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十二
 
白鏢頭拭去眼淚,斥責道:
「你這小滑頭,誰是你爹爹了!」
語調間,卻不似責備的口吻。
西門慶妙目靈動,「打蛇隨棍上」:
「在下的爹爹名叫西門達,在下的乾爹名叫白…」
「我叫白無涯…」


「對,是白無涯!」
西門慶一往而前,竟將那赤身露體站著的白無涯的熊腰抱住,伏身在他那毛茸茸的胸前,以頭髮磨擦著他的胸口:
「爹爹!」
「我說我是白無涯而已,可沒說我是你爹爹!」
話雖如此說,西門慶的體溫自白無涯的胸口傳來,白無涯但覺全身由內至外皆顫動起來…
「爹爹自然不是我的爹爹,而是我的乾爹;
只是啊,孩兒將乾爹稱作爹爹才會比較親切!」
西門慶一邊說,一邊尚向白無涯的胸口磨擦著…
白無涯強自抑制身心的顫動,那知不試還好,一試之下,那剛才因為被打擾了而下垂變軟的那話兒竟然再度暴增暴長地彈跳起來,頂住了西門慶的胸口!
西門慶竟然以左手將白無涯的那話兒握住,卻以右手食指往白無涯的龜頭點去:


「點蟲蟲,蟲蟲飛,飛到那?
飛到茘枝畿,茘枝熟,沒處伏…
伏在爹爹的肚臍洞!」
說著,竟將食指探進白無涯的肚臍!
「胡鬧!胡鬧!」
白無涯斥責著,卻大笑得淚水齊飛。
西門慶亦被感染得哈哈大笑,笑得躬身彎腰…
白無涯忽然正色起來:
「我可沒有認你作兒子!」
「我認你作乾爹便是,你稱我作慶兒便可!」


白無涯沒置可否,欲言還止。
春梅忽然以被子將身體圍上,自床上滑下,雙手作揖向白無涯說:
「恭喜白鏢頭得到如此精乖伶俐的兒子!」
也不知春梅是有意還是無意,她這個作揖的動作,剛好令被子滑下,一對沙煲蓋大的巨乳呈現於西門慶眼前。
西門慶看得狂吞唾液,春梅卻說了句不好,轉過身來拾起那被子,屁眼跟陰户剛好斜傾向上對準了西門慶的雙眼…
偏偏春梅像拾了一輩子,尚未能將那被子拾起。
白無涯哈哈一笑,一手卻往春梅的右邊屁股打去!
「啊唷!」
春梅這才拾起那被子,將自己的身體圍上。
「春梅,你喜歡這小子嗎?」
「你們一老一少,我都喜歡!」
「廢話!」
春梅垂頭無語。
「慶兒,你喜歡春梅姊嗎?」
「喜歡,非常喜歡,十分喜歡!」


西門慶說著,一再點頭。
「那就好!」
「爹爹,甚麼好了?」
「都說我不是你爹爹!
只是,你們一女一男,正好湊成一個『好』字,君子有成人之美…」
「如此甚好!」
西門慶說著,便要撲向春梅。
「慶兒莫急,先去問問春梅姊姊,對你喜歡不喜歡!」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