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三十
 
四人終於都忍不住笑,一起倒在地上。
四人只笑無語,共笑了良久。
地上有點硬,也有點冷,綺紅在床上拿來被子,春梅將圓桌稍為推開,好讓綺紅將被子舖在地上,四人這才並列躺上。
由左至右,順序排列,是為春梅、西門慶、白無涯和綺紅。
白無涯的一雙手由外往內互持,十指扣上來墊自己的後頸,凝望住頂棚說:
「我們四個人能共在一塊,尋歡作樂之餘,更以心相交,卻不知是幾世修來的緣法?」


「老爺子隨緣樂助,一再向小女子點化,以泯除小女子心間之怨恨,好讓小女子日後能活得自在,真是不勝感激!」
綺紅說著,往白無涯的面頰吻去。
「嫖妓呷娼,修的是歡喜禪,只要本著敬重之心,行善之意,其實也是一種入世的出家法…」
「爹爹,嫖妓呷娼豈不是男子的風韻事宜嗎?
竟可修成甚麼歡喜禪來著?
慶兒實在不明所已!」
「愚子可教,慶兒且讓爹爹將剛才告訴綺紅關於吾友的故事,再說一遍!」
於是白無涯再將他的摯友因為髮妻沒有生下孩子而娶入新妻的故事簡略地再說一遍。
說到那摯友的新妻終於誕下孩子時,白無涯要綺紅、春梅、西門慶來猜,那孩子是男是女…
結果綺紅仍是猜男,春梅跟西門慶則猜女。


白無涯先沒有將謎底揭盅,卻先來問春梅:
「為甚麼猜是女的?」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豈可盡如人意。」
白無涯點了點頭:
「那春梅的做人宗旨是甚麼?」
春梅側頭想了想:
「要及時行樂才好,反正人生那可以掌握的東西,原沒有多少…」
白無涯再點了點頭:
「要是有一些事情,明知做了會後悔,還會做嗎?」
「明知做了會後悔,那已是在掌握之中,當然不會為之!」


「要是不知道做了會不會後悔呢?」
「那就做了再算!」
白無涯再點了點頭:
「要是做和不做,都肯定會後悔,那還會做嗎?」
「會!」
春梅看來想也沒想便回答。
「為甚麼?」
「反正都會後悔,未做的話,多了一重未做的後悔,那才是人生的遺憾!」
白無涯輕捋其鬚:
「春梅未必會活得快樂,卻會活得瀟灑!」
白無涯這才向西門慶問:
「為甚麼猜女?」
「凡事,慶兒會先往最壞的打算設想去!」
「然後呢?」
「如果結果並不是最壞的話,豈不是先賺了?」


「不然呢?」
「不然的話,反正事前已有準備,結果還不會壞到那裡去!」
「那慶兒看來最信得過的,是自己!」
西門慶點了點頭:
「慶兒現在年紀還小,但一定會努力學習和強化自己,以應對自己日後的人生!」
白無涯舉起右手,慢慢地握住了拳頭:
「慶兒,爹爹握住了甚麼?」
「甚麼也沒有!」
「如果爹爹說有呢?」
「那是空氣!」
「慶兒想想另一個答案去!」
「那是道理!」
「為甚麼是道理?」
「因為爹爹正要向慶兒賜教!」
白無涯點了點頭,將拳頭慢慢張開:


「道理握得住嗎?」
「握不住!」
「那甚麼才是握得住的?」
「看來,只有人生!」
「為甚麼?」
「因為,人生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白無涯嘆了口氣:
「是不是道理不重要,是不是人生亦不重要;
反而,有時候,人要懂得放手才好!」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