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五
 
「倚紅要記住,三五七年,最多十年後,綺紅一定要離開這裡!
至於綺紅想找名男子來付托終身,則要到時在外頭找去才好…」
綺紅點了點頭:
「這個綺紅明白,正如老爺子所說,意思是『歡場無真愛』吧…」
白無涯輕捋其鬚:
「綺紅有慧根就好!


另外,歡場的現實最是殘酷…
現在綺紅還年輕,十年以後,便會開始被其他的小姑娘比下去…」
「所以綺紅要離開這裡,一定要將十年定為上限期?」
白無涯點了點頭,綺紅隨即亦點了點頭:
「綺紅見過一些三四十歲的姨姨,整天就坐冷板櫈,卻鮮有人來惠顧…」
白無涯點了點頭:
「再過十年,他們便連冷板櫈亦沒得坐,便是沒有被勸走,亦淪落為打雜…
正因如此,在這十年間,綺紅非但要儲足錢贖身,尚要儲一些本錢來打本做點小生意…
這樣,綺紅便能獨立,大前提是不用在金錢上依賴男子,打破千百年來女子成為男子附屬的規限;
綺紅才能在比較公平的情況中,找到你的如意郎君!」


「老爺子說得有理!」
「為了日後能共你的丈夫生兒育女,綺紅一定要保住自己的身體,盡量不要讓客人『中出』!」
「甚麼是『中出』?」
白無涯伸指到綺紅的陰道裡:
「便是在這裡射出!」
綺紅一愕:
「男女交合,豈非都是在這裡射出了事?」
白無涯搖了搖頭:
「這當然最自然不過…
只是,綺紅你想想去,要是綺紅給『中出』得多了,難免會成孕;


成孕了,鴇母自然會叫綺紅將打胎藥服用去…
如是者,多服用十劑八劑打胎藥,綺紅便不用再服用了…」
「因為綺紅已再沒有生兒育女的能力?」
白無涯嘆了口氣:
「正是如此!」
「那綺紅如何是好?」
「放心,老爺子已為綺紅想出一個一石二鳥,兩全其美的良策!」
「綺紅願聞其詳!」
「男女交歡,從來免不了男子的陽物盡往女子的陰器搗插;
只是在那男子便要射出瓊液的關鍵時刻,綺紅無妨多作一點事情…」
「綺紅卻要作甚?」
「無妨跟客人說,綺紅很想一品其蕭,從而一嘗嘴降甘露的滋味…
老爺子膽敢保証,十個客人中,倒有五六個會喜歡!」
綺紅想了一想:
「這樣綺紅便不會成孕,不用服下那打胎藥了!」


「要是綺紅在客人面前,將他的瓊液嚥下前,首先不急於嚥下,卻張開嘴唇,來讓客人看清楚自己的瓊液:
然後綺紅在吞吐間,將客人的瓊液吃得像個既頑皮又飢餓的嬰兒,想將娘親的乳液喝下卻不停地嘔奶…
最終將這些瓊液倒吐在客人的陽物上,甚至吐在他的肛門口,以至他的腳趾中…
這才一再吞吐,並吞吐得唧唧作響…
然後這才真的嚥下了,並盡張雙唇,盡伸舌頭來讓客人見證…
老爺子敢保証,綺紅的客人,十之七八,必能盡興…
給綺紅打賞還不止,不次再找綺紅時,必想重溫…
便要射出時,必要綺紅張開口來著!」
「這果然是一石二鳥的良策,看來綺紅亦不難辦到!」
「老爺子的良策又豈止一個,只是,另一個,則會比較為難綺紅…」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