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
 
早上九時許,金蓮應了黃媽媽的門。
門開了,金蓮這才發現黄媽媽身後的巫大。
金蓮是不會在家中接客的,尤其是在月經來潮時…
巫大找上自己,十之八九,還不是為了「中出」?
他是性變態的,看來便是「衝紅燈」亦毫不在乎;
甚至會更樂意一試!


金蓮是知道的…
只是,門已打開,巫大已入屋…
而巫大是自己的第一恩客,總不能將他趕走吧!
那就只好見步行步,想辦法將他打發走便是了…
「蓮蓮,我剛煲好藥湯為你送來了,臨出門正好遇上大大親身來訪…
大大要我為他那群臨時改變行程的政要高官的來訪作出應酬安排,一打的女子肯定是少不了的…
我說啊,讓我先將藥湯送來給蓮蓮吧,一切容後再商量!」
「是啊!
契媽的手機沒有開著,我又沒記得亦沒儲存契媽的家中電話號碼!」
金蓮認為他們的說話絕不可信,只好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


「那我不阻你們了,你們快去打點一切吧!」
「那我先走了!」
黃媽媽托了托她的那副十年如一日,從不更換款式的黑色扁圓形膠框眼鏡:
「大大倒還真有你心的,他知道你月事來潮,要共你吃一點牛肉好讓你補補血…」
「是啊,我已安排了頂級的神户牛柳,很快便會送到這裡來了,你正好多吃一點!」
黃媽媽找來了湯碗,自帶來的中藥煲倒出滿滿的一碗藥湯遞向金蓮:
「趁熱喝下吧!」
「啊!很濃烈的當歸氣味呢…
我也要一碗!」
「那有男人喝這個的…」


金蓮說著,反而走向廚房。
「難道你不知道,當歸對男人來說,非但能補血養生,且能潤燥滑腸,溫中直通,破瘀生肌…」
巫大似在自言自語,一邊說著,一邊往自己褲子的口袋探去;
黃媽媽跟他打了個眼色:
「蓮蓮,我還是先回去打點一下;
大大對你這般有心,你就由得他陪你吃頓早餐吧!」
「哦…」
「你們的外吃來了…」
黃媽媽打開門,正好門前的那名巫大的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鑣正要按門鈴…
那名保鑣將外吃放置在桌上,然後離去,金蓮將大門關上。
金蓮將外吃的錫盒打開,原來是一大盤薄片沿邊稍為給燒過的七分生三分熟的牛肉片,擺放在一葉葉給散開的羅馬生菜上;
半紅跟碧綠襯上了,甚是好看。
「這些神户牛柳不賴,正好給你補補血,你無妨多吃一點!」
金蓮已拿來了湯碗,將黄媽媽帶來的藥湯倒了一碗給巫大,巫大一口氣將它喝光。
金蓮拿了一片和牛放入口中,入口即溶,回味無窮:


「好吃!」
然後金蓮離座,找來了一瓶紅酒,與及兩隻紅酒杯,以開酒器將那瓶紅酒打開。
金蓮將紅酒倒給巫大,再倒給自己;
湯喝過了,巫大以紅酒伴和牛入口。
吃喝了好一會兒,金蓮走到對座的巫大面前,將他那雙坐在椅上,足不及地的雙足將開…
將他那褲檔正中的褲鏈拉開,將他那已勃起的陽物把持在手上:
「今天我姨媽到,實在不方便,讓我替你吹出好了!」
「我要的,可不是這些…」
這一句說話,尚在金蓮的耳中盤旋著,像給放大擴大到心中似的;
然而金蓮自己,卻昏死過去。
所以巫大以後說的一句話,金蓮沒有聽進耳中。
「往後的體驗,我一直都期待著;
只可惜,你未必能體會得到!」
金蓮不知道的是,巫大在她的藥湯中下了迷藥粉…
猶似在夢中,金蓮似在看著一本給改編了的《金瓶梅》,自己則同時成為了當中那一節那一段的主角。


秋波如水,正在啃著瓜子的藩金蓮,紅唇嬌滴。
窗前一名又一名的男子經過,也有停下腳步來看她的,皆臉帶淫色…
有讚揚她也有褒毁她的,然而他們臉上的淫意皆是一般…
那賣豬肉的榮哥的那句令其他旁觀的人都禁不住揍腹大笑的說話,逗得藩金蓮最開心:
「你這狗娘養的豬,一塊塊的賤肉卻偏偏長得這般美…
害得老子連老婆都不想幹她了…
總在開檔後收擋前,沒由來地想著你這塊他媽的臭婊子的賤肉,只好找來豬心豬肺,將老子的命根兒套過不停…」
月事來潮,芳心最是動盪;
藩金蓮那倭子丈夫武大,偏偏總愛趁住這時候,把窗口盡將,來讓那些如群蜂採蜜似的男子來一睹她的淫態。
這時候的武大,總愛躲在外頭窗前不能看見的她的袴下,以燒餅來點過她的潮血和愛液,如一隻小老鼠地將燒餅吃得唧唧作響…
當藩金蓮奈不住將窗閉上後,武大這才將她幹得死去活來!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