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十六
 
西門慶非但記心強,資質高;
既不拘泥於小節,且每每能舉一反三,甚懂變通。
他的一雙小手,更靈巧異常,觸及女體時,竟似彈琴奏瑟,輕重得宜,指法中隱藏起承轉合之勢…
其柔處,如蜻蜓點水,點到即止…
其剛處,若龍倦成風,風起雲湧;
風倦旋渦,水穿雲接天…


白無涯坐在床上,於西門慶身旁,在躺著的綺紅身上親身示範這「玄陰指」;
那知自己才開始不久,西門慶已完全掌握到其中的竅門;
沒多久西門慶更以左手試練來著,竟不失右手的靈活!
白無涯索性停「指」教授,由得西門慶自由發揮。
綺紅這才倚在白無涯的胸前,跟白無涯同看,只見春梅正被西門慶撩得陰口忽張忽合,便如一隻鼓氣又洩氣的青蛙,隨即陰水長流,乃嘖嘖稱奇!
白無涯輕捋其鬚,一再點頭,忽然將綺紅按下,說了句:
「左右逢源!」
西門慶心想:
「那有這招的?」
然而,西門慶馬上會意,向白無涯點了點頭,更凝住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西門慶雙手齊施,同時以「玄陰指」個別地往雙女撩陰去…
或緩或急,或虛或實,西門慶竟能一心二用,控指於心,根據二女進階的層次作出配合來著…
一時間,二女如兩隻猛獸,個別誤墮獸穴,儘管擺動著身體,咆哮得折天也似…
「慶兒,倘若能同時令二女『束水而發』,這『玄陰指』方可大成!」
「如何能做到?」
「內扣成勾,外按關元!」
西門慶依法而為,只是他人小指短,那裡能將中指勾入二人的陰裡的同時,拇指按及他們的關元?
終於想通了,西門慶並著雙足,分別左右延伸,伸到二人肚臍下三寸關元穴上,以腳踝按著:
或輕或重,跟自己「內扣成勾」的左右指法正好配合得天衣無縫…
才一會兒,二女果然真的「束水而發」,射出如兩天沒有小便似的份量的陰精…


白無涯趕忙張口喝著,腦袋左右逢源,便似要向自己的口裡同時分別注入五斤酒埕裡的女兒紅…
「這些如泉湧的陰精,得來不易,喝下了,甚有裨益!」
白無涯喝過二女不少的陰精,回味無窮:
「爹爹也有這種令女子『束水而發』的本事!
但爹爹專注時,決不能喝得這麼多,同時令二女同發,便是爹爹亦未曾試過…」
西門慶剛才太過集中,此刻身心交疲,一時間未曾答話。
「好了,也是時候傳授慶兒交合的五字真言!」
「也有五字真言?」
西門慶顫聲說。
白無涯點了點頭:
「有的,正是:
拋、搖、磨、擰、搗。」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