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三
 
似夢迷離,心神恍惚,魂遊太虛…
金蓮不一樣的心情,落實到《金瓶梅》不一樣的故事裡:
其中的章節。
新房裡,銅鏡前,美眉秀目,紅唇粉臉:
秀眉輕鎖,羞目半閉;
紅唇輕張,潤舌半伸…


憐人的潘金蓮,自憐起來:
難怪西門官人這般龐愛奴家!
忽然雨聲瀝瀝,夾雜著雷響;
每一下打雷,檯前的龍鳳燭便是一動…
龍鳳燭流出紅淚,銅鏡前,自己的身後,出現了那張臉!
慘白的臉上,七孔滲出紫色的血…
那是她的前夫的臉,是王婆共自己將他毒死的…
當然,自己今天所下嫁的西門官人,亦有參與的份兒。
天雷一再轟向大地,銅鏡前的慘死臉容,一再出現在銅鏡前…
並且不再只是在她的背後出現了,而是將整面銅鏡鳩佔…


武大的臉佔滿了整面銅鏡,看來他已向天地申冤了,便要向自己討債來著…
下一刻,武大那五短的身子,會不會自面前的銅鏡爬出來?
潘金蓮想抽身離座,但全身都不能動彈;
唯一可做的,便是將給驚嚇得放大又收縮的一雙瞳孔以外的眼睛緊閉…
只是,一雙被空氣聲籠罩住的雙耳,卻傳來了武大的聲音:
「好冤呀!好冤呀…」
武大的淒厲叫聲一直在潘金蓮的耳中心中盤旋著,終於跨越了她心中所能承受的極限…
潘金蓮面對銅鏡前武大的一張臉怒目而視:
「你冤,難道我就不冤?
你是甚麼,配我下嫁給你?


你懂愛我嗎?
只將我佔有!
你是愛我的話,為甚麼起初我下嫁給你時,你賣你的燒餅去了,卻將我以繩子綁住?
你是愛我嗎?
為甚麼到後來你總要讓我把窗口將開,讓別的男人看我發浪,你卻如一隻烏龜般只在我的下面以燒餅來弄我?
你知道嗎?
窗前的每一個男人,我想都比你強得多!
你是愛我嗎?
人家明明怕痛,你總要往人家的屁眼幹去,還死婊子爛婊子地叫個不停!
你是愛我嗎?
為何還時常去嫖,且將你的風流病傳染給我?
你不能後繼香燈,卻找來你的弟弟了;
你知道我是喜歡他吧,唯一的一次我還以為你愛我,為我好…
偏偏你卻留他不住,你是故意的嗎?」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