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八
 
才三個回合不到,面門慶已征服二女,乃暗自回氣,打量著形勢:
面前的隨風,之前自己曾跟她數度交鋒:
她的媚功倒是有的,西門慶那幾次皆本著尋花問柳的作樂心情,自然亦有所得著。
但說到「真陰功」,隨風看來只是跟詠春和孤秋一般,只在入門的層次…
倒是那西門慶從未跟之交手過的羞月,她的修為看來才是深不見底。
只是她的「真陰功」的修為怎樣,西門慶尚未可知;


但單以她向自己採舌而來的法門來說,其他三女肯定難出其右;
西門慶依稀感受到,那是循步漸進地能採陰捕陽的「吸精大法」的前奏。
好像還有名稱的,叫做「春光咋舌」…
循而步進的話,尚有「沉花落蕾」,「秋月無邊」,「落涯頂鐘」…
其舌功可謂千變萬化,功能上,自能採舌,亦擅品蕭,且能吸卵,更可探菊。
所謂「舌無常,陰無道」…
從其修練的口訣來看,這「吸精大法」之千變萬化,可見一斑!
西門慶深明此道,因為潘金蓮也有修練「吸精大法」一類的功夫,潘金蓮的修為則更深不見底!
羞月忽然向隨風耳語,隨風一再點頭。
西門慶左手撫弄著眉毛,右手把持著陽物,微笑不語。


二人嘻嘻笑著,上前將西門慶推倒,將西門慶騎乘在地上:
隨風以陰户往西門慶的陽物套上,上上下下地撞著,九淺一深,正施展一式「佛座蓮花」…
羞月則騎乘到西門慶的嘴巴上,且前前後後地挪動著嬌驅,來讓自己的陰口屁眼都往西門慶的嘴角鼻子磨擦著。
雖被二人暫時牽制住,西門慶仍然心中雪亮,知道這是一招「前後一情」!
西門慶亦頗懂樂理,知道要是節奏一直掌握在隨風的身上,自己始終會被征服,一洩如注…
乃化被動為主動,使出內功,九深一淺,施展出一招「百步穿揚」來…
同時以舌尖探進羞月的陰户和屁眼去…
西門慶心想,自己這招「百步穿揚」,隨風那裡能承受得起?
但聽隨風被操得:
「啊!啊!啊!」


「我娘呀!我娘呀!」
「要死了,要死了!」
恐怕她尚且支持不了多久便要昏死過去…
正暗自慶幸間,西門慶感受到羞月的陰户竟忽然一張一合地劇烈收縮著,且開始向自己的嘴巴發放出陰精。
而這些陰精,卻帶著極濃烈的藥味!
西門慶自小便跟隨乃父經營藥材舖生意,近年更懂煉製春藥來增添自己的雄風;
所以他的舌頭探得出,這股濃烈的藥味跟那「消魂大補湯」極近似…
至於這「消魂大補湯」,既能迷惑人心,使人暈眩欲倒;
偏偏同時能令人五內急焚,不洩不快…
強自抑制,則有慾火焚身以至身死之險!
陰精已流進西門慶的喉嚨裡,藥力已經開始發作!
「你服藥!」
西門慶別過頭向羞月仰望說,只可惜,為時已晚!
「奴家不服藥,卻以身煉藥!」
「這還了得!」


西門慶知道,能以身煉藥,比服藥者間接向自己傳來的藥性,其強弱處絕不可同日而語!
迷濛間,只見羞月將隨風推開,親身往西門慶的那話兒招呼去!
「鯉翻錦浪」
「駐馬扳鞍」
「羊車行樂」
「飛仙春戲」
「孳尾感興」
「囫圇太極」
一招猛似一招!
「日月合璧」、「金盤承露」來了…
西門慶看來再把持不住,即將一洩如注,兵敗如山倒!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