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十九
 
綺紅根據春梅傳授給自己的心法,騎乘在西門慶的身上,開始「搖」起來,愈「搖」愈順,漸入佳境!
西門慶亦採用「搖」字訣中的一個「頂」字:
綺紅左搖來他就右搖去…
綺紅右搖來他就左搖去…
前後上下來著,則後前下上「頂」上…
二人以「搖」勢角力,寸土必爭:


或主動成被動,或被動成主動,二人仍是不分上下!
綺紅漸入忘我境界,竟閉上雙眼,一邊「搖」一邊唱:
 
搖呀搖,搖到外婆橋。
外婆來該訪棉花,舅舅來該摘枇杷;
舅姆樹上拗朵花,蹺得蹺得走人家。
人客來蒞勿瀉茶,咯囉咯囉辱人家。
 
綺紅如此唱了兩遍,西門慶但覺身心舒泰,戒備都放低了,龜頭越來越癢,便要抵擋不住。
春梅見勢頭不對,乃說:


「奴家來自他鄉,卻是這個版塊:」
 
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外婆叫我好寶寳。
糖一包,果一包,外婆買條魚來燒。
頭勿熟,尾巴焦,盛在碗裡吱吱叫,吃拉肚裡呼呼跳。
跳啊跳,一跳跳到賣魚橋,寶寶樂得哈哈笑。
 
白無涯那裡不知春梅這是「出術」來著?
只是在春梅第二次唱時,白無涯亦跟隨春梅拍手打節拍附和。
節拍聲外在,但綺紅和西門慶皆不自覺地以心跟隨;


由此,綺紅再佔不了半點優勢!
「老夫小時候的版塊,則簡單得多!」
白無涯捋著他的白鬚,慢條斯里地說:
 
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外婆叫我好寶寶。
我叫外婆洋泡泡,外婆罵我小赤佬!
 
白無涯愈唱愈快,竟成急口令…
春梅共白無涯一起拍手打節拍附和,已成「拍拍拍拍、拍拍」;
西門慶共綺紅則依著拍子交鋒…
春梅旁觀者清,綺紅即將抵達「完全高潮」,便要昏倒!
西門慶亦一樣,便要射出!
白無涯看似公平,其實未必是安著甚麼好心:
綺紅先昏倒的話,自是西門慶勝;
西門慶要是先射出,則算成敗數;


倘若綺紅昏倒的同時,西門慶射出,則算作和局…
然而西門慶那裡能算闖得過這關口,從而進入自己,射入自己的體內?
那知西門慶忽然亦唱起來,語音鏗鏘,節奏或緩或急:
 
搖呀搖,搖到外婆橋。
橋下爹爹魚得水,二女一男不怕寒。
爹爹勿將春梅肏,留給慶兒赴巫山。
慶兒此心比日月,只羨梅兒不慕紅。
只是無心插綺紅,但願中出春梅澗。
 
綺紅那裡能耐得住,身心都感動至極,終於昏死過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