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之一
 
吾爾延慶自從昨夜開工前吃過一頓,接送了好幾名包括吳月兒在內的神女作「外吃」,等到他們被吃完,又再一一地將他們接送回家;
一直到現在皆沒有再進食過,肚子餓得緊要;
既然吳月兒不肯同往,中午約會金蓮的時間又未到,吾爾延慶只好獨個兒走進時常共吳月兒一起吃早餐的那間老地方餐廳吃頓早餐先醫醫肚再說…
然後往家中小睡一會吧,再來赴金蓮的約亦未遲…
吾爾延慶在倚在落地玻璃前的靠窗位置就坐了,沒有久,那E餐的的紅腸雙蛋加湯麵加餐包加咖啡的全部都已給端上桌前。
就在他吃得七七八八時,忽然他的手機傳來了「嘟」的一聲。
原來是有人在一公里內想跟他聊天,對方也是用We Chat的,大概是用「搖一搖」那類功能找上他吧!
對方的檔案名字是「寂寞的殺手」,這引發起吾爾延慶的興趣。


因為,吾爾延慶的檔案名字正好是「孤單的浪子」…
同是孤單寂寞人吧!
殺手殺的是人;
浪子殺的是心。
「你真的是殺手嗎?」
「我希望自己不是…」
「殺人,有感覺嗎?」
「應該有的…」
「應該有的?」
「是有感覺的沒感覺…」


「?」
「是沒感覺的有感覺…」
「…」
「那被你殺的通常都是甚麼人?」
「我只能說,是倒霉的人…」
「如果你殺不了他們呢?」
「結果也是一樣吧!
人始終都會死的…」
「既然如此,為甚麼還要殺人?」
「因為我是殺手…」


「這原因看來的確已經足夠!」
「為甚麼要當殺手?」
「因為我一直都在找我要殺的人!」
「殺手殺人,看來是為了要完成任務吧;
任務的目標,豈非正是你要殺的人?」
「理論上是的,但我仍然一直在找我要殺的人!」
「那你怎知道你是否會遇上你要殺的人?」
「殺手是我的職業,殺人是我的人生使命;
所以,我相信,我一定會遇上我要殺的人的…」
「那你遇上過你要殺的人嗎?」
「當然,但感覺並不太強烈…」
「這是甚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尚有我更想殺的人未殺成!」
「那你會殺到何時?」
「一直殺到我的感覺告訴我我將我所想殺的人都全都殺死為止!」


「那,如果在你的任務中,你的目標並不是你想殺的人;
你仍然會將他們殺死嗎?」
「當然,因為我是職業殺手一名!」
「這樣說來,豈不已違背了你的人生使命?」
「沒有違背的,因為活在現實的人生跟打從心裡活著的人生,看來是風馬牛不相干的…
但偏偏更相輔相承!」
「那你有感覺到我是你要殺的人嗎?」
「絕沒有,我們可以當朋友!」
「殺手也可以有朋友嗎?」
「殺手不殺人時,也是平常人一名!」
「只可惜我已知道了你這名平常人的殺手身分,看來我們當不成朋友了!」
「不見面的話,也可以是朋友的一種…」
「朋友,你今天有殺人任務嗎?」
「正好有,不跟你聊了,我正要為我的任務準備!」
「請便!」


「作為朋友,我來奉勸你一句,如果你真的是浪子的話…
你自然亦會殺死別人的心吧…
殺心,也是殺人的一種,你要當心報應,與及承受得起才好!」
訊息中斷,吾爾延慶沉思著…
面前也是倚著玻璃的小桌前的頭載Cap帽的男人離座了…
吾爾延慶忽發奇想,他會不會便是那「寂寞的殺手」?
於是吾爾延慶跟隨他的背影追看去…
吾爾延慶發現,他正在雪糕車前買雪糕,然後將雪糕送給一名小女孩…
吾爾延慶否定了他是那名「寂寞的殺手」的可能性。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