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六
 
「喜宴席散…」
潘金蓮掩住西門慶的嘴角:
「這『散』字,意頭不好,不許相公說!」
西門慶點了點頭:
「倒是娘子夠細心…」
潘金蓮牽住西門慶的手,領他到龍鳳大床前沿床共坐,這才執住他的雙手聆聽他細說去。


「等到娘子已到新房等候為夫,其他的賓客全離…
不,全走了,那王員外竟然毫不識趣地仍向我勸酒,看來並沒有…
要走的意思…
為夫看準這王員外是另有所圖而來,於是為夫將侍從都打發走,王員外的侍從亦被他打發在門外…」
***
「關於西門兄要本官籠絡蔡大人一事,看來尚有點阻滯…」
「依大人看,這個夠打點嗎?」
西門慶說著,自身上探出一張一千両的銀票來。
「卻不是銀両的問題…」
王員外一直瞇著的雙眼,並沒有見錢而開;


西門慶心想:
「這老滑頭敲竹桿的本事倒還真的厲害!」
「看來是在下令大人奔波勞碌了,且讓在下再為大人添一添車馬費!」
「無功不受祿,本官豈能再收西門兄分毫?
要是他朝事成了,西門兄再來十倍奉還未遲…」
「那大人先將這銀票收下吧!
再來點化在下一下…」
王員外將銀票接過:
「法門倒是有的,且看西門兄能否通過本官今天所安排的測試;
要是能通過,西門兄成功的機會至少及半!」


西門慶一再向王員外詢及,王員外始終笑而不言。
半響,王員外的侍從依照他的吩咐引進四女來著。
西門慶認得出,進來的四人正是城中「春風秋月樓」的名妓,三名他呷過,一名他沒嫖過,更從未見過!
西門慶的目光往那他從未遇上過的羞月掃去,羞月將頭垂得低低的…
「他們是『春風秋月樓』的四大名妓,詠春、隨風、孤秋和羞月;
看來至少有一半跟西門兄相識!」
西門慶點了點頭:
「卻不知在下要通過怎樣的測試?」
「我們的蔡大人貴為宰相,為皇上…」
說到這裡,王員外以左手抱右拳作揖:
「打理天下,日理萬機,憂國憂民,可謂功高勞苦…」
「說得是,說得是!」
西門慶連忙點頭。
「吾等學淺才疏,更位低權輕,見識膚淺,尚未能輔助蔡大人多少,以減輕蔡大人的勞碌,深感汗顏…」
「大人勤政愛民,倒是眾所皆知的,不必過謙!」


西門慶說著,抱拳作揖。
「好說,好說…
不敢當,不敢當…
彼官尚未能為蔡大人分憂;
唯一可做的,便是為蔡大人提供一些娛興節目,好讓蔡大人憂國恤民之餘,尚可鬆馳一下…」
「蔡大人是絕對的潔淨之身,所以更能心無旁騖地為…」
王員外抱拳作揖:
「皇上分憂,這倒是眾所皆知的,本官跟西門兄以心相交,亦不諱言了…」
「謝謝大人看得起在下!」
西門慶雙手作揖說。
「蔡大人雖然心如止水,然而對那魚水之歡,尚有響往之心…
旁觀欣賞一下,蔡大人自能有所得著;
他朝料理國事時,自能更得心應手!」
說到這裡,王員外忽然愁眉深鎖。
「大人已是在下推心置腹的至交,若有疑難,何妨告知在下?」


「一般的男子,絕難同時征御眾女;
這跟一般的女子,能同時侍奉眾男的狀況,正好相反…
亦因如此,蔡大人看得好生寂寞…
於是蔡大人下令本官向天下的壯男搜索去,結果總是強差人意!」
「就是了,自己沒『鳩』用,才愛看勁男!」
西門慶心想,卻說:
「難道天下間竟都找不到奇男子?」
「難啊!
本城中,那於景陽崗殺虎的武松和西門兄皆是上上的人選…
那姓武的看來跟西門兄是有點淵源吧…」
王員外說著向西門慶瞟去:
「偏偏他就是不識抬舉,不肯就範!」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