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十
 
秋去冬至,春盡夏來,小男孩已偷窺成癮,更是箇中能手。
膽子亦越來越大!
偷便是盜,但盜亦有道,在家中,小男孩絕不偷看自己的娘親,父親的髮妻。
至於父親的二娘,三娘和四娘,小男孩總有辦法,偷窺他們各自沐浴,以至偷窺他們共父親在床上,幹著那男女間肉帛相見的事宜。
在外頭,小男孩便是不借助往「風月樓」送藥之便,亦有本事以兩把小刀作踏腳,或以繩索套住露檯前的欄杆,混入「風月樓」去,一再偷窺。
至於那男女之間的床事,小男孩已逐漸一清二楚:


不外乎一番前戲,然後男的往女之下陰肏去,以至射出為止。
是的,肯定是射出…
因為小男孩曾經在「風月樓」裡,近距離在床沿伸出頭來看大叔共大姊姊幹著,並且以右手套動著自己的那話兒,終於第一次射出白色的豆漿也似的液體…
那是小男孩的第一次射精,當時他被稱作十三歲,實際上的年齡倒是十一歲未夠。
正所謂「上得山多終遇虎」…
有一次,小男孩如常地在夜闌人靜間,偷偷地離家出走,前往「風月樓」,將小刀插入之前插進過的凹口,沿木柱攀上那最豪華的廂房…
其實那是「天字第一號」廂房,只是小男孩並不得悉。
小男孩在露檯裡匿身看著,在圓桌前共酌的,竟是二女伴著一男。
其中一名女的,他最喜歡,每一次來偷窺,一見有她在,小男孩總愛先停留看一看…
然後一再儉視其他的廂房,通常都不會發現更可觀的「可觀性」…


終於,小男孩會再度潛進,等候她跟客人做時,旁聽旁觀,再引手待發。
她的藝名,叫作春梅,小男孩倒是從好幾名客人分別幹她時呼叫著她的名字中打聽得來的…
春梅臉似瓜子,雙眼睜大時晶瑩亮麗,閉上時睫毛似扇,撩動著小男孩的心窩…
鼻樑梃直,從她的側面看她品蕭時更覺優美:
尤其在她倒身將客人的陽物深喉地引進口腔,鼻樑頂住客人卵囊的中界線時。
兩團沙煲蓋大似的豪乳坦蕩蕩的,從那白裡透紅的肌膚深層露出了青根;
但絕沒有大得下墜外向成八字,反而在她騎乘在客人時,給撞得一上一下地,皆著力聚乳向前方。
她的腰支很小很小,只怕跟小男孩的尺寸相若…
她的雙足很長很長,站起身來,只怕已及小男孩的胸前…
她的屁股肥大優美,當她站身起來時,要是小男孩往她的側面看去,其前突和後突處,便如天地作合,相得益彰!


另一名女子,貌似小孩,只怕真實年齡也大不了小男孩五年;
她看來高不過小男孩多少,兩邊乳肉看來大不過給倒出了的「缽子糕」…
小男孩只能說她長得秀麗可愛,但尚未能令小男孩傾慕!
中間的那名男子,白眉銀鬢,頗具氣度;
只是在小男孩眼中,他看來只不過是比較富裕的糟老頭一名,尋常的嫖客。
及至他們三人在床上作樂了好一陣子,小男孩這才閃身到最近和最有利的位置去偷窺。
偏偏,那糟老頭忽然自床上躍出,便如麻鷹提小雞地抓住小男孩的後領將他提起:
「小淫賊,你要老爺子將你送官查辦,還是要老爺子幹你的屁眼兒?」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