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三十一
 
「小女子認為,人定下目標,努力邁步向前就好;
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盡了一己之力,對得住天地良心就算…
得和失,就不必記掛在心上!」
綺紅幽幽地凝望著頂棚說。
「綺紅甚得吾心!」


白無涯捋鬚點頭嘉許。
「慶兒認為,人訂下了目標,就一定要有勇往直前的決心!
必要時,『寧為玉碎,不作瓦存』…」
白無涯點了點頭:
「慶兒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只是爹爹卻有言相勸…」
西門慶揖手:
「慶言洗耳供聽!」
「能寬人處盡寬之,得饒人處且饒人;
凡事去得太盡,緣分誓必早盡…
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西門慶想一想:
「慶兒一定將爹爹的教誨,銘記於心!」
「當真要記住才好!」
春梅忽說:
「慶郎龜頭有痣,乃大富大貴之相,他朝必能名利雙收,老爺子大可放心!」
春梅忽然插話進來。
白無涯輕捋其鬚:
「原來春梅亦懂看相!」
「小女子見盡男子的陽物無數,然而那陽物長短不一,肥瘦直彎,卻是鳩中不二…
小女子專往那些有關的典籍研究去,卻已略知一二!」


「春梅但說無妨!」
白無涯道。
「此痣主性慾强,精力旺,一生御女無數,同時亦主富貴…」
白無涯見春梅再無語,乃續話說:
「要是此痣近赤,而慶兒又生於帝皇之家,或是亂世當中,則為『中原一點紅』,能逐鹿中原,乃九五至尊,帝皇命格!
只可惜慶兒那痣長得不夠正中,近烏多於近赤,雖仍是桃花命格,富貴之相,然而吉中帶凶,福禍並存!」
「那怎算好!」
西門慶咋舌。
「該肏,就肏;
不屬你的,毋用強求…
聚財亦一樣!
絕不可加害於人命,有能力時廣行報施,其劫方可化解!」
春梅見西門慶一臉憂心,乃說:
「那既是將來的事情,慶郎長大過來後一定會好好打點的…
老爺子還是趕快將謎盅揭開吧!」


「也說得是!」
白無涯續說:
「結果,吾友誕下了女兒一名!」
「哈,果然給我猜中!」
春梅回應。
「怎麼竟是女的!」
尚躺著的綺紅,踩了踩足。
西門慶則尚在尋思,反正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也沒置可否。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