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六
 
「綺紅不怕為難,只怕一生黯然淡泊於青樓!」
「綺紅決不可以此心來待人接物,要知道人生有不同的階段,只要在每一個階段,定下目標,盡力而為,令自身發亮發光;
光輝歲月,湊合成人生的全部,一生就不算枉過…
綺紅在這裡既有琴棋書畫可學,且有聖人之書卷可讀,其實比一般的大家閏秀還要強得多!
綺紅再想想去,尋常女子,守身如玉,只待嫁出,從而侍奉自己一生人唯一的男人…
就男人而言,便是三妻四妾,呷妓宿娼,亦只算風流,絕不為過…


綺紅侍在這裡,將身來賣,張開雙腿之餘,無妨將心扉也打開,好好享受一下交歡之樂,並且將這些交歡的技藝,練就成一般良家婦女,望塵莫及的境界,以作旁身之用…
他朝綺紅能遇上自己的如意郎君時,施展出渾身解數起來,那有不能將他征服,讓他對你死心塌地之理?
再說,綺紅見得男子多了,自然能掌握到他們的喜好…
要知道能懂女子的男子不多,能懂男子的女子只會更少…
夫妻之間,便是有真情厚愛維繫,尚要花些心思,添些手段,情愛方可歷久如新…」
綺紅沉默了好一會,臉泛春色,欣然微笑:
「老爺子所說的,怎麼奴家完全沒有想過?
綺紅憧憬得很幸福啊!
身心都準備好了,綺紅只期待日後可遇上如意郎君的一天!
老爺子,你當真是綺紅的再世父母,如果老爺子能當綺紅的爸爸就好!」


白無涯捋鬚微笑:
「老爺子都這把年紀了,莫說當綺紅的爸爸,便是當綺紅的爺爺猶可!
只是,那有爺爺爸爸往孫女兒女兒肏的,豈非亂倫?」
「要是綺紅有老爺子這個爸爸,便是被爸爸你肏了,倒亦無妨!」
白無涯嘆了口氣:
「綺紅自幼無父,一顆心迷失在愛與痛的邊緣之間…
感受到老爺子對你好,不自覺地將自身的不幸轉化成一種請君入甕的心情,來強化自己心裡的痛:
不經不覺間,會在被肏的過程中,以肉體所感受的刺激來暫時驅散心靈間的空虛…
這些想法,尤如往極癢處搔去,愈搔愈癢,絕不可取!
然而,綺紅要是明白了,知道這不是真正的情愛,偶而為之,將自己當作戲子,全身投入去演這種故事的角色,倒亦無妨!


人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何妨戲假情真?
便如大夢一場,將真實的人生點綴一下,活下去才比較容易!
『風月樓』是男子花錢尋夢的煙花地,綺紅迎送的同時,將身心投入自己的夢去,亦無不妥!
他朝醒來,懂得清醒就好…」
「聞君一席話,勝讀萬卷書,綺紅這便要叫老爺子一聲:
爸爸!」
「綺紅有夢,爸爸由夢相隨!」
「爸爸尚有良策一個,這便告知綺紅…
只怕為難了女兒!」
「嘻,爸爸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綺紅對白無涯厲目而視,卻嬌聲叱斥。
白無涯側目,心想:
「看來綺紅尚未放得低心間對其爸爸的怨恨!」
白無涯忽然轉調,再不是綺紅的爸爸的溫柔,而是回復了白無涯那帶著權威的聲調:
「綺紅你聽著好了,老爺子要你主動遊說客人,往自己的屁眼入肏去…


一般的青樓女子絕不肯輕易為之,綺紅肯這樣做,非但能力保不孕,且更能招來更多的回頭客!」
「哦!」
說著,綺紅伏身在桌前,由得屁股對準白無涯,白無涯伸指挖進綺紅的屁眼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