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十八
 
白無涯捋鬚點頭:
「愚子可教也!
春梅,綺紅,「搖」!」
「諾!」
春梅和綺紅異口同聲。
只是,才開始「搖」,綺紅搖頭晃腦的,下身亦跟隨春梅一圈一圈地搖著:


但覺力不從心,看來絕不及春梅的瀟灑自若,乃開口問白無涯:
「賤妾便是怎樣搖來搖去,看來始終欠缺甚麽似的;
敢問白鏢頭,這當中是否有甚麼竅門?」
白無涯捋鬚點頭:
「問得好!
春梅,這次就由你好好解說去!」
「那小女子只好先掛上『休戰牌』!」
「准!」
「好妹妹,姊姊這便來點化你一下!」
綺紅雙手作揖:


「有勞姊姊了,妹妹必然冼耳恭聽!」
於是春梅向綺紅耳語來著,有時搖晃著自己的腰枝,有時伸手到綺紅的陰户前比了一比…
白無涯則趁住這個空檔,將這「搖」字訣的法門傾囊向西門慶傳授…
西門慶一再點頭,有時伸出食指往白無涯的龜頭點去,白無涯笑斥他胡鬧…
演習這才再開始,西門慶這才躺臥床上,等候春梅往自己身上騎乘去…
卻聽得白無涯說:
「這次由綺紅跟慶兒試練去!」
綺紅向白無涯望去,白無涯點了點頭;
她的視線改投春梅,春梅則聳了聳肩…
西門廈握住了春梅的左手,春梅反過來以兩隻手將西門慶的右手緊緊握住!


「爹爹,慶兒只愛春梅,只想跟春梅幹!」
白無涯捋了捋鬚:
「春梅跟爹爹一般,跟將來的慶兒亦是一樣,於這男女間交歡的環節上,早已看得通透,卻豈是尋常女子能比?
你愈是念她愛她,便更要在她的面前,別的女子身上,一展你的雄風…
爹爹敢保証,春梅這才對慶兒你,愛得更死心塌地!」
「知我者,莫如老爺子;
春梅心之所繫,卻全是小達達!」
春梅輕吻了白無涯的臉,卻共西門慶接吻去…
西門慶將春梅壓倒來吻,二人二十隻腳趾凝聚著,終於伸直…
「姊姊你等幾年吧!
慶兒一定會討你作老婆!」
「世事豈可盡如人意,然而慶兒此時此刻有這番心思,姊姊已是活得不枉了!」
「慶兒,『男兒鳩在四方』,說到婚事,卻要門當户對才可!
春梅自然知道,日後慶兒長大了,亦會明白!」
春梅點了點頭,眼角卻滲出了淚水:


「奴家的心中,被小達達永遠鳩佔了!」
西門慶拭去春梅的眼淚,春梅珍而惜之地將西門慶兩角所滲出的眼淚全喝下去…
對望間,兩人相視而笑,然後互相將對方推開…
「爹爹便要跟春梅在慶兒的身旁向慶兒示範來著?」
「春梅是慶兒至愛,爹爹豈能將她肏於慶兒面前?」
「那慶兒只好盡力而為,同時蓄精待發,待會一定要射入春梅姊姊的體內!」
「如此甚好,慶兒的身心都會長大成人!」
西門慶仰天狂笑:
「『風嘯嘯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
隨即往春梅望去:
「『必復還』!」
綺紅竟被西門慶感動了,淚凝於睫:
「西門達達,小女子這就共你上你人生中重要的一課!」
說著,往西門慶騎乘去,便要將自己的陰户對準了西門慶的那話兒套入…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