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左餐廳之內, 一眾姊妹正圍住已經喊到收唔到聲嘅美欣, 其中一個姊妹走埋黎同我地講, 話自從上次美欣同佢男友決定要結婚之後, 佢未來嘅夫家就開始陸續有人離世。 

就係咁, 佢未來夫家啲人就開始將呢啲情況賴哂落去美欣嘅身上, 話佢都未曾正式入門, 就已經剋死左幾個長輩, 所以佢未來老爺奶奶就決定唔比美欣嫁入佢地嘅門下。

我聽到咁即時就好激動咁大聲爆住粗口, 「都黐撚線嘅, 簡直九唔搭八, 人老左自然就會死架啦, 咁都可以將呢啲事賴哂落去人地嘅身上!」 班姊妹聽到我咁講, 亦都附和住咁責怪美欣嘅未來夫家。

美欣聽到咁, 喊聲就更見淒厲, 「哇…鳴…鳴…鳴….」

呢晚, 我自己靜靜咁坐埋響一兩角度, 就睇住佢班姊妹正努力咁去安慰住美欣, 美欣情緒似乎仲係好激動咁。 



「鳴…鳴…鳴….呀媽同我講, 話叫我儘快響果便搬番哂啲野走, 仲叫我以後都唔好再同佢地果邊啲人有來往呀…. 鳴…鳴…鳴…」

眾姊妹正商量住要幫美欣去搬野之際, 其中有個姊妹講, 「喂啱嘞 Catherine, 到時叫埋妳細佬過去一齊幫手搬野啦, 有個男仔響度始終都係會好啲嘅!」 眾女正同時注視住我。

到左星期六, 我地成班人正浩浩蕩蕩咁上去美欣嘅男友屋企度搬野, 過程似乎都尚算順利, 佢男友啲屋企人亦都無理到我地, 但突然, 佢地果便有個唔知係姨媽定姑姐嘅人, 正響度自言自語住。 

「快啲搬哂啲野走呀, 正一係陀衰家黎嘅!」

我聽到之後, 無名火即時就起, 「陀咩衰家呀, 我話妳地至係黐線就真, 啲死人冧樓嘅事咁都可以賴哂落去人地身上….」 美欣好緊張咁走黎拉住我, 「強仔唔好嘈!」 



我繼續扯火, 「人地結婚係佢地兩個人嘅事, 有咩理由可以用啲咁嘅藉口黎阻止人地結婚….」  美欣繼續拉住我,「強仔你真係唔好再嘈啦!」

我愈講愈更火, 「好嘞, 而家人地就要搬走嘞, 我睇將來如果你地屋企再有人死嘅話, 到時就睇你地仲可以搵邊個去賴….」 啪, 一大巴掌已經響我面上打住落黎。 

美欣正淚眼怒目咁望住我, 「強..仔..你..好..快..啲..收..口..嘞!」

我仲係好不忿咁望住對家果個八婆, 但佢地啲屋企人而家就開始出聲, 「走, 你地快啲搬哂啲野走, 你地走哂之後我地啲家宅就會平安大吉架嘞, 成班都係瘟神黎嘅!」

我繼續頂住條氣咁同佢地一齊幫美欣搬住啲野落樓下, 客貨車到左, 我地搬哂啲野上車之後, 跟住好快亦都到左美欣嘅屋企樓下, 終於都幫美欣搬哂啲野番上樓, 眾女正攰到坐哂響廳中嘅梳化果度。



呢個時候, 美欣正仲係紅住眼咁向住我嘅方向行黎, 「強仔, 頭先……」 我都仲未慶完, 跟住我就粒聲唔出咁就起身行出門口度自己走人。

搭車途中, 手機響起左訊息提示, 我望吓手機, “強仔, 對唔住, 頭先我唔係真係想打你架!”   我無理到美欣。

對方輸入中, “我個心好亂, 好痛, 估唔到我會發生左啲咁嘅事, 強仔, 我知你係對我好, 但……呢排我真係好辛苦, 我想暫時需要靜一靜先!”

我睇完訊息之後唞左一啖大氣, 跟住我就再按番一隻 ok 手勢圖案黎比番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