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七
 
大床上,西門慶已將那「拋、搖、磨、擰、搗」的五字真言,或融會貫通,或忘情於九天雲霄之外;
只拼著其小命,向跪在床上,伏身向前,以雙手來支撐的春梅身後,以一招「推車進寶」搗入。
西門慶極力來推,春梅極力來撞,皆發力於腰間;
一時間,已經對衝了一百餘下;
但聽那啪啪聲不絕,春梅嚎吟得拆天也似,潤液長流,往西門慶回撞的力度竟比西門慶搗入的力度更猛,卻分不清是誰在操誰!
春梅首先抵達高潮,陰肌不期然地收緊,西門慶但覺龜頭愈來愈癢,不期然地使出一招「百步穿楊」,便要終極射出!


那知春悔極其依戀西門慶,很想西門慶能當上「人上人」,從他的身上,感受到那《肉女心經》傳說中「天外天」的高潮境界…
於是春梅不再以一雙手作支撑,只伏在枕頭上,屁股愈挺愈高…
西門慶這便以一招他猶未知其名卻自然而然地使出了的「虎跨龍蟠」來搗,極力抽插,如此已是五六十下…
「血脈賁張,周身通紅」:
春梅看著自己那開始白裡透著夕陽紅的手背,知道已漸入佳境,「天外天」便能抵達!
十分希望自己真的能抵達那「天外天」之境界,與自己共樂的西門慶,亦可抵達這男女房事間一生人中可遇不可求的「人上人」的「無極高潮」境界…
春梅將頭移向沿邊的床外,屁股再向上翹…
西門慶的身子作出配合,愈向前傾,便如飛將軍也似,好不威風!
春梅更以兩隻腳掌如拍手般相拍,如是者,外應內合:
春梅的陰肌一再收緊的同時,在其雙足抵床的共震和餘震間,一再共偕地深化了西門慶在其體內的龜頭的刺激!


西門慶不知道的是,自己這時雙手雙足盡張,只注力於那話兒,集中心力和身力地極力向前迎搗,已是白無涯那《御女心經》的絕招的一式「天外飛仙」…
只是,便要傾囊而出,西門慶竟樂極忘形,一個前空翻,由床上翻身跌倒在地上!
「啊唷!」
西門慶跌在圓桌旁,在地上被就座幹著的白無涯趕忙將綺紅推開,將西門慶扶起:
「慶兒,你無恙吧!」
「還可以,只是一時間樂極無形而已!」
「真的無恙才好,要是那裡受傷,爹爹這就先給你推拿一下!」
「謝謝,慶兒無礙,倒是打擾了爹爹共綺紅交歡,深感抱歉!」
「不打緊!」
「小達達,倒是大姊姊不好,一再向小達達索求,害你橫生這意外!」


春梅剛剛深深忘形在西門慶的搗插間,這才將西門慶扶持。
「春梅姊姊,我們真心相愛,靈和慾都交合在一起了…
慶兒絕無大礙,快跟春梅姊姊共赴巫山才是正經!」
「姊姊那有不依從之理?」
春梅㩦住西門慶的小手,便要跟他共回大床中。
但聽白無涯忽然對綺紅說:
「綺紅,你的弟弟,看來亦跟他的年紀相若!」
綺紅凝淚於睫,忽然走向西門慶,括了他一記耳光:
「都是你不好!」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