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九
 
白無涯一邊對綺紅說,一邊卻暗向西門慶使了個眼色,並暗向西門慶作了個招徠的手勢。
西門慶站在白無涯身旁,只見面前的綺紅一臉疑惑,卻聽得白無涯說:
「囡囡,你看義父帶大哥看你來了…
囡囡你要是儲夠錢贖身的話,我們這就一起回鄉間共聚天倫去…
你看你大哥都長大成人了,囡囡正好跟我們回家,共你的大哥完了這頭婚事!」
西門慶眼珠靈動,心想這看來卻是綺紅的一段身世…


看來尚要打聽多一點爹爹白無涯共綺紅的對話,方可代入自己故事裡的角色中,於是他只點了點頭。
「啊,義父,你說大哥已經長大成人,怎麼竟愈長愈矮了?」
白無涯捋鬚回答:
「鄉間貧困,我們一家五口有一頓沒一頓地吃著,沒給餓死也算萬幸了…
囡囡的另外兩名義兄,都長大成人了;
只是愈長大,個子愈小,不比你面前的義兄高!」
西門慶心想那裡有人會愈長愈矮的,心中大叫胡鬧,卻忍住了笑,還故意環望四周,才向綺紅說:
「妹妹在這裡倒是好食好住的!」
「妹妹在這裡生活得倒還可以,有時更會遇上一些很奇怪和很可愛的客人…」
綺紅頓了一頓:


「是啊!義父怎麼都滿頭白髮了,竟一下子老了這許多?
從前義父是沒有長鬍子的,現在卻白鬚及胸?」
「這個…
是最近才長出來的!」
「義父還有沒有賭錢?」
「就是啊!
最近賭了一整天,起初贏了不少,最終都全給輸清光了…
結果一夜白頭,還長出了這許多的白鬍子…」
綺紅嘆了口氣:
「義父那次不是輸得乾乾淨淨的,要是能不賭就好!」


「是啊!怎麼義父和大哥竟都一絲不掛的?」
西門慶搶先回答:
「剛才爹爹跟我經過賭坊,進去賭了幾手,結果又輸得清光了:
這次是真的輸清光,最後一手,我們的衣服鞋子都全給壓上!」
西門慶頓了一頓:
「是啊!妹妹你為甚麼也是一絲不掛?」
「剛才妹妹尚在迎接兩名嫖客,他倆一老一少,跟義父和大哥倒長得有九分相像!」
春梅忽然走到綺紅身前:
「囡囡,快跟我們回家去,你的兩名義兄都等你來著…
他們都長大了,正好一起侍你為老婆!」
白無涯嘆了口氣:
「我們窮等人家,三個兒子都討不起老婆,只好辛苦囡囡你作童養媳,共事三夫!」
「義母,怎麽你也是赤身裸體的,你從不賭錢,難道還會輸清光嗎?」
「這個囡囡你有所不知了,義母閒來也有兼身作奶媽來著…
剛才還在餵奶的,所以沒穿上衣服…」


「啊,義母都這把年紀了,還有奶水?」
「便是沒有,為了生計,谷也得谷出來…
終於谷出來了,一對奶子竟在發育也似,人亦長得愈來愈年輕!」
「原來如此,這樣看來義母作為奶媽的生意倒還不錯,看看這雙奶子大似沙煲蓋就知!」
綺紅又頓了一頓:
「只不過,餵奶豈不是光了上身就可,豈用全身一絲不掛的?」
「這個囡囡有所不知了,光是那些奶錢,那能夠用?
慕著義母的一雙大奶來找義母替他們的孫兒孫女餵奶的老爺子,一般都要求義母替他們的孫兒孫女餵奶的同時,從後將義母鳩佔,奶金才可升價十倍!
只是,剛才柴房走火,義母逃生出來,看見你義父和義兄赤條條的背影,終於追到這裡來!」
綺紅望望春梅,望望白無涯,再向西門慶望去,終於再忍不住,大笑得跌倒在地上…」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