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三十九
 
「怎會發生這種事情?」
白無涯雙拳緊握:
「亭亭是甘心情願的嗎?」
「這種事情,卻勉強不來吧!」
古流香深深嘆息:
「無涯還要去找亭亭嗎?」


白無涯站起身來,卻胡亂地揮動著雙拳;
古流香也站起身來了,白無涯看來是沒意識地圍住他兜圈。
「那掌門人怎樣定奪?」
「掌門的意思是,一就將他們一併驅出『梅花門』…」
「不能就只將九師弟趕走嗎?」
「掌門的意思是,這過錯是他們兩人共同鑄成的…」
「所以不將他們趕走,唯一的方法,就是要他們成婚?」
古流香點了點頭:
「這看來是唯一的方法,只是對你太過不公平!」
「如果無涯完全不介意呢?


師父你會成全我們嗎?」
「首先,無涯要問問自己的心才好!
師父便是願意成全你們,讓你們成婚,這根刺,還會一直地刺在你的心中吧!
你們兩口子,以後卻如何相處下去?」
古流香頓了一頓:
「同樣的,亭亭便是肯跟你一起,這根刺亦會同樣地刺在她的心中…
你們兩口子,卻如何共對一生一世?」
白無涯雙掌共按自己後頸,十指緊扣,蹲在地上。
良久,他才起身,眼神十分堅定地向古流香說:
「無涯既愛上亭亭,這情愛也就終其一生都不會動搖!


就算亭亭是做錯了,無涯若這就不能包容她,那豈是真心的情愛?
即使這根刺尤在我們的心中共存著,我們就更加要每天愛對方多一些!
我的心既如此想,相信亭亭的心亦跟我一般!
是苦是樂都好,我共亭亭會用往後的時間,更珍惜對方,更珍惜這段夫妻情誼…
我有信心,我一定可以令亭亭得到幸福的!」
白無涯說著拜跪在地上:
「懇請岳丈大人將無涯的心意,轉告掌門!」
古流香連忙將白無涯扶起:
「無涯既然心意已決,為師亦十分相信無涯才是能令亭亭幸福的好夫婿…
掌門那方面,就交給為師打點好了…
只是,為師並不是要向你潑冷水:
亭亭既共近平幹出這些苟且事宜,很難說她沒有喜歡近平吧!
要是亭亭不肯答應,無涯隨緣就好,切勿為難她,為難自己!」
「無涯是真心愛上亭亭的,自會事事以她為先!」
「那無涯就往『思過崖』找亭亭吧!


切記不可勉強!」
「弟子理會得!」
白無涯揖手向古流香作別!
***
「思過崖」上,古亭亭正在等候白無涯。
白無涯的四師弟跟白無涯的關係最好,也是古亭亭的心腹…
白無涯才回來不久,白無涯的四師弟便馬上走過這邊來向她通風報訊了…
雖說古亭亭被罰在「思過崖」思過,在思過完畢之前,除了送飯餸來的侍從,是不容許跟其他人接觸的!
然而,規矩和實行,往往是牛馬風不相干的兩回事!
要是古亭亭是守規矩的人,便不會被罰在這裡思過!
至於不守規矩的人,除了這名前來通風報訊的四師弟,與及古亭亭本身,尚有白無涯的九師弟李近平!
他現在就在教場裡長跪著受罰,一天要跪足八個時辰,直到古流香接任掌門的那一日的前一天為止…
然後,他會在古流香接任掌門的那一天,雙喜臨門地,跟古亭亭成婚!
古亭亭不能不承認,她是有點喜歡李近平的。
他有一段極淒涼的身世,為他帶來一些抑鬱的冷酷;


那冷酷令他那本來就極其標緻的五官,好看得來有如石像般的莊嚴。
而他,看似弱不禁風,對古亭亭卻是萬般的柔情!
他是有心追求自己,她是知道的。
如果她的心不是早被白無涯佔據住的話…
如果而已,她不敢想下去!
白無涯才是自己的真命天子,作為女子,跟男子不同,情愛上,不可不從一而終!
況且,古亭亭知道,白無涯對自己絕對是一心一意的!
只是白無涯時常要外出辦事,很少時間陪伴自己…
而她,又捨不得不見這名拜倒於自己芳心前的美男子!
沒人在時,他試過牽她的手來著…
她當時就拒絕了,只見他傻兮兮的,卻不敢再來牽她的手。
有一次,她牽他的手了,他就歡天喜地的,緊握不放…
到她棄下他的手時,他卻絕不敢再來牽她的手…
她覺得很有趣!
有一次他帶來了酒,要共他一起喝,她當時就拒絕了…


及後,在他一再哀求下,她才跟他喝一點點…
只是她跟他喝了,這才發覺他的酒量原來遠在自己之下…
她覺得很有趣,逐漸地每次都肯跟他喝酒了,已經再沒有戒心!
但不知怎的,那次的酒回想起來有點不同…
十二分的好喝,越喝就越多…
終於鑄成大錯!
好在,爹爹已想出了補救的方法!
只要白無涯來找她,那就代表他已經完全地原諒自己!
其他的,爹爹自會替自己打點!
她已暗自發誓,只要白無涯原諒自己,自己決不會再跟李近平糾纏…
否則自己就不得好死!
「亭…亭!」
白無涯的大喊聲,自遠處傳來了!
古亭亭大喜,然而,怎麼他的喊聲這般淒厲?
良久,再良久,為何尚未見白無涯前來?


***
已有 0 人追稿