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八)延慶之五
 
那次過後,吾爾延慶再見吳月兒時,吳月兒建議找個機會來吧:
讓自己跟金蓮一起侍奉吾爾延慶一次…
這正好搔到吾爾延慶心間的癢處,只是吾爾延慶沒置可否…
吳月兒看得出,吾爾延慶不是不想,只是不敢…
於是她說:
「這個,交給我安排吧!」


吾爾延慶欲言還止。
正好,自那次過後,一個星期以來,金蓮尚是對吾爾延慶不瞅不睬的…
而吳月兒則乘機將吾爾延慶鳩佔住;
稍為有時間便跟他會面,共他交歡…
只是,吾爾延慶跟吳月兒交歡時,心中反而更掂念著金蓮…
這一點,吳月兒是看得出來的;
這也是,吳月兒想將金蓮和自己跟吾爾延慶撮合在一起的原因…
因為她深悉狀況,自己絕不能將吾爾延慶這名這般唯一令自己覺得精彩的男人一直獨佔…
要是有一天吾爾延慶要二選其一時,自己恐怕便會成為落敗者!
也不知是否自己太愛看《金瓶梅》的關係,吳月兒竟然將自己代入到吳月娘這個角色中…


更將吾爾延慶代入為西門慶;
金蓮則代入為藩金蓮…
她感嘆的是,活在古代的話,只要丈夫的心夠花;
即使身為「大婆」,也是無能為力的…
而且,無論是古代或現代都好,男人的花心似乎一點不改…
好在活在現代的女人,比較有爭取和自主的能力…
而現代的男人,跟古代一般:
花心之餘,亦貪心!
自己的性可以很濫,自己的情則仍然專一;
然而這一種專一,投入在吾爾延慶的心裡…


吳月兒並不介意跟金蓮結成好姊妹,讓他的心給金蓮共自己平分秋色地跟自己的心活下去…
活得更愉快!
於是吳月兒約好金蓮出來吃飯…
用膳中吾爾延慶忽然介入…
這自然是吳月兒的安排!
於是吴月兒說希望他倆冰釋前嫌,並自篤跟金蓮對飲…
自然,吾爾延慶也跟他們喝得一般的多…
只是金蓮不知道的是,吳月兒跟吾爾延慶事前皆先服了解酒藥…
酒過三巡,半醉間,金蓮答應共吾爾延慶冰釋前嫌了!
金蓮終於醉倒在桌上…
吾爾延慶跟吳月兒共同將金蓮扶持到他們事前安排的酒店中…
***
酒店裡,吾爾延慶呆站在床邊,看著吳月兒將床上的金蓮逐件衣服脫下,脫得一絲不掛。
面前的畫面,令吾爾延慶呆著;
吳月兒忽然走到吾爾延慶的身前,將金蓮的內褲套在他的頭上,使他看來像「內褲超人」…


那T-Back內褲的後面的一條線位置正好蓋在吾爾延慶的鼻孔附近,傳來了混合著金蓮清新的體香和濃郁的陰腥…
吾爾延慶被腎上腺急升所引發的慾火煎熬著;
下意識地吞了吞唾液,再以舌尖來㖭㖭自己那兩片乾燥的嘴唇…
吳月兒一邊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一邊扭動著自己逐漸可見的身材比例絕好的胴體…
吾爾延慶將從吳月兒向自己拋來的黑色厘士奶罩和內褲都一一接住,往自己的鼻孔嗅過,再一一放置在床沿…
終於,吾爾延慶將吳月兒拋來的魚網絲襪含入口中…
吳月兒嘻嘻地笑著,走到吾爾延慶的身前…
她將吾爾延慶的衣服全都御下,這才牽住吾爾延慶的手,攜他到大床上,跟他並卧在躺身在中間的金蓮的左右…
然後她牽來吾爾延慶的左手,跟自己的右手一起往金蓮的陰户撩動去…
同時,張開嘴唇來讓吾爾延慶往她的舌頭極力地吸吮著…
忽然金蓮半卧起來:
「該清醒的時候到了,我自會清醒的…
你們想做甚麼,好應該事前先知會我一聲! 」
吳月兒跟吾爾延慶面面相覷。
「我們本來的關係,不是好端端的嗎?


為何你一定要破壞它?」
吾爾延慶啞口無言。
「是你們太貪心嗎?」
面對金蓮射來的目光,吳月兒欲言還止。
三人無言間,金蓮找來自己的衣服穿上。
「做人,不能太貪的,我也有兩個男人;
這些關係,分別去處理就好,無謂將簡單複雜化…」
吾爾延慶趕忙穿回衣服,追上金蓮去…
留低吳月兒冷笑,自言自語:
「不是簡單和複雜的問題,你這叫作不識抬舉!」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