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十三
 
「春梅姊姊,都是弟弟不好,曾數度偷窺於你…
只是啊!
弟弟愈是偷窺,便愈是喜歡…
也怪春悔姊姊你長得太美,終於害得弟弟患上這相思病…
真想有一天能共春梅姊姊,首登在下不曾登上的巫山去;
只是不知春梅姊姊是否也有半點喜歡弟弟,意下如何?」


西門慶雙手作揖說。
春梅將西門慶作揖的一雙小手執住:
「姊姊只是青樓女子一名,承蒙公子不棄,深感慶幸之餘,早想以身相許!
只是公子年紀太小,依小女子來看,我們可以先交個朋友,再過幾年,你再來找小女子,小女子這才與公子共赴巫山未遲!」
白無涯捋鬚微笑:
「慶兒,你看見了,並不是爺爺不願成全你們,只是你年紀太小,還未是時候…」
西門慶大急,將右手往白無涯的左手握住:
「爹爹,你這就替慶兒游說春梅姊姊一下吧!
凡事總有第一次的,慶兒此刻的心中,除了爹爹你,所記掛著的,便只得春梅姊姊一人而已!
要是錯失了這良機,慶兒要多等好幾年,卻那裡能煞得住?」


「春梅,那你就看在白鏢頭的份上,依從他一次吧!」
「既然白鏢頭如此說,妾身既已賣身給白鏢頭,只好依從…」
春梅說著,以手掌輕撫西鬥慶的小臉。
「只不過,慶兒未經人道,春梅你今晚的相金,看來只好全數封給慶兒作『開苞利是』了!」
「白鏢頭怎說就怎好吧!」
春梅含笑吻了西門慶的小臉。
「慶兒,你看,春梅姊姊倒是對你真心真意的!」
西門慶點了點頭,將頭倚在春梅雙乳之間磨擦著:
「春梅,我愛死你了!」
竟將聲線壓低,模仿大人的口吻。


「等姊姊將弟弟弄得死去活來時,弟弟不要後悔才好!」
「如果弟弟的第一次不是跟姊姊來著的話,弟弟日後才會後悔一生一世!」
「你這登徒浪子,現在已這般了,日後還了得?
要有多少顆女子的芳心將你牽掛死才夠?
姊姊這便積一積陰德,先替他們報一報仇,好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春梅,那你就替我好好地招呼慶兒吧!
之前的相金就全給慶兒作『開苞利是』吧,我另外再給與你十倍的相金,好好地往慶兒招呼去!」
也不等春梅回應,白無涯已找來衣服穿上。
「爹爹你要往那裡去?」
「我先往露檯廻避一下,綺紅,你穿上衣服,跟我同來!」
「哦!」
床上的另一名侍女答應了,便要找來衣服穿上。
「爹爹,獨樂樂,倒不如眾樂樂…
我們爺兒倆,父子一心,卻那裡有隔膜的?
最好爹爹在旁,與倚紅一起,共我和春梅一起共卦巫山去…


倘若慶兒初登巫山有甚麼不順利和不明白之處,正好向爹爹請教和學習一下!」
「『虎父無犬子』,慶兒是過慮了!」
話雖如此,白無涯牽住倚紅的手,爬回大床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