢一日, 家姐收工之後番到屋企無耐, 見佢接左個電話之後, 家姐即時走去著番對鞋好緊張咁同我講, 「強仔, 美欣佢出左事, 我而家要同班姊妹即刻出去睇吓佢!」



我聽到咁, 反應比家姐仲更為緊張, 我即時響梳化度彈左起身, 「家姐, 美欣姐佢到底發生啲左咩事呀?」 

「唉, 總知就唔係好野啦, 但我都要出去了解吓先, 今晚番黎我先再將成件事講番比你聽!」 「唔好家姐, 我都要跟埋出去睇吓佢到底發生左啲咩事!」 家姐有啲奇怪我咁緊張, 「哦…., 咁…你就同埋我一齊出去啦!」
 
沿途上, 家姐同我講, 話啲姊妹通知佢, 美欣個未婚夫要同佢取消婚事, 仲好似話係佢啲未來夫家嫌佢腳頭唔好, 但至於詳細情況就要到左一陣先至知道。 

我聽到美欣似乎結唔成婚, 呢個消息對我黎講其實都應該算係一個喜訊黎, 但事實剛好相反, 我個心似乎仲更加唔開心咁, 因為, 我居然可以感受到美欣響呢一刻嘅果種難受, 傷心同刺痛住嘅心情, 我呆呆咁望住車窗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