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八
 
西門慶撫著自己的半邊臉:
「我有甚麼不好了!」
「你這小無賴,偷看爸爸和媽媽交歡還不止,卻竟連媽媽都上了!」
白無涯怒斥自己,西門慶向他看去,卻見他向自己眨了眨眼。
春梅移步過來,牽著西門慶的小手,擋在他的身前,卻見白無涯向自己眨了眨眼;
回身垂頭來看西門慶,只見他點了點頭。


「是啊!吾弟這樣實在不該!」
西門慶向綺紅望去,只見她雙目呆滯,眼神渙散得便如三魂七魄不齊全,卻不知她那不齊全的魂魄飄到何方!
西門慶心中一亮,看來她是中了白無涯「惑心術」一類的東西…
只是不知道白無涯為甚麼要這樣做,有何用處?
「快跪低,來讓姊姊調教你一下!」
西門慶依從了白無涯的說話,向春梅眨了眨眼,跪在綺紅面前。
春梅目光流動,心中卻盤旋著,正思變通。
春梅但見綺紅左一巴右一巴地往西門慶的小臉括去,且還不斷地重覆說:
「都是你不好!
都是你不好…」


西門慶是天生的戲子,且被綺紅極力地括得左右頰皆通紅,竟然真的聲淚俱下:
「姊姊,我真的知錯了!」
「知錯甚麼?」
「弟弟錯在偷看媽媽和爸爸交歡還不止,且跟媽媽亂倫…
只是啊!
姊姊你亦有跟爸爸幹…」
春梅走上西門慶身旁,對綺紅說:
「這就當扯平吧!
女兒原諒弟弟就好!」
春梅說著,便要將西門慶扶起。


那知綺紅卻更大力地以右手往西門慶的左邊臉括去:
「要不是因為要有你,爸爸媽媽怎會將我拋棄?」
西門慶有點明白了…
看來是爹爹白無涯要將綺紅心裡的遺恨餘痛都掏出來,讓她得到宣洩…
「姊姊,這全是弟弟的錯,姊姊你就親手打死弟弟吧,弟弟不配活在這世上!」
這時,剛轉身而去的白無涯,已在櫃裡的針線盒找來一把交剪,將交剪遞給綺紅:
「親親女兒,你就用這把交剪,插進弟弟的心房,將他殺死吧!
如果女兒不忍心將弟弟殺死,那就將弟弟的那話兒剪去吧!」
綺紅雙手顫抖,將交剪接過。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是真是假都好,春梅不得不站在西門慶的身前:
「弟弟活在這世上自然不對,然而將弟弟生出來的,罪魁禍首,卻是媽媽本身…
要殺,就先將媽媽殺死吧!」
白無涯也共在春梅身旁附和:
「罪之源頭,卻是爸爸,要殺,也將爸爸一起殺死吧!」


本來雙手抖震,卻要把心一橫來將西門慶的那話兒剪下的綺紅,忽然跪在地上,將交剪放低,掩面痛哭…
春梅將綺紅扶起,綺紅倚在春梅的懷中,良久,眼淚尚在流著,一戚一戚地顫抖著的身子卻稍為平復:
「媽媽,我很想你!」
白無涯兜了個圈走回來:
「囡囡,很久沒見了!」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