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四
 
銅鏡前,武大兩旁的眼角,紫色的血不停地流出。
是血?是淚?
是血是淚都好,這兩行紫色的液體,一直自銅鏡的兩旁流向銅鏡旁的兩支龍鳳燭之前…
紅燭有淚,淚愈流愈急;
熱淚跟紫色的血或淚混淆著,嗞嗞作響。
良久,武大的臉終於在銅鏡前消失了,潘金蓮的心則仍然膠著…


半空中盤旋著武大的說話,繞樑入耳,竟有無限廻響,將潘金蓮的心包圍住,歷久不散。
「我冤,不是因為我枉死,而是我生前一直都不懂得愛你!」
紅燭淚經過檯前流到不能動彈的潘金蓮就坐在椅上的一雙大腿上,仍然灼熱無比…
但潘金蓮不覺得痛,因為她只有心痛的感覺…
腳步聲傳來了,終於能動的潘金蓮連忙將放置在檯前右角的龍鳳冠戴上…
心情不能平復都好,西門官人才是自己以後的唯一:
唯一的男人,唯一的依靠。
這頂龍鳳冠也許有其特別的意義吧!
戴上了,象徵著自己期待自己的人生的一個新的開始…
當西門官人將自己的龍鳳冠御下時,則象徵著自己往後的人生都交托在他的雙手中…


然後: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只是,自己的手只有一雙,而西門官人的妻妾,又豈止自己一名?
這段姻緣已再不似西門官人偷自己自己偷他時那般自由了…
往後的日子這才等候自己將它開始呢!
自己的前夫原來是真心愛自己的,只是他死到現在,還是不懂得愛自己…
單憑這點,就抵得他死十次,但願他快點去投胎;
來世作為男人的話,不要長得這般矮這般醜就好!
「啊唷,我的美人兒怎麼淚了?」
西門慶將龍鳳冠揭開。


「奴家坐在這裡等相公,正憧憬著以後共相公那些只羡鴛鴦不羡仙的日子,甜絲絲的,竟就睡著了;
偏偏,卻給這些龍鳳燭的蠟滴燒破了褲子,都灼傷到奴家的大腿了!」
「都怪相公不好,害娘子久候了,該打,該打!」
西門慶脫去潘金蓮的紅色褲子,往她那白裡透紅給灼傷之處檢視去;
右手往那大腿的灼傷處撫著揉著,左手卻作勢要打自己的臉。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