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七
 
「那大人是要測試在下的能耐來著?」
「包括耐力和招式…」
王員外點了點頭。
「那就是真功夫和花巧性?」
「西門兄所言甚是…」
「如果在下能通過測試的話…」


「他朝在蔡大人面前獻技,西門兄所求必成!」
「只是在下今天新婚,尚要應付新娘子!」
「忍而不發就好,但不能點到即止,必需把心一橫,盡用全力!」
「那在下只好獻醜了!」
「男歡女愛,乃天地作合,何醜之有?
本官這便拭目以待!」
西門慶徐徐地御去衣服,左子撫弄了眉角一會,右手把持著陽物一陣…
忽然,目露精光,如虎入羊群,先將詠春推倒…
西門慶將詠春的褲子脫下,從後騎乘,勁插百餘下,說道:
「我們都是做買賣的,在下先為大人送上這招『推車進寶』!」


「好!好意頭!」
西門慶說時,動作竟沒半點遲延。
詠春沒料到西門慶說來便來,在完全沒有準備之下,便連分泌液亦未有,已被強幹,只叫苦連天…
其餘三女,心思相若,乃各自將褲子脫下,往自己的陰户撩弄去,只怕西門慶便要往自己奇襲來著,所以先作好準備。
「『東風著力』!」
西門慶說著,側臥在地,提起詠春的一隻腳,側身而入,如此又猛推了百餘二百下…
西門慶然後將她迎向自己,朗聲說了句:
「『移花向日』!」
還未到五十下,詠春已給抽插得昏死過去…
「『速戰速決』!」


「有這招嗎?」
西門慶回應王員外:
「沒有,這只是在下的心法而已!」
西門慶走近隨風,將她按臥在地上,然後將她翻身,讓她蹲伏在地上。
隨風已準備迎接,那知西門慶卻抱來孤秋,面上背下地躺在自己的背上。
「『紫燕雙飛』!」
西門慶說著,將孤秋的雙足提起,將陽物對住孤秋的陰户插進去,如此又肏了二百來下…
孤秋看來尚能奈得住,西門慶這便將她的屁股向前推;
及至她的陰户迎向自己的嘴前,乃說了句:
「『戀酒貪花』…」
這才往蹲著的隨風的陰户肏著,左搖右擺地斜插側肏,說了句『稍婆搖櫓』…
同時將開了隨風的陰户,展開了『含、吹、㖭、吮、嗦』的心法,向它極力討好去…
忽然羞月迎上西門慶,向他索吻前來。
西門慶只好迎上,極力向對方伸向自己嘴裡的丁香舌頭吞吐著…
西門慶的那話兒正忙著往隨風肏去的同時,雙手亦不閒著,正採取「玄陰指」往孤秋的陰璧陰內招呼去…


忽然西門慶說了句「丁香反吐」,將羞月輕輕推開,再將陽物自隨風的體內抽離,跟孤秋熱吻的同時,一股勁兒地往她肏操去,還不忘說了句:
「『倒鳳顛鸞』…」
孤秋被肏得射出陰精,終於不支,昏死過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