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三十二
 
白無涯的摯友那新妻自誕下那女兒後,白無涯的摯友抽出了多點的時間來共自己的髮妻其枕…
反正其新妻正在坐月,一時間尚未適宜行房,白無涯的摰友暫時亦不用養精蓄銳以留給其新妻作生兒育女用來著…
亦正好趁住這個空檔,來修補一下自己共髮妻之間的關係。
只是他的髮妻已對他大不如前了,雖然仍依舊跟他交歡,亦只是張開雙腿,完全不投入,毫無情趣可言。
有時更會抱怨,亦會自嘲:
「你好好地先跟她生個男孩去,再來找我不遲!」


他不怪她,亦不恨自己,只覺很無奈:
自古以來,男子成家立室,就是為了要繁殖後代,還要誕下男孩,好讓自己的姓氏得以延續。
等到其新妻坐月期滿,他才多點找她共枕去,但求可以追回男孩;
只是,其新妻卻以他「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只將她當作生殖工具來看待,便對他忽冷忽熱。
怎說都好,不久她又懷孕了…
十月懷胎,生下來的仍是女孩。
他們尚年輕,既不甘心,自然一追再追。
再過了五年,再誕下了四名嬰兒,她果然好生養…
只可惜,所誕生的,全是女嬰!
他的父母勸他倒不如再討個老婆來著,又詆譭她的新妻雖然好生養,然而甚麼觀其面相,卻絕不是能生下男孩的材料!


他嘗試過拒絕爹娘的建議,然而其爹不再跟他說話,其娘卻終日以眼淚來洗臉,說不知自己前世做錯了甚麽,看來便是等到自己雙腳伸直,躺身棺木中,長埋於地下時,仍是沒有男孫來抱!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而他更是九代單傳,在其族譜裡唯一能延續其姓氏的希望…
最終,在父母的安排下,他迎娶了新新妻。
他的髮妻自他的新妻一名又一名地誕下了六名女孩後,漸漸地跟她的新妻修好了關係,並共她一起來照料六名女兒。
他看見亦覺欣慰,更時常共他們一起照料六名女兒;
以湊女為樂,但於那房事中,卻不期然地盡量廻避。
個別的原因如下:
其一,他的髮妻再不想:
大時大節,他才跟她行房!
其二,他的新妻很怕再懷孕,因為她實在再承受不起,要是生下來的再次是女孩時的壓力!


他十分明白兼且能十分體會得到的…
因為這種壓力,同時亦壓在他的心上…
等到他的新新妻嫁入門,他的髮妻共他的新妻卻已聯成一線,表面歡迎,內裡卻是排斥…
他不是不知道的,卻無可奈何!
他好想將他心間的情愛轉移到其新新妻的身上…
然而他做不到,因為他知道,自己並不愛她!
他原本是很愛自己的髮妻的,但那心間的情愛,卻已付諸流水;
情海茫茫,已不知流失到那裡去!
對她的新妻,本來他我見猶憐,對她十分喜歡的…
只是,在一連生下六名女孩後,不知怎地,他對她的喜歡亦蕩然無存!
越是這樣,到她的新新妻入門時,無論是公是私,他將他的怨恨,在她的體內作出無限次的發洩!
沒多久,她的新新妻懷孕了!
也不知是不是衆望所歸,她的新新妻終於誕下了一名男嬰!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